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十四章:賣罐子要信服力

  再不斬雖然用繃帶遮住了嘴巴,但是這個時候,誰都能夠看得出來,他正在笑。

  “死路一條?”他緩緩的將手中大刀,重新負于身后,然后做出要結印的樣子,看著佐助的目光之中似乎帶著森寒的殺氣,“你是叫佐助吧,我會告訴你,什么才是真正的忍者。”

  “”佐助將青鋒橫于身前。

  哪怕卡卡西,也開始集中精神。

  對方或許有擊敗鳴人和佐助的能力,但是還有自己在,在見識過鳴人和佐助的力量與配合之后,對方應該知道,想要殺掉目標人物的可能性已經微乎其微。

  被稱為“鬼人”的桃木再不斬,究竟有著什么樣的能力底牌?

  再不斬的雙手,結出第一個印。

  所有人都死死盯著。

  “解!”

  他輕喝了一聲。

  噗——

  整個身形,化作了一灘水,倒在地上。

  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現場似乎是陷入詭異的沉默,佐助握著劍,警惕而懵逼的看著四周。

  “搞什么啊?竟然是個分身。”鳴人四處打量著,“人呢?在哪里?”

  正在窺視的沈默,真的好不容易才不讓自己笑出來。

  這就是他剛剛愕然的理由。

  桃地再不斬,在看不見任務希望的情況下,毫不遲疑的,戰術撤退。

  剛剛看似準備突襲鳴人的時候,就已經是個分身了,真正的再不斬,早已經悄無聲息的離開。

  留下佐助等人在原地警惕了半天。

  最后終于確定。

  對方,逃走了。

  “這算什么!?”佐助的臉色都有些漲紅,“什么時候變成的分身?這難道就是真正的忍者嗎?竟然放棄任務逃跑!”

  “啊啊啊,可惡啊!”鳴人也握緊著拳頭,他現在一身力氣卻沒地方用,別提有多憋屈。

  “佐助他可沒有放棄任務。”卡卡西似乎也滿臉無奈,“他的確是一個經驗豐富的忍者你們也要記住,忍者的任務固然重要,但也要懂得應變,剛剛那種情況下,先撤離再躲在暗處尋找機會是最好的選擇。”

  卡卡西估計,是他在這里盯著,讓對方覺得希望渺茫。

  但也沒想到會如此干脆的撤走,之后,就有的頭疼了。

佐助沒有說話,他那幼小的心靈再一次的認知到了忍界的殘酷,他忽然想到,如果自己有一天真的有能力擊敗那個男人,然后也讓對方像今天的再不斬一樣逃跑的話  可惡!

  佐助已經決定,復仇的時候一定要做好更完全的準備。

  這一場初次交鋒,不但和眾人想的不一樣,就連沈默,也沒有預料到這種情況。

  不過想想也正常。

  一邊加上卡卡西,近乎是三個上忍的戰力,還有小櫻和琳護著死角,這力量與原著截然不同,再不斬也不是要放棄任務,不過試探之后,另尋機會。

  沒死雖然意味著有機會做生意,但沈默原本的想法,最好是打個半死,那樣更容易達成交易。

  所以,只能靠自己了么。

  沈默看了眼面前,一手撐著下巴,另一只手夾著烤肉一片一片吃著的綱手,開口道:“綱手,我似乎有生意要做了。”

  “去吧去吧。”綱手隨意的揮了揮手,一副慵懶的樣子,“反正別和老師說我招待不周就行了。”

  “自然不會。”沈默讀取了她的想法,似乎有些無奈,但是,身形依舊猶如幻影一般瞬間消失。

  賺錢最重要。

  而他離開后。

  咔嚓——

  綱手手里的筷子,忽然崩碎,手臂上的肌肉繃緊,臉上的表情看上去就是在憋著怒意。

  她自然早就看得出沈默的心不在焉。

  就算只是聽從老師的安排招待客人,但這混蛋的態度也太令人惱火了。

  另一邊的再不斬,在森林之中的某一處湖泊面前停下。

  確定身后沒有人追來,才喘了口氣。

  一道身影,從旁邊的樹上跳了下來。

  “再不斬干脆逃跑的背影,真的是令我著迷呢。”那是一個看起來極為精致可愛的少年。

  “哼,你這家伙還是喜歡說些令人討厭的話。”再不斬冷哼了一聲,似乎很是有些不滿。

  “這可不是諷刺哦。”少年甜甜的微笑,“如果是再不斬的話,應該,很快就能反擊吧。”

  “不一定。”再不斬看了他一眼,卻低沉的說道,“那兩個小鬼,說不定比你,還要強。”

  很簡單的話語,卻讓少年,微微的低垂下視線,比女孩子還要修長的眼睫毛似乎顫動了一下。

  過了好一會兒。

  才有少年特有的青澀聲音傳來。

  “如果是那樣,我會為再不斬戰斗到最后的。”

  再不斬看著這個少年,繃帶下的嘴唇似乎動了動,但最后,什么也沒說。

  只是輕輕的冷哼一下。

  就像是在認可這句話。

  氛圍,突然古怪下來。

  就好像周邊的一切都安靜下來了一樣,包括風的聲音,樹葉的沙沙聲音,再不斬,仿佛只能夠聽見自己,和身邊白的心跳聲。

  不對!

  再不斬猛地反應過來,這根本不是自己情感中的錯覺。

  他在一瞬間握住了背上的大刀,警惕的看著四周,而白也同樣握著銀針,背靠背的守在再不斬的身后。

  這是標準的防御模式。

  而很快。

  他們驚懼的發現,自己四周的一切,仿佛靜止。

  空氣的流動,本應該要被風吹拂的草地和樹葉,在此刻全部猶如畫面一樣變成靜止的存在,再不斬還看見了一只暫停在半空中的飛鳥,眾多靜止不動的落葉,甚至就連陽光下反射的空氣塵埃,都紋絲不動。

  詭異的寂靜,在兩人不斷被放大的心跳聲之中,逐步轉為本能的恐懼。

  “解——!”

  再不斬和白近乎是同時用上了解除幻境的辦法。

  但是,沒有效果。

  耳朵里依舊聽不見除了兩人外的一丁點的聲音。

  “再不斬!”

  白猛地喊出聲,然后指著他面前不遠處的樹下。

  再不斬也看見了。

  在那顆被同樣靜止的樹下,一個穿著黑色禮服的男子,正依靠在樹上,面帶笑容的,就這樣看著他們,卻聽不見心跳的聲音,感覺不到存在,就仿佛這人也已經與這片絕對的寂靜融為一體。

  來者,正是沈默。

  沒有介紹的人,那他只能耗費一些交易點,來增強一些最初賣罐子必要的信服力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