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十四章:引發戰爭的女人

  在被綱手治療的時候,琳也在茫然的環顧著四周。

  這是一個有著棕色的短發,褐色的大眼睛的少女。

  面龐雖然還顯得稚嫩,但看起來就像是愛笑,性格開朗的那種類型。

  而此刻。

  琳,自然也注意到了怔怔的看著她的卡卡西。

  有一些愣住了。

  打扮,發型,都和卡卡西一樣。

  所以這位是將卡卡西視為偶像的大叔嗎?

  卡卡西果然好厲害,都有這種年紀的崇拜者!

  可她明明記得。

  自己已經撞上了卡卡西的雷切,應該已經死了才對。

  “好,身體沒有問題,非常的健康。”

  綱手檢查完了,臉上帶著興奮的笑容,甚至激動的都有一些眼眶發紅。

  哪怕內心已經相信了。

  但是當復活的奇跡真的發生在面前。

  她的內心,依舊不可避免受到震動。

  “綱手大人。”琳都有一些不好意思,連忙自己用力站起來,對著綱手大人行禮,“多謝綱手大人,是綱手大人救了我嗎?請問,和我一起的小隊成員,卡卡西,他現在怎么樣了呢?”

  在問到卡卡西的時候,琳的表情也帶上了絲絲的緊張。

  如果安全的話。

  卡卡西也應該會在身邊等著她醒來才是。

  還有這里,看起來也不像是木葉駐扎地。

  戰爭還在繼續嗎?

  “卡卡西啊”綱手扭過頭,看著卡卡西,眼神的意思很明顯。

  “琳。”

  卡卡西的喉嚨上下滑動了一下,聲音都有些發澀的喊了一聲,然后迎上琳的目光,就好像束手無策一樣。

  帶土”

  “唉,還是我來說吧。”綱手一把抓住琳的肩膀,注視著她的眼睛,“雖然這很難接受,但是,琳,我直接一點說,你其實已經死了,只不過我和卡卡西將你復活了,而現在,已經是你犧牲了的十四年后。”

  真的是非常的直接。

  琳的表情滿是驚愕。

  但就在卡卡西似乎還想要說一些什么的時候。

  琳的視線忽然看過來,褐色的眼睛睜得圓滾。

  “所以大叔,就是卡卡西?”

  “大叔”卡卡西的身子一下子僵硬了,似乎還隱隱有變灰白色的跡象。

  “竟然連復活這樣的事情都可以做得到。”琳的面龐上,綻放了大大的笑容,幾下走到卡卡西的面前,竟然好像輕易而居的就接受了這一切一樣,然后有些緊張的問道,“卡卡西,那帶土呢,既然我能夠復活,帶土是不是也復活了?”

  望著那近在咫尺的熟悉的笑容。

  卡卡西心里面的緊張。

  好像一下子就消散了許多,連帶著語氣,也變得輕松了下來。

  “帶土應該是還沒有死。”他搖了搖頭,“但我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哪里,過去的十幾年來,我一直以為他已經死了。”

  “這樣啊”琳的目光里有一閃而過的失望,但是很快消失不見,她看著面前的卡卡西,忽然跳了起來,重重的拍一下他的肩膀,滿臉的笑容,“你都已經這么高了,十四年,也就是二十六歲?哇,難道,難道說你已經結婚了嗎?會不會連孩子都有了。”

  “沒有!”卡卡西無比迅速的回答,“我連女朋友都從來沒有交過。”

  現場的突然安靜了一下。

  然后。

  噗哧。

  小櫻一下子沒有忍住,立馬就捂住了嘴巴。

  什么鬼,這樣的卡卡西老師也太可愛了吧。

  卡卡西的臉色一下子漲的通紅,哪怕戴著面罩,但是連露出來的那部分都變紅了,他連忙拉著琳,逃也似的說道,“我給你簡單說下這些年的事情吧,到這邊來。”

  琳下意識的看了眼綱手。

  然后才笑著跟上卡卡西。

  “真的是一個好女孩。”綱手低聲的笑道。

  “沒錯。”沈默點頭道,“她其實沒有完全接受自己復活的事實,只是遵循著‘如果是真的,就不要讓面前的大家擔憂’這樣的心情而露出笑容。”

  “嗯,一個全身心都在為他人著想的女孩”綱手說著,聲音慢慢的輕了很多,看著不遠處卡卡西兩人的身影,目光中似乎是在想著一些什么。

  沈默也沒有說話。

  只是輕撫著懷里似乎又困了的緋鞠。

  夜色寧靜。

  過了好一段時間,卡卡西才和琳走了過來,看的出來,琳已經完全接受了這一切,也確定了卡卡西的身份。

  而卡卡西。

  那眼睛之中的幸福都快要溢出來了。

  大概在這十幾年來,他都從未有哪一天像今天這樣開心吧。

  “綱手大人,沈默閣下。”卡卡西對著綱手二人說道,“我想要先帶著琳去見一下火影大人,重新備份身份。”

  “去吧。”綱手一揮手,“今日我也欠了你很多,既然帶土還活著,那你剩下的交易,就留給自己買些罐子。”

  雖然說卡卡西是為了能夠復活同伴。

  但除此之外。

  其余的大部分東西,可都是給綱手。

  卡卡西也點了下頭。

  正準備離開的時候。

  “卡卡西。”沈默忽然叫住了他,然后向前了幾步,說道,“你可以好好想一想,自己想要購買什么樣的罐子。”

  在說這些話的時候,他看了一眼琳,臉上的微笑,在這月光之下,似乎帶著某種神秘的氣息,而這之后,他的嘴唇又是動彈了幾下,聲音卻好像細微風一樣,只飄進了卡卡西一人的耳里。

  “我在這位少女的身上,看見了無盡的痛苦、無人可以幸免的戰爭、世界深處的陰謀你和她的命運,只怕還需要更多的罐子才能夠改變。”

  野原琳,這可是引發了戰爭的女人。

  她復活了。

  帶土會怎么想?黑絕又會怎么想?

  卡卡西的生活,真的要更加刺激了。

  而卡卡西,在這時卻是一臉的懵逼。

  這都什么鬼啊!

  到了現在。

  沈默的強大和神秘感,已經深入人心,他口中說出的這樣的話,簡直就好像命運的預言一般。

  可是琳,明明只是一個普通女孩。

  “卡卡西?”琳敏銳的注意到卡卡西突然僵硬的身子。

  “沒事。”卡卡西緩緩的吸了一口氣,轉過頭看著這個小小的少女,目光漸漸的堅定起來。

  既然琳復活了,那么無論如何,他都不會讓琳再次受到傷害。

  “在下告辭了。”

  對著沈默行禮之后,卡卡西帶著琳前往火影辦公室。

  此刻。

  那里還是燈火通明。

  “火影大人。”卡卡西推開了辦公室的大門,身后跟著甚至還依舊披著綱手大衣的野原琳。

  “嗯,我已經知道了。”

  猿飛日斬抽著煙斗,坐在滿是煙霧繚繞的辦公室里,那渾濁的雙眼看著野原琳,深處,卻不如平時一樣充滿了慈愛。

  而是異常的復雜。

  復活對于培養羈絆的木葉而言,是何等誘人的話語。

  犧牲是木葉的養料,正是因為一個個忍者為它付出了生命,木葉才能夠茁壯成長,才能夠被活下來的人們賦予必須守護的寄托與崇高的意義。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