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七十九章:商會會員的舞臺

  再不斬自然沒資格被稱作好人。

  他性格殘忍并且狂野。

  在忍者的畢業考試之中,更是以一己之力,殺死了其余部的考生。

  哪怕在認識了白后,性格上被軟化了部分,也無法掩飾他是個惡人的事實,最少再不斬根本不會在意無辜者的生命。

  但是——

  單單論決心,他也的確是遠超常人。

  在四代水影被控制,禍亂霧隱村的這段時間中,忍刀七人眾都紛紛叛村,卻只有再不斬決心發動政變,并改變村子。

  此刻,他話語中的那種就算身死也絕不放棄的意志,朝著鳴人撲面而來。

  鳴人忍不住后退了一小步。

  他實在是無法想象。

  為什么就連作惡。。都會有人懷有這種決心。

  “僅僅是這種程度,就覺得不可思議?”沈默的眼睛好像能夠看透鳴人的內心,“那只能說明,你改變命運的意志不過如此,若要成為英雄,勢必要面對各種各樣的敵人,這可不單單是力量的對決,更是心靈和意志的交鋒。”

  鳴人死死握緊著拳頭,似乎是被沈默平淡的語氣給刺激到了。

  反過來,重重的向前踏出了數步。

  指著再不斬,不服輸般大聲喊道:

  “我才不會認輸,無論你作惡的決心有多大,我守護希望的決心都會更大!哪怕拼命也絕對,不會讓你傷害到達茲納大叔!”

  “這個小鬼......”

  再不斬望著此刻咬著牙。

  。看起來異常的倔強的鳴人。

  似乎,有些明白了為什么他也會被身邊這位大人挑選,擁有購買罐子的資格。

  守護希望?

  真的會有人將這種命運,視為自己一生堅守的選擇?

  “小鬼,僅僅是口頭上說著漂亮的話,可沒有用處。”再不斬的視線,漸漸的尖銳起來,“抱有這樣的決心,可就真的......會死哦。”

  他已經開始重視,并且感受到了。

  這是意志的交鋒。

  要是這個少年真的抱著即便死亡的決心,也要阻止他的話,哪怕沈默在旁邊,他也不會退讓。

  決心這種東西,一旦退讓了一步,都將徹底的喪失。

  “嗯!放馬過來!”

  他甚至露出了笑容。

  就是這樣,那些英雄在面對這樣的惡人時,也一定是像他現在一樣。

  “你這家伙,不要隨隨便便就自己做決定......”佐助握著斷劍,深吸一口氣,然后走到了鳴人的身邊,看著面前的再不斬,“抱歉,雖然這家伙是個笨蛋,但是,我也有不能退讓,必須強大的理由。”

  他還記得獲得的一份劍道傳承中的一句話。

  修劍者,必須要一往無前。

  先戰勝對失敗的恐懼,然后才能戰勝敵人。

  他今天的確可以逃跑,但是他不想在今后,面對那個男人的時候,也一樣的逃跑!…,

  嗯,絕對不是為了鳴人才站出來的。

  “我帶的學生,似乎都是些笨蛋啊。”卡卡西面罩之下帶著苦笑,明明現在這種情況下放棄任務是最好的選擇,甚至回去后也根本不會受到懲罰,相反,要是視人柱力陷入危險而不阻止,哪怕最后能活著回去,他也要挨一頓痛批。

  “卡卡西......”

  琳站在小櫻的面前,背著手在身后,帶著淺淺的笑容喊了一聲。

  雖然沒有說什么。

  但是,卡卡西已經明白了她的意思。

  “我知道。”卡卡西摸了摸自己的右眼上的疤痕,總是弓著的背脊,在這一刻似乎下意識的挺直了許多,“無法阻止同伴的時候,唯一要做的,就只是跟上去,我做錯過一次選擇,不會再錯第二次了。”

  這當然不是正確的做法。

  甚至是在忍者手冊之中,必須要被拎出來作為反面教材。

  然而。。這,就是卡卡西。

  第七班的三個男人,似乎是在這一刻達成某種強烈羈絆。

  再不斬望著這幾人,握著帝具萬物皆斷的手掌上,微微用力,壓抑著聲音說道:

  “我似乎,遇到了一群奇怪的忍者啊......”

  “你在他們的眼中,也同樣是奇怪的敵人。”

  沈默接過了這句話,他臉上的笑容和之前不同,似乎開始燦爛,甚至帶上了明顯的期待。

  他抬起手中的權杖,聲音徒然上揚道:

  “看來你們已經明白了,開罐者的命運!從來就是如此,沒有退讓的余地,沒有回頭的可能!你們的命運都已經被罐子改變,但是這被改變的命運之間同樣會不斷碰撞和交鋒,勝者向前,敗者隕落,所以——開始戰斗吧。”

  伴隨著權杖重重的揮下。

  砰——!

  如同玻璃破碎般的聲音。

  。以極快的速度席卷了整片空間,乃至于整個世界。

  然后,在所有人難以置信的目光中。

  整座還為完工的大橋,竟然開始以夢幻般的姿態,不斷扭曲、旋轉、變形。

  正是來自奇異博士世界的鏡像魔法。

  橋的兩段在咯吱咯吱的聲音之中與岸邊斷開,交錯著,延伸著,完違背了物理姿態不斷的變化,短短的時間內,竟然一層層的在海中間形成了兩個中間斷裂的半圓形廣場。

  “哇哇哇,這究竟是什么!”鳴人被這樣神奇的場景徹底震驚到了。

  不要說他,就算是卡卡西和再不斬,面對著這樣的難以置信的奇跡。

  都一個個瞪圓了眼睛。

  他們甚至懷疑自己中了幻術,可這一切都似乎是發生在現實的世界。

  而達茲納這個普通人。

  “是舞臺!專屬商會會員的命運舞臺!”

  沈默洪亮的聲音在回蕩在這猶如夢中一般的場景之中。

  他整個人緩緩的懸浮到高空。

  然后抬手一揮。

  圓盤兩邊龐大的海水,就像被牽引著升起,快速的合攏,形成了一個龐大的半球形,遮住了天空。

  此時的沈默,就猶如創世神一般,在肆意的玩弄和編寫著整個世界。

  沒錯,這個就是舞臺。

  PVP舞臺。

  “每個世界,第一次,商會會員之間真正意義賭上命運的交鋒,將會由世界負責人,免費提供一次命運見證舞臺!”沈默的聲音從高空落下,帶著某種莫名的意味般回蕩在所有人的耳邊,“恭喜你們,獲得了這個殊榮!”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