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十九章:絕對不要松手啊

  復活......竟然是圣騎士本身就能掌握的能力?

  綱手顯然被這個答案震驚到了。

  如果不是遇到了沈默,她以為自己這一生都不會有再見到繩樹的機會。

  但是,竟然還有著這樣的一個職業,直接擁有著復活作為自己的能力?

  佐助和卡卡西等人同樣帶著震撼的表情。

  僅僅是這輕飄飄的一句話。

  他們就已經能夠想象的到,所謂的圣騎士,究竟是一群什么樣的人。

  而這個罐子里開出的道具。

  就能夠讓人們成為圣騎士,甚至擁有著購買圣騎士專屬罐子的資格!

  “這個東西,要怎么用?”

  綱手的目光漸漸的銳利起來,表情不再輕松,甚至眉梢都微微擰起,這表明她此刻已經極為的專注。

  不說圣騎士的力量。

  單單一個能夠更高概率開出復活的機會,她就必須抓住。

  “專職道具,和一般的道具不同。”沈默輕聲解釋道,“名義上,是在罐子里面隨即出現,但實際上,我所有的客人中,無不是具備基礎的資格的人,才能夠開出這種道具,你能夠開出它,說明你最少有這個資格進行試煉。”

  沈默說的話,也沒錯。

  因為他在決定放入這個圣光種子之前,也給綱手丟了一個探測。

  探測她與圣光的匹配度。

  換算成概率的話,大概百分之六十四。

  不算高,不算低。

  “但是,資格也僅僅是資格。”沈默的語氣也漸漸加重起來了。

  綱手這次沒有再插話,而是極為認真的聽著,甚至,佐助和卡卡西等人,都一樣懷著緊張感。

  他們有種感覺。

  這種道具可能才是罐子真正改變命運的真相。

  “我剛剛說過,圣騎士是希望的守護者,這是一份沉重的責任,可以說,每一位圣騎士都要懷著‘只要自己不倒下,身邊的同伴,就不會遭遇苦難’的信念......”

  才怪。

  沈默在自己心里默默補充兩個字。

  想起過去游戲里面那些坑貨。

  沈默覺得那些玩家如果是真正的圣騎士的話,圣光一定是瞎了眼。

  但這并不妨礙他忽悠。

  綱手,顯然已經被沈默的話吸引。

  如果剛剛那句“這不就是我嗎”只是半開玩笑,那么現在,她的內心真的涌現出一種向往。

  綱手雖然看起來大大咧咧又暴力。

  但是內心。

  卻有著極為溫柔的部分。

  她是第一個提出要組建醫療忍者培養機制的人,戰爭之中也拼勁全力的救治他人,即便是現在,那份無論如何都想要復活并且守護繩樹的愿望,也是她內心溫柔部分的體現。

  只要我不死,同伴就不會遭難。

  這句話,可謂是她真正渴望的。

  而圣騎士......就擁有這樣的能力?

  “坦白說,雖然你開出了圣騎士的復活道具,但我認為,你通過考驗的可能性,并不高。”沈默決定進行一些言語上的幫助,“你知道,圣騎士必要的品質是什么嗎?”

  綱手面露難色,試探性的問道,“高貴而忠貞?”

  剛剛沈默說過的話,也就這兩個,她的確沒有多大的信心。

  高貴就不說了,肯定不會嗜賭如命。

  至于忠貞......她可是離棄了生她養她的木葉,在外面流浪了十余年的時間。

  “這兩點也重要,但不是最重要的。”

  沈默搖搖頭,如果按照這個標準來看,綱手不可能有百分之六十多得到圣光承認的概率。

  這個人性格的閃光點不少,缺陷更是不少。

  但其中最致命的。

  是軟弱。

  “如果是我初見時候的你,無論如何也不可能開出這種罐子,因為你面對黑暗和絕望時,表現的太軟弱了。”沈默嘆了口氣,“圣騎士當然要心懷溫柔,但是絕對不能夠軟弱,因為,無論世界的黑暗有多深,也無論面前的絕望有多重,圣騎士的內心都必須一片光芒,只有這樣,才能夠引導圣光的力量。”

  雖然說,沈默覺得綱手適合這條路。

  也希望她能夠成功。

  但是,除非更改圣光的性質,不然的話,不行就是不行。

  即便他能夠消耗交易點,讓綱手在眼下獲得圣光的承認。

  之后的路,也會越走越難受。

  就好像喜歡玩戰士的人偏偏選了個法師,很容易走歪的。

  綱手那淡金色的眼瞳中閃爍著羞愧。

  戰爭中失去重要之人的,數不勝數。

  但是,她卻會因此而患上了恐血癥。

  別說笑著面對絕望。

  甚至連看見鮮血都不敢。

  可是。

  綱手哪怕羞愧,也依舊倔強的看著沈默,捏緊著拳頭。

  “我要嘗試,并且我一定會通過給你看!”

  這不單是為了復活繩樹,更是為了阻止悲劇再次發生。

  那種無力和絕望。

  她絕對不要再一次體驗。

  “那就嘗試吧。”

  沈默深深的看了綱手一眼,手指動彈了一下,那間散發著神圣光芒的物品,從罐子之中飛了出來,懸浮在綱手的面前。

  “你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抓住它,無論如何,也絕對不要松開手。”

  “只是抓住?”綱手深吸一口氣,雙手結印。

  陰封印·解!

  忍法創造再生·百豪之術!

  額頭上的那一點菱形封印,直接解開,緩緩化作黑色的紋路,從她的眼瞼上流至臉上。

  驀然間,綱手的氣勢都仿佛發生了變化。

  這算是她真正的最強狀態!

  然后——

  伸出手,抓住了那個光團。

  只在這霎那間。

  就猶如半睡半醒一般,周圍的一切,無論是樹林,還是草地,還是卡卡西眾人,慢慢的淡去。

  沈默是最后一個消失的人。

  “絕對不要松手啊。”

  他最后警示的聲音,還在綱手的耳邊回蕩。

  直到,徹底的身處黑暗。

  雖然依舊腳踩著地面,但要不是手中的光團還在散發著柔軟的光芒,綱手甚至懷疑自己已經閉上了眼睛。

  她環顧著四周,什么都沒有看見。

  黑暗。

  在這個世界里,仿佛就只有黑暗。

  似乎是因為人類對于黑暗本能的恐懼,綱手的內心涌現了絲絲的驚慌,她走了幾步,這回,就連腳下的大地觸感都不見了,她仿佛來到一個無邊無際的漆黑世界,唯一能夠感受的,能夠看見的,就是手中的光團。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