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十三章:吃下這顆大力丸

  想要用他來磨練這幾個剛出村的小鬼?

  再不斬承認這幾個小鬼算得上是天才。

  但,他可是桃地再不斬。

  小鬼再怎么強,沒有殺意,沒有經驗,是不可能擊敗他的。

  既然如此......

  再不斬看著鳴人和從樹上跳下來的佐助,覺得還沒有到撤退的時候,這樣的怪物天才,如果能抓住,應該能用來換取目標人物。

  那暗殺任務就算完成了。

  “佐助,鳴人,這次,我不會出手,是時候來看看你們的團隊合作了。”卡卡西看向鳴人,丟出去一個小瓶子,“把它吃下去。”

  “是什么?”

  鳴人看見了一個小丸子,有些好奇,但還是吃了下去。

  然后——

  “哦哦哦。”鳴人感覺自己的身體似乎在發生不可思議的變化,原本瘦弱的身軀卻在這個時候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鼓起來,甚至衣服都緊緊的箍在身上,連身高都有所拔高。

  大力丸。

  綱手那一堆二級罐子之中開出來的,能夠低副作用的在短時間內增強一個人的力量,甚至達到改變體格的程度。

  現在的鳴人,只有吃下這個,才能夠勉強與佐助聯手。

  而再不斬。

  眼角明顯的抽動了幾下。

  這什么鬼?

  “特制兵糧丸?”再不斬警惕的看著鳴人,“看這個效果,對身體的損害可不會低,卡卡西,現在木葉也終于開始真正的忍者培養嗎?”

  “這就不勞費心了。”卡卡西一副悠閑的樣子,但是露在外面的那只眼睛卻瞇成一條縫,“桃地再不斬,你的事情已經傳到了木葉,暗殺水影,發動政變,一直為了野心而賺取資金,到處殺人,現在,更是和卡多那樣的人混在一起,你......太危險了。”

  這句話,其實是說給佐助和鳴人的。

  面前的敵人,和之前遇到的不一樣。

  極度的危險。

  而這——

  也將是佐助與鳴人作為忍者,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場生死廝殺。

  “很好。”一直表情平淡的佐助,卻反而帶上了興奮的笑容,他舉起了手中的利劍,“桃地再不斬,你這樣的人,正適合用來磨練我手中的青鋒,就用你的鮮血,來作為我邁向復仇的第一步。”

  昨天被卡卡西暴打了一頓。

  佐助迫不及待想證實自己。

  更是要證實他手中的利劍。

  “呵呵。”再不斬只是低低的冷笑著,“復仇嗎?真是有趣的理由,很不幸啊,我也要為我的理想而戰,無論是要殺多少人,無論是否無辜,所謂的忍者,本就是這樣一群冷酷而又自私的人。”

  在那毫無感情的話語之中,彷如在述說著理所當然的真理。

  那雙眼睛也變得一片死寂,充盈著森寒的殺意。

  對于還剛剛成為忍者的幾位孩子而言,這種對忍者的詮釋,著實有些殘酷。

  佐助想到那個殘忍的男人。

  冷酷,無情。

  仿佛那才是忍者真正姿態。

  而鳴人——則極為的憤怒!

  “忍者,才不是你說的這個樣子!”他揮舞著拳頭,再次朝著再不斬猛撲過去,“只要為了守護同伴,守護村子,忍者也能成為英雄!”

  沒有章法,根本不管防御。

  仿佛只是想要將拳頭狠狠錘在那張臉上。

  在大力丸的作用下,他的力道,速度,乃至于反應,都勉強達到了上忍的水準,但是,早有準備的再不斬可不會再被這樣的拳頭擊中。

  “果然還只是幼稚的孩子。”

  再不斬的輕松的跳開,手中的大刀輪起來,用刀背狠狠砍向鳴人的脖頸,似乎是想要將他直接擊暈。

  而就在這一瞬間。

  身后驟然響起了聲音。

  “幼稚的是你才對!”

  佐助早就踏著奇怪的步伐,在不知何時悄無聲息的來到了他的身后,利劍以一個刁鉆的角度刺上去。

  ——不好!

  再不斬猛地換招,手腕轉動,鏘的一聲,竟然以刀柄擋住了這本不可能擋住的一擊。

  但是,他的下巴,被鳴人狠狠的一拳擊中。

  嘭——!

  正如他所想的那樣,在沉悶的撞擊之中身子凌空旋轉三圈,遠遠的飛出去,再重重砸下。

  “沒有暴擊啊。”鳴人一臉的失落。

  這只是大力丸效果。

  好不容易打中了人,卻并沒有暴擊。

  總覺得少了份暢快。

  “咳咳。”

  再不斬頭暈眼花的站起來,吐掉口里的血水。

  他似乎是終于反應過來了,眉宇間帶著驚嘆。

  “竟然會配合那小鬼的行動。”

  這句話,自然是對佐助說的。

  剛剛佐助出劍時剛好卡在鳴人攻擊的時候,令他必須變招,難以兼顧。

  “哼。”佐助嘴角帶著酷酷的笑容,“鳴人的戰斗技巧不足,漏洞多,那自然只能我配合他,而且鳴人懂得抓機會,又能抗,我們兩個聯手,你不可能有希望。”

  現場似乎是沉默了一會兒,然后被小櫻的歡呼的聲音打破。

  “好厲害,不愧是佐助!”

  “什么嘛。”鳴人不滿的轉過頭,“打中他的明明是我好不好。”

  就在轉頭的這一瞬間。

  大刀的陰影猛地襲來。

  “小心!”佐助猛地一腳踢開了鳴人,手中的利劍擋住了再不斬的大刀,從牙齒里面擠出幾個字,“戰斗的時候,不要分神,你這個笨蛋!”

  “少,少啰嗦!”

  鳴人臉色一紅,然后揮舞著拳頭就想沖上去。

  可是,再不斬卻在這個時候向后跳開來躲開。

  “不得不承認,你們兩個小鬼,的確是讓我驚訝。”

  再不斬將手中的大刀抗在肩膀上,看了眼旁邊一直死死守著目標人物的卡卡西,聲音似乎充滿了遺憾。

  就算躲在暗中的白出手,也沒希望殺掉目標人物。

  “就算你想要放棄任務,我們也不會讓你逃走的。”佐助舉起手中的青鋒利劍,冷酷的說道,“你這樣的人,恐怕還會想方設法的躲在暗中尋找機會,所以,除非你束手就擒,不然......只有死路一條!”

  他現在只覺得心頭暢快。

  甚至迫不及待的,想要用自己的劍,刺進這個男人的身體里。

  在他開啟的那些罐子中。

  無不說明。

  劍道,乃是戰斗的道路,必須要有強者的血,才能不斷前進。

  不過,正和綱手在烤肉店的沈默,卻心中愕然的看著再不斬。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