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十六章:背鍋團藏的計劃

  宇智波一族的領地,遠離木葉的中心繁華地帶,而是位于偏僻的角落,與木葉監獄臨近。

  不過沈默也不著急著過去。

  一邊走著,一邊思考一會給佐助推薦什么類型的罐子。

  與此同時。

  頭上和手臂綁著白色繃帶的志村團藏,正表情陰暗的站在火影辦公室的門口。

  他已經在這里站了數分鐘。

  卻沒有推門進去。

  因為,他還沒有得到信息。

  直到,某個臉色慘白,大口喘著氣,跌跌撞撞跑過來的忍者出現。

  “一平。”團藏喊著這個人的名字。

  明明是很輕的聲音,卻讓名為一平的暗部忍者,猶如被毒蝎蟄了一口般,身軀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

  直接跪伏在地上。

  “團藏大人,我......”

  吱——

  火影辦公室的大門,忽然打開。

  猿飛日斬穿戴著火影的長袍,正背對著他們,站在窗戶的前面。

  “進來吧。”

  蒼老但是有力的聲音。

  團藏沒有說話,大步走進去,但是一平的臉色卻是更加蒼白了幾分。

  他名義上是屬于火影的暗部。

  但是,卻依舊在聽從著團藏,這位曾經的長官,“根”建立者的命令。

  “日斬,深夜叫我過來,有什么重要的事?”團藏明知故問。

  “團藏,你應該叫我火影大人。”猿飛日斬轉過身,白天還有些渾濁的眼睛,如今卻散發著如刀的銳利目光,“為什么,要對一平下達那樣的命令。”

  一平的身軀再次一顫。

  將頭深深的低了下去。

  今夜。

  火影大人的命令,是讓他去將那位跟著綱手大人吃飯的男人請過來。

  而在出發的時候。

  團藏卻來了新的指示,讓他趁著機會試探下那個男人的實力,若是弱小......就直接帶到團藏的面前。

  試探的結果,已經擺在眼前了。

  “為什么?”團藏的嘴角抿著,似乎是有些譏諷,但很快消失不見,“我們就開門見山的說吧,日斬,你派一平去執行命令,難道不是默認,甚至希翼我下達那樣的命令?”

  根部,雖然在宇智波被滅族后,被猿飛日斬解散。

  但其中的不少成員,依舊在暗部任職,效忠團藏。

  猿飛日斬對此心知肚明。

  這種情況下。

  還派遣一平這位原根部的成員去邀請那個出現在綱手身邊的神秘男人,目的是什么,顯而易見。

  就是在讓團藏下命令。

  一平的冷汗都止不住。

  沒想到火影大人派遣自己去執行任務的目的,竟然就是在暗示團藏大人插手。

  那現在任務失敗.......

  責任豈不是到了團藏大人身上?

  “算了,事情都已經發生了。”猿飛日斬沒有繼續談論這個命令的話題,他深深的抽了一口煙,語氣似乎緩和了一些,“你沒有看見,但是......一平應該深有體會吧,那個商人的實力。”

  “是!”

  一平的身軀微微的顫抖起來。

  不但是因為自己卷入了火影大人與團藏大人的博弈之中,更是因為——

  他回憶起了剛剛的恐懼。

  “屬下,屬下當時只覺得......”一平咽了口口水,聲音都有些凌亂,“那根本不是人類,就算是十二年前面對九尾的時候,屬下都沒有那般的恐懼,他甚至什么都沒有做,只是站在那里,屬下就完全失去了意識,腦袋一片空白......”

  他不知道用什么樣的語言來形容。

  總而言之。

  就是感覺很強大,強大到令人升不起半點反抗的希望。

  “幻術?瞳術?”團藏裸露在外的那只眼睛皺了起來。

  他自然看得出來,一平在身軀上根本沒有任何的傷勢,而僅僅是精神上受到了宛如噩夢般的刺激。

  幻術或強大瞳術,這兩者都有可能夠達到這樣的效果。

  “如果我還不至于老到無用的話。”猿飛日斬看向了辦公室的桌子,“那應該......只是單純的強大而產生的壓迫性氣勢,初代火影大人身上也擁有,但他......更勝一籌。”

  團藏順著猿飛日斬的視線看過去。

  看見了那爆裂的水晶。

  還看見了......猿飛日斬目光之中,深深的忌憚。

  像這種的目光,團藏還是第一次在猿飛日斬的身上見到。

  終究是老了嗎?日斬。

  “你如果擔心,這件事情可以交給我。”團藏緩緩說道。

  他并非是自大,只是內心涌現了一絲動力,超越猿飛日斬的動力。

  你做不到的事。

  我能夠做得到!甚至還可以做的比你更好!

  自從宇智波被滅族,團藏“火影輔佐”的職務被猿飛日斬解除,“根”這個組織也被解散后,他和猿飛日斬之間的矛盾和不滿,日益加深,而希望成為火影,超越猿飛日斬的情緒,也愈發濃郁。

  “不。”猿飛日斬卻緩緩搖頭,看了一眼團藏,直言道,“我希望,你能夠將今夜的沖突,承擔下來。”

  哪怕是團藏,此時的面龐上,都浮現出了一種詭異的紅暈。

  被氣的。

  我以為你叫我來是為了商議方案,結果,卻是讓我來背鍋!

  “那個商人比我預期中的還要神秘,最少在了解更多之前,木葉沒必要再與他發生沖突。”猿飛日斬就好像沒有看見團藏的憤怒一樣,似乎是自言自語般的壓低了聲音,“最重要的是,綱手回來了。”

  最后一句話,才是關鍵。

  綱手回來了。

  猿飛日斬很清楚,第五代火影,從目前來看,人選,只有綱手一個人。

  威望、性格、能力......

  要是恐血癥沒有被克服也罷了,既然得到了解決,那么哪怕他不支持,只要綱手想,一樣能夠坐上第五代火影的位置。

  所以,他才擔心綱手會被蒙蔽欺騙,甚至借助團藏的手去試探。

  而這個試探的結果。

  不但沒有讓他放心,反而更加慎重。

  今夜叫來團藏的目的,就是警告他,在有了更多信息之前,不要再擅自去做一些什么小動作,甚至今夜的事情都要給個解釋。

  團藏,用他那只獨眼盯著猿飛日斬,最終,還是移開了視線。

  “我連火影顧問都不再是了,又能做一些什么?”

  他背過身,獨自的朝著門外走去,背影顯得充滿了孤寂。

  猿飛日斬看著這位老朋友一步步離開,心中有一絲不忍。

  但他不知道的是,團藏在背過身的一瞬間,眼睛里,是壓抑的怒意。

  猿飛日斬以為自己是慎重。

  團藏所認為的,卻是畏懼!

  木葉什么時候到了連火影都要畏懼其余人的地步!

  他在腦海里瘋狂的計劃,然后,他想到了一個人。

  宇智波鼬!

  既然猿飛日斬認為木葉沒有必要與那個所謂的商人發生沖突,那么......曉組織會不會有興趣呢。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