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十八章:我只是一個商人

  覺得我故作玄虛?

  沈默在腦海里飛速的思索著。

  做生意嘛,各種各樣的人都能夠遇得到,總有一些人不想著氪金,而整天想著和官方過不去。

  對于這樣的人,要么封號處理,直接干死,要么......忽悠一些看上去厲害但實際上沒啥用的東西坑光他的錢?

  后者對官方而言,其實很容易。

  沈默的心中,已經有了些想法。

  他平淡的說道,“你所渴望的命運,無非就是成為火影,掌控木葉最大的權利,不,還不止如此,你有想要一統忍界,君臨天下的欲望,并且準備不惜一切代價做到這點。”

  沒錯,沈默就這樣直接說出來了。

  團藏的最大心愿。

  他的表情似乎僵硬在臉上,那是一種愕然,一種不可思議。

  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是否中了幻術。

  “團藏,你......難道想要掀起無盡的戰爭?”綱手有些震驚的看著團藏,“一統忍界?就算是我爺爺初代火影都沒有做到這種事情!”

  “初代能夠做到!但就是因為他沒有做,才會有后面的戰爭!”

  團藏微微捏著拳頭,看向沈默的目光,已經藏著森寒的怒意。

  他的這個心愿,這個野心。

  從來沒有對任何人傾吐過。

  因為不到時候,現在的他如果說出這種話,只會被人警惕,哪怕是猿飛日斬也不會支持。

  可是現在。

  就被這個男人輕易說出來。

  團藏不是沒想過否認,但即便現在否認,今后他每朝著目標跨進一步,都會被輕易看出。

  用別天神?

  團藏現在升起了要用別天神控制住綱手,然后再干掉這個男人的想法。

  “怎么,這就想用那只眼睛了嗎?”沈默卻是微微一笑。

  這尋常的笑容,倒影在了志村團藏猛地一縮的眼瞳中。

  他竟然會知道!!

  他怎么會知道!?

  志村團藏倒退了兩步,宇智波止水的眼睛,別天神,這是他最大秘密。

  可以控制別人的最強幻術,這個秘密要是被人知曉,所有人都會害怕。

  因為誰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神不知鬼不覺被他控制,成為他手中傀儡。

  “看起來,你對我還一無所知。”沈默將團藏的想法看在眼里,他輕輕搖頭,悠然道,“我說你怎么會有勇氣出現在我的面前,一旦出現,你身上所有的一切都無法逃脫我的眼睛。”

  僅僅是看見了一個復活,就主動找上來。

  也難怪團藏會成為鍋影。

  空有野心,卻沒有與之匹配的能力格局。

  這樣的人,只會在錯誤的道路越走越深,哪怕作為反派也基本沒有反派魅力可言,他不背鍋,誰來背鍋。

  而此刻的團藏。

  也已經認知到了自己的錯誤。

  他就不應該來!

  原本以為自己已經足夠重視,甚至是高估面前這個人,但沒有想到,還是大大的低估了,他究竟怎么知道這么多的秘密?

  不過,團藏雖然說沒有格局,但是還不至于會因為被看透秘密就慌神到束手無策,他緊緊盯著沈默,不斷的思索著對策。

  他的部下,就在門外。

  強勢襲殺?

  只是綱手可不好對付,而且對方不知道還曉得什么樣的秘密,又有著什么樣能力。

  “你不需要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

  沈默只是輕輕一瞥,團藏甚至有種自己內心被看透的感覺。

  背上已經在冒冷汗。

  團藏隨時隨刻都準備賭上自己一切的底牌,來做殊死一搏!

  “你也不需要害怕我。”沈默的嘴角帶上了一絲微笑,他以居高臨下的目光看著團藏,“我見過了太多的人,像你這樣的權欲者也不在少數,他們之中,有以恐懼統治帝國的暴君,有冷酷無情的獨裁者,有掌控生死的黑夜帝王,而對比之下,你只不過是一個連權利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可憐的,微不足道的存在。”

  “我甚至可以輕易的猜到你那淺陋的想法。”

  “你現在想著的,恐怕是要怎么除掉我們,來守護你那些渺小到根本毫無用處的秘密吧。”

  沈默正在不斷的給他施加心理壓力。

  團藏是一個掌控欲望極強的人,這一點可以許多地方看出來。

  他不能夠容忍哪怕一丁點偏離。

  但很不幸。

  現在是他的一切,都被別人掌握著。

  從過往到命運,甚至是腦中的想法。

  面對著似乎能看透自己想法的沈默,與面露警惕的綱手,志村團藏意識到,自己這次大概率是要栽了。

  不,還沒有到最壞的時候!

  “你究竟是想要什么?”

  志村團藏死死的盯著沈默。

  這個商人,絕對是懷著某種目的!

  為了大局。

  志村團藏不會介意與任何人合作。

  “不是我想要什么。”沈默突然收起笑容,加重了語氣,抬起手指指著團藏的心臟位置,“而是你想要什么!”

  團藏的呼吸一滯,似乎還想要說些什么,但是沈默卻不給他說話的機會。

  “你想要守護木葉,但是你的所作所為卻在不斷損害木葉的利益;你想要成為火影,但你甚至沒有走到陽光下,向村民說出這個愿望的勇氣;你想要稱霸忍界,卻只會背后用一些上不得臺面的小手段,你有初代的力量?有初代的心胸?有初代的人格魅力?”沈默臉上帶著毫不掩飾的輕視,然后補充了一句:

  “這就是為什么,現在的三代目火影不是你,你比猿飛日斬都還差得很遠。”

  沈默的目光已經不是像在看個小丑。

  而是就在看個小丑。

  他毫不留情的話語深深的刺進了團藏的內心,尤其是最后一句話。

  無論團藏如何不爽猿飛日斬。

  二代目都是選擇了猿飛日斬作為火影,而不是他。

  團藏的臉色陰沉著。

  他什么時候有過被人這樣血淋淋的揭穿一切痛處。

  但真正讓他擔憂的。

  是面前這個商人對他的了解。

  甚至一些他不愿意承認,想要自欺欺人般的痛楚,都被面前的商人毫不留情的指出。

  “你......究竟是什么人!?”

  團藏從緊緊閉著的口中吐出這幾個字,在這一刻,他甚至覺得,面前的這雙眼睛,一直都在在更高的視角之下,看著他的一切。

  從過往,到內心。

  根本就無處躲藏!

  “我?”沈默淡淡一笑,“我只是一個商人,販賣著能夠改變命運的罐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