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七十七章:這小鬼要做什么

  佐助對實力的渴望,讓他下意識的會去對比。

  但結果總是殘酷的。

  哪怕擁有了被判定為上忍的實力,但是根本打不贏卡卡西,沒想到現在隨便遇到的敵人,竟然也購買了罐子!

  看上去還買的不少!

  可惡,這些人為什么都這么有錢?

  佐助握著手中斷劍,試圖從霧里找到來襲者的所在。

  “白,動作快些。”再不斬眉梢一挑,似乎是有一些不滿的催促道。

  拖下去,另一個小鬼很快就會根據聲音找到地方,到時候一對多,哪怕是白也有一些危險。

  “是!”霧里再一次傳來了聲音。

  佐助一下子警覺了起來,擋在了琳和小櫻的面前,他身上的傷勢,此刻已經完全恢復了。

  但是根本沒時間感嘆罐子出品的藥劑之神奇。

  ——嗖嗖嗖。

  連續不斷的冰箭,猶如幽靈一般穿透了濃霧。

  躲不過!

  佐助死死瞪著眼睛,似乎是想要看穿這冰箭的軌跡,但是也只能模糊的看見一點點痕跡。

  噗噗噗——

  仿佛是剛剛的重演,佐助的身上再一次插滿了冰箭。

  又是渾身的劇痛,他最多只能勉強防住要害的位置。

  佐助死死咬著牙,但這一次好歹沒有慘叫出聲音來。

  琳馬上配合的喂藥,療傷。

  不一會兒,那些傷勢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愈合。

  “竟然如此的神奇。”霧中的人,就好像能夠看見這一幕一般,發出了感嘆的聲音,“但即便你有再多的神藥,這樣下去也必死無疑。”

  聲音雖然是從霧中傳來,但是卻好像來自于四面八方,完全無法判斷對方的位置。

  “該死,你究竟買了什么系列的罐子!”

  佐助大口的喘著氣,卻根本不敢眨眼。

  他已經感受到了這種真正的生死危機。

  只要一瞬間的失誤,就會立即被殺掉。

  “下一次,瞄準的就不是達茲納了。”霧中的聲音,緩緩傳來,“而是你身后那位粉紅色頭發的女孩。”

  “你!”佐助臉色大變。

  他自己可以勉強守住的話,小櫻現在這種狀態,基本上必死無疑。

  “抱歉,如果可以的話,我也不想殺人。”

  白已經能夠感受到鳴人逐步靠近的聲音,不在再說,拎起手中的長弓,數只冰箭,正在緩緩的成型中。

  他的確不想殺人。

  但是為了再不斬大人,卻可以讓自己,變得更冷酷。

  利箭悄無聲息,帶著肉眼無法辨別的速度猛的射出。

  正如他說的那樣。

  這一次,瞄準的是小櫻。

  “該死,該死!”

  佐助渾身的肌肉已經繃緊到了極限,他死死睜著雙眼,仿佛渾身的血液都往眼睛之中涌去。

  在這千鈞一發之際。

  似乎突破了某種極限般。

  他,終于看見了。

  那好像猶如幻影的冰箭。

  手中的斷劍飛速的揮動,在這一刻,他竟然硬生生的將射向小櫻的冰箭挑飛大半。

  但依舊有一些刺進小櫻的身軀之中。

  琳已經撲了過去,療傷,以及安撫。

  “我能夠看見了。”佐助的嘴角終于再一次勾起了笑容,“下一次,你的箭絕對不會再射中!”

  他感受到了。

  自己的眼睛。

  寫輪眼!

  這源自于宇智波家族的血繼限界,終于在這一刻,開始了覺醒!

  雖然還只是剛剛覺醒,但如果有這樣的眼睛,佐助感覺能夠行!

  “原來如此,血繼限界么......唉。”霧中的敵人,發出了嘆息的聲音,“雖然令人驚訝,但是,你應該已經很清楚,那位大人的罐子之中,有著怎么樣神奇的力量,所以我對你的建議是——放棄任務吧。”

  佐助的心里升起了不妙的感覺。

  就在下一刻。

  面前的濃霧,似乎開始了涌動。

  這是......風?

  佐助眼睜睜的看著,突然旋轉起來的風,飛快的吹散了這一片的濃霧,隱藏在霧中的人,終于顯露出了身形。

  這是一位看起來最多十四五歲的美麗少女,穿著異常精致的墨綠色戰甲,短裙到皮靴間露出一截白皙的大腿。

  而那些肉眼都可以感覺到的風。

  就來自于那身戰甲之上,伴隨著淡綠色的光芒。

  “竟然啟動了那樣的力量嗎?”再不斬似乎也有所察覺,“看來比想象中的要棘手些,不過,用出這樣的手段后,你們的已經輸定了。”

  他顯得自信十足。

  “這也是罐子內開出的裝備?”卡卡西聲音都有些苦澀。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當日開啟罐子時,特殊裝備明明少的可憐,但是在現在,這兩個人身上竟然都有完整的一套!

  已經越來越麻煩了。

  卡卡西真的開始考慮放棄任務,對方明顯買了極多罐子,這種情況下,他必須優先保護弟子。

  “終于找到你了!”肌肉化的鳴人從白的旁邊猛地竄出來,揮舞著拳頭就狠狠的朝著他的身上打去,刮起猛烈的拳風,“竟然敢傷害佐助,我絕對不會原諒你!”

  這一拳,帶著十足的力道和速度!

  然而——

  白只是輕輕的踮了下腳尖,身形極其輕盈的躲過。

  “沒用的。”白輕聲說道,“既然啟動了這個能力,我的速度,就已經完全超越了你們,哪怕是火影親至,也未必能夠擊中現在的我。”

  仿佛是要印證他所說的話,無論鳴人如何的攻擊,白都只是以輕松的姿態躲過。

  甚至......開啟了寫輪眼的佐助,都完全無法看清他的動作!

  “這就是你從罐子之中得到的力量嗎?”

  佐助一手握著斷劍,另一只手緊緊握著拳頭。

  哪怕有寫輪眼的力量,竟然還是不行!

  “唉......”

  這個時候,一直沉默著的達茲納,忽然幽幽的嘆了口氣。

  “看來,這就是波之國的命運。”

  哪怕他完全聽不懂什么罐子,什么那位大人之類的話語。

  但是,他也看出了如今的情況。

  最強大的卡卡西都受了傷,而鳴人甚至連對方的衣角都無法觸碰。

  他邁開步伐,竟然就這樣走出了琳和佐助的保護圈,站在了前面。

  “算了,鳴人,這一切都是因為我而起,你們都已經足夠努力了。”

  雖然臉上沒有什么表情,但是他的語氣中卻帶著無法隱藏的遺憾。

  已經掙扎了這么久。

  卻還是這樣的結果。

  “怎么可能!”鳴人死死的捏著拳頭,目光中充滿了不甘,他后退幾步,朝著達茲納大喊道,“改變命運,這可是那位罐子大叔一直掛在嘴邊的話!達茲納大叔,整個國家,所有人的希望,都在你的肩膀上,怎么能夠就這樣放棄掉!”

  “......”所有人都只能沉默著。

  畢竟,這才是大部分現實。

  鳴人沒有得到回應,忽然,他做出一個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動作。

  猛地拿出自己系在脖子上的會員徽章。

  “那,那個莫非是......”再不斬的心中大驚,這小鬼是要做什么?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