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十五章:養女義妹選一個

  整個火影大樓,似乎只有火影辦公室這里還亮著燈。

  猿飛日斬站起來打開窗子,散掉屋子里的煙,然后才轉過身來,看著野原琳笑道:

  “怎么,是不是認不出我這個糟老頭子了。”

  他臉上帶著依舊是如同過往一樣的和善笑容。

  野原琳連忙搖頭,恭敬的喊了一聲,“三代目火影大人。”

  她已經知道第四代火影大人戰死的事情了,沒有想到,哪怕自己死了,木葉也一樣受到了尾獸的襲擊。

  而且面前的第三代火影大人看上去要蒼老了很多。

  “恭喜你重獲生命。”

  猿飛日斬越過火影辦公桌,忽然,彎下腰,對著野原琳微微鞠躬。

  “火影大人!”

  野原琳那小女孩特有的尖細喊聲一下子響起來了。

  她抬起手,但卻不知道要做什么,顯得有些慌亂。

  三代目火影大人,對自己一個小女孩鞠躬?

  “這是你應得的。”猿飛日斬緩緩的抬起了頭,面龐上帶著由衷的謝意,“你所做的一切,我早已經從卡卡西那里得知,你為木葉不受到巨大的威脅而毫不遲疑的付出了自己年輕的生命,我身為火影,必須要代表著村子,為你的付出,你的意志而表達謝意。”

  “火影大人”野原琳的小臉漲的通紅,“我,我只是做了每一個忍者都會做的事情,很尋常”

  在野原琳的心中,這樣的事情,的確不足以稱贊。

  畢竟,戰爭之中為木葉而死的忍者太多了。

  她只不過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個。

  不但沒能夠救下太多的人,甚至還險些給村子帶來災難。

  “呵呵。”猿飛日斬輕笑了兩聲,“木葉能有你們這樣的后輩,我也就可以放心的老去了。”

  “火影大人”

  野原琳感動的眼睛都有些微紅。

  “火影大人。”卡卡西輕聲道,聲音比起以往的漫不盡心,明顯多了一些什么,他說道,“我現在過來,是想要問一問琳的身份問題,已經死去的人重新復活,這樣的事情,要在村子里任由擴散嗎?”

  剛剛沈云的話,給了他很大警示。

  野原琳只是個普普通通的女孩子。

  天賦不算強,背景不算深。

  這樣的女孩子如果說身上帶著黑暗、戰爭、陰謀那卡卡西最先想到的特殊之處,或許就與她是復活之人有關,一旦消息大范圍傳出去,恐怕別國的忍者,暗地里的組織,都會盯上琳。

  “沒錯。”猿飛日斬也點了下頭,似乎是感慨般的說道,“復活的秘密,太誘人了,”

  卡卡西沒有接話。

  該說的他都說了。

  剩下的就是聽從火影大人的安排,這在過去的十幾年里,似乎一向都是如此。

  但是——

  猿飛日斬抬起頭看了眼卡卡西,似乎還是意識到了不同。

  目光。

  過去的卡卡西,目光之中是散的,而現在,卻凝聚一起。

  當想要保護自己最珍惜的人時,忍者真正的力量才會表現出來。

  猿飛日斬緩緩吸了一口煙,“那位神秘的商人,我也稍稍的做了一些調查,似乎,還未去過其余的村子,看來他應該剛來到我們這個世界不久,這樣,在他的消息徹底擴散之前,琳的身份,最好還是先隱瞞起來。”

  卡卡西點了點頭。

  他也是這樣想的。

  最少,也得等到那位神秘的商人,已經人盡皆知,吸引了大部分眼球的時候,到那時,人們的視線自然不會再匯聚在一個小小的被復活的下忍身上。

  “還有你那兩個弟子。”猿飛日斬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些無奈,“鳴人還好,但是佐助他現在掌握的力量和他的心性,不加以引導的話,很容易走上歪路啊。”

  卡卡西又是點了點頭。

  他的確有些擔心佐助。

  這個少年的仇恨太大,為了力量,很容易走上邪路,關鍵還是年少,什么都不懂。

  “所以,我給你們第七班準備了個外出任務。”猿飛日斬將放在辦公室上的一個卷軸,交給了卡卡西,“任務很簡單,護送一個人去波之國,順便在那邊,給琳安排一個禁得起調查的身份,就說是你在那邊收養的養女吧,別人也只會覺得,這是因為她和琳長得像。”

  “養,養女?”卡卡西和琳近乎是同時驚呼一聲。

  猿飛日斬有些奇怪的看著這兩人,然后恍然大悟,笑道:

  “看來我是真的老了,義妹也行,反正就是個暫且對外宣稱的身份,都一樣。”

  “還是義妹吧。”卡卡西訕笑著摸了摸自己的頭發,“我和琳畢竟是同輩人。”

  旁邊的琳,小臉上似乎有些微紅。

  “明天過來接任務吧。”猿飛日斬揮了下手,臉上的慈善笑容不變,“路上注意一些,別讓一般的人看見。”

  “是!”卡卡西應道。

  在他們走了后,猿飛日斬下意識看了眼窗戶外。

  似乎,有一道身影極快的穿梭消失在黑暗之中。

  他的目光有一絲憂慮。

  火影辦公室內,這一夜,依舊是燈火通明。

  另一邊的沈默,在卡卡西帶著琳離開了后,轉過頭望著綱手幾人,笑道:“既然沒有生意的話,那我也先離開了。”

  雖然說也才是一天一夜。

  但他卻有種已經過去了好長時間的感覺。

  這會兒,也有些想要好好的回去睡一覺。

  “哦?你有休息的地方嗎?”綱手看著準備離開的沈默,微微的抿了下嘴唇,雙手環胸,好像隨意一般的說道,“要沒有的話,不如去我那里吧,我也正好想要多了解一些有關圣騎士的事情。”

  相比于昨夜的那次。

  今天的這次,才是真正的留宿邀請。

  親眼見證了復活的綱手,心中還殘留著那份見證了奇跡的激動心情,而且還不止如此。

  她在今天,經歷的事情實在太多了。

  其中最大的改變,就是轉職圣騎士。

  圣光的考驗,對她而言是一種心靈的蛻變。過往的絕望、掙扎的心境,似乎在今日一掃而空,變得前所未有的輕松,和充滿希望。

  她的確想要了解有關圣騎士的事情,但更多的——

  綱手對帶來這一切變化的沈默,以及神秘的罐子,產生了好奇與依賴。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