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十九章:無情之劍初體驗

  現在的佐助,依舊是癡迷著強大。

  西門吹雪那種極致的強,和對強的極致追求,深深的吸引了他。

  他這才知道。

  原來還有著這樣的一種生存方式,將一切,都交給了手中的劍,也只有劍,才不會背叛自己。

  所以他完全無法想象,那樣的人,為什么還會結婚?

  “其實,也就是選擇的問題。”沈默輕撫著懷中已經睡著的緋鞠,好像看出了佐助的疑問般,“我之前說過了,劍道是殺伐之道,無情之劍,的確是一個適合劍的選擇,但是,所有的力量,都可以用來守護,劍也不例外,那便是......至情之劍。”

  “至情之劍?”佐助默念著這幾個字。

  他現在和數小時之前,已經完全不同了。

  開啟了這么多的罐子。

  學會了這么多的劍招。

  他以為自己已經熟悉了劍,但是,此刻沈默說的話,他卻有些不解。

  “劍不就是用來殺人的嗎?”他問道。

  “哈哈哈。”沈默不由笑了起來,搖搖頭,“在劍道之路上,你還差的很遠呢,現在的你,別說至情之劍,就算是無情之劍你都做不到。”

  他看得出來,佐助有一點點飄了。

  似乎動畫之中的佐助也是這樣子。

  莫名的自信,然后慘遭毒打。

  學了個千鳥,就敢沖向宇智波鼬,結果自然不用說,甚至縱觀整個動畫,佐助挨揍的次數也是數不勝數。

  果不其然。

  佐助有些不服氣,“敢于阻擋我復仇的人,無論是誰,我都可以毫不遲疑的殺掉,這難道不是無情之劍。”

  他微微仰著下巴,目光堅定。

  自己已經和之前完全不同了。

  沈默看著他,心中暗自搖頭。

  這樣可不好。

  做生意,尤其是做這種生意,最核心的要素,不是說如何坑錢,而是要讓客人永遠感覺不到滿足。

  認為靠自己就能行怎么可以。

  得認為必須買罐子才能夠行!

  還好,沈默早料到了這一點。

  “你如果把劍想的這么簡單的話......是無法在這條道路上有所成就的。”沈默慢條斯理的說了一句,然后在佐助開口之前緊接著說道,“不過沒關系,現在不了解也正常,繼續開罐子吧,罐子的最大意義,就在于它可以讓你做到自己無論如何也做不到的事。”

  佐助沉默了下來。

  看向罐子的目光,依舊帶著渴望。

  他還能夠變得更加強大!

  開始繼續開罐子!

  不過,他不知道的是,在剩下的罐子之中,有一份沈默為他準備的大禮。

  來了——

  在第九十四個罐子里面,只有一塊玉。

  “竟然是這個!”沈默的驚嘆聲已經傳來了,“看來你的運氣真的不錯。”

  “這玉是什么?”佐助也期待起來了。

  雖然還不清楚這是什么東西,但是,每次沈默這樣一說,都會是好東西!

  “這個,是體驗玉。”沈默意味深長的看著佐助。

  “體驗玉?”佐助重復了一句。

  “沒錯,這種東西極為的難得,它可以讓人先體驗一下劍的境界,如果是極有資質的天才,甚至,能夠將這境界留下一部分,徹底化為自己的東西,實力暴漲。”沈默停頓了一下,隨后頗為玩味的笑道,“你不是認為自己的劍是無情之劍嗎?剛好,這塊玉,可以讓你感受一下真正的無情之劍。”

  這玉,并非是沈默剛剛加進去的。

  而是早有準備。

  為什么說劍道要更費錢一些?就是因為,一般的人根本就沒有這個資質。

  能在劍上有所成就的,無論在哪個世界,都可以說得上是驚才艷艷之輩。

  它對一個人的資質、心性、悟性的要求,太過嚴苛。

  當然,強大也是真的。

  過于壓低玩家的收獲感同樣會影響氪金的欲望,曾經身為游戲策劃的沈默很清楚這一點,他要做的,就是在兩者之間達成平衡,即要讓客戶氪的開心,又不能讓客戶一下子過于強大顯得無需氪金。

  現在——

  佐助就一點點掉入到氪金陷阱之中。

  他看著手中的體驗玉。

  實力暴漲?

  我喜歡。

  佐助沒有猶豫的,按照沈默的說法,將玉貼在自己的額頭,至于那句“極有資質的天才”被他自動無視。

  然后,白玉綻放光芒,好似有無數細小如同流光般的細劍,轉入宇智波佐助的腦海。

  身軀一震。

  佐助......的確感受到了那種境界,他在這一瞬間,就好像成為一個第三者一般看著自己的內心,那里什么都沒有,沒有情感,甚至沒有仇恨,只是如雪般白茫茫的一片,唯一的一件事物——

  就是一柄劍!

  別無他物。

  他已經與劍融為了一體。

  哪怕手中無劍,但是他知道他的劍到處都在,只要是他的意志,天地萬物都是他的劍!

  強大,這是何等的強大!

  佐助甚至覺得自己已經不需要動,僅僅是一個眼神,一道思緒,就可以斬開萬事萬物。

  然而......

  沒有喜悅,他已經成為了劍,劍不會喜悅,就連想起了宇智波鼬,想起了族人、父母被殺的那個夜晚,想起了過去的哥哥,他的內心也沒有絲毫的波動,那種仇恨在這種境界的面前似乎變得猶如塵埃一般不值一提。

  他依舊可以殺人。

  但卻不是為了仇恨,更不是為了情感,僅僅,是為了練劍。

  這是無情的極致。

  佐助的目光之中恍如已經失去了生機,剩下的僅僅是死物。

  “醒來——!”

  驀然間,一聲暴喝在他的內心炸響。

  猶如雷鳴一般。

  將心中的那柄劍徹底的擊碎。

  “呼,呼!”

  佐助一下子倒在地上,捂著自己的心臟,大口大口的喘氣,目光中帶著難以形容的恐懼。

  那是什么?

  那種感覺!

  就好像自己已經死了,被做成了一柄劍,身為人的一切全部都被無情的剝奪,只剩下劍!

  “那就是......無情之劍?”

  他沙啞著聲音,抬起頭看著沈默,如果沒有這個男人的一聲暴喝,他感覺自己回不來了。

  怎么可能。

  有人能夠將劍練到這樣的地步!

  “無情之劍就是這樣的道路,走這種劍道的人,只需要誠于劍,而不必誠于人。”沈默看著佐助,搖頭道,“但你不適合這種劍道,一般有資質的人,就算無法領悟到什么,也不至于反過來被劍意奴役,若不是我在,你恐怕得好些時間才能從劍奴狀態中緩過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