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十七章:這個人何其險惡

  如果說綱手在第一眼,還會讓人誤以為是真人cosplay。

  那么面前的志村團藏,就絕對不會給人這樣的誤解。

  同樣是遮住了一只眼睛,卡卡西就像是個帥氣的中二病,而這個人,就像是桀驁的的社團老大,用僅剩下的那只眼睛,在陰影的地方以最大的惡意揣摩著過往的每一個人。

  稍有不對。

  就會陰狠而無情的下達殘酷的命令。

  當然,能夠看得這么仔細,是因為沈默現在擁有了心靈的力量,在一般的人看來,此刻的團藏,只是一個久居高位的怪異老者。

  只是,沈默沒有想到。

  他竟然主動找上自己。

  “閣下,就是罐子商人,沈默吧。”

  志村團藏,也同樣在看著這個突然出現的男子。

  出現方式......未知。

  僅僅這一點,就讓他的心里面開始難受起來了。

  志村團藏,不喜歡有超出自己掌控的事情,哪怕一絲一毫,也一定要按照自己的想法走才會放心。

  但是這個男人......

  從出現的方式開始就超出了他的掌控之中。

  讀取了團藏想法的沈默,覺得有一些好笑,他也就真的笑出聲來了,“呵呵,果然啊,每個世界都會有像客人這樣的存在,我還想著,這個世界的權欲者要什么時候才會來找我,沒想到這就來了。”

  “權欲者?”

  綱手看了眼團藏,又看向了沈默,似乎是在疑問。

  “指對權利有著極高欲望的人。”沈默表情從容,輕笑著解釋道,“這樣的人,往往希翼著能夠掌控一切,包括他人的命運,與我的職業有著一定的沖突,然而,他們遠比一般人更渴望掌握著自己的命運,這能算是我的客人。”

  志村團藏,在沈默的心里就是這么一個形象。

  他會渴望著控制沈默。

  也會渴望著購買罐子。

  “哦?”綱手似乎是聽懂了,轉過頭又是看著團藏,似乎深有同感的點頭。

  如果是團藏的話,還真的會是這個樣子。

  哪怕綱手剛回來。

  但是以她的聲望,千手家族的聲望,自然會有人告訴她這些年發生的事情,包括數年前的宇智波滅族,在那之后,團藏的火影輔佐之位就被撤去,意味著什么其實很明顯。

  想到這里,綱手看著團藏的目光不由有著絲絲的厭惡。

  哪怕她也不怎么喜歡宇智波一族,但是推動,甚至有可能直接參與滅族,這種事情。

  有違綱手的道路。

  而志村團藏,這個時候的表情,已經有些陰沉。

  在對方眼中,他有一種就像在看小丑般的感覺。

  權欲者?

  還別說,連志村團藏自己都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掌控之外,往往蘊含危險。”團藏那外露的獨眼似乎瞇了一些,緊緊盯著沈默,“閣下,似乎對老夫很熟悉?但閣下應該才來木葉不過兩三天才對,不知道是從哪得到的有關老夫的消息。”

  他原本,并沒有多看重沈默。

  只當又是個故作神秘的組織。

  然而......

  昨夜他安排在暗部的人,卻看見了死去的琳。

  無論那是不是穢土轉生。

  掌握這種術的人,都對木葉有著極大的威脅。

  所以。

  他今日,才決定親自過來。

  挖出這個商人背后的信息。

  不過,這一切的計算都被沈默看的一清二楚,清晰無比,他不由有些感嘆,心靈力量正如他所想的那樣,太適合做生意了。

  而此刻,他也只是依舊帶著笑容,看著面前的團藏,慢條斯理的說道,“僅僅是因為看的多了而已,你所渴望的,只是登上山巔,而我,早已經在無邊無盡的云層之巔上遨游了許久,所以你的一切,我的眼中一覽無余。”

  平淡的語氣,平淡的表情。

  好像帶著莫名的信服力般。

  綱手這種已經見識過諸多神奇,甚至是諸多世界冰山一角的人,能夠深切的理解這句話的含義。

  而團藏。

  “哼。”他只是冷哼一聲,“故作玄虛,若你真的這般高高在上,又何必販賣罐子,這樣做有什么好處,有什么目的?”

  對于團藏而言,他堅定的認為,沈默所做的一切一定有自己目的,而就是因為不知道目的,才顯得這個人極為的危險。

  這也是典型的權欲者思想。

  總是以最大的惡意來看待他人,哪怕是自己無法理解的東西,也是一樣。

  旁邊的綱手,眉頭已經擰緊了。

  “團藏。”她加重了語氣,“不要用你的險惡思想,來看待木葉的客人。”

  沈默,可是給了她巨大的幫助。

  “綱手。”團藏的臉色更加陰沉,“不要忘了你的身份,我只是擔心你被別有用心之人蒙蔽,說起來,你這樣十余年在外,棄木葉于不管不顧之人,有什么理由來確定他是否為木葉的客人。”

  “你——!”

  綱手被最后一句話隱隱刺痛了,對著團藏怒目而視,握緊著拳頭,似乎很想打一拳過去。

  這十幾年。

  對于現在已經心靈蛻變的綱手,的確是一段軟弱的黑歷史。

  而團藏,卻不再管綱手,只是緊緊的盯著沈默。

  又一次。

  超出了自己的掌控。

  他不想和綱手鬧僵,原本只想著以和氣的態度暗中做手腳試探,然而這個人一開場就揭穿自己的心理,又是寥寥數語,拉低自己在綱手心中的形象,挑撥離間。

  所作所為,何其險惡!

  看穿了他想法的沈默,真的差點笑出聲來。

  能夠在志村團藏的心中,留下險惡的形象。

  那也能算個小成就了。

  不過......

  這貨根本就不是來買罐子的。

  看清了這一點的沈默,臉上的笑容漸漸的淡去了很多,看著團藏的目光,也不如之前那般和煦。

  他雙手背在身后,似乎是嘆了一口氣,淡淡說道,“現在的我,已經不太有興趣和你這樣的權欲者慢慢折騰了,那就稍稍讓你看一下,我們在眼界上的差距,你的欲望、你的罪孽、你的命運,我已經看得一清二楚。”

  對于團藏這樣的人。

  不給他足夠的警示。

  是不會老老實實的,別說被忽悠著傾家蕩產,只怕還會想盡辦法阻止沈默的生意。

  而團藏,嘴角露出了一絲譏諷的笑容。

  這種故作玄虛的話,都是他玩剩下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