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章:賣罐子的動力

  效果是立竿見影的。

  在項鏈戴到脖子上的一瞬間,綱手明顯感覺到了有些不同。

  最顯著的,過往的那些只要一回憶,就無比痛苦的畫面,如今,雖然依舊痛苦,卻沒有那種無法接受,無法承受的絕望。

  就好像。

  在懸崖上,抓住了最后的一根稻草,身下就是萬丈深淵,卻依舊不肯放棄。

  “這就是勇氣......”

  她喃喃自語,眼眶不由自主的泛紅。

  她現在,隱隱感受到了。

  為什么繩樹會沖向前方,為什么加藤斷會奮不顧身。

  為了守護必須守護的事物,即便面對著痛苦,危機,絕望,也堅強的前行,這就是勇氣。

  “綱手大人?”靜音心疼又擔憂的看著綱手。

  她從未見過綱手流淚,哪怕在一個人默默喝酒的時候,也沒有流淚過。

  綱手似乎有些了反應。

  她看著自己白皙的手臂,忽然,涂上了鮮紅指甲油的手指,在胳膊上狠狠的一劃。

  肌膚破裂,暗色的鮮血流出。

  “綱手大人!”靜音驚呼道,沖上去就想要幫綱手止血。

  “靜音!”綱手重重的喊了一聲。

  靜音的動作呆住,望著面色嚴肅的綱手。

  她可是知道的。

  綱手大人的恐血癥,只要看見血,就會害怕到渾身發抖。

  等等——

  靜音猛地的發現。

  沒有顫抖。

  此刻死死盯著自己手臂,盯著那鮮紅色血液的綱手,雖然目光中依舊帶著恐懼,恐懼那天失去重要之人的痛楚。

  但是!沒有顫抖!

  沈默小口的喝著酒,嘴角帶著一絲微不可察的微笑。

  果然如此。

  勇氣的十字架,就好像DNF奶媽的勇氣光環一樣,是一種正面的BUFF加成。

  綱手的恐血癥,原本就是心理作用,在加成之下,對恐懼的抵抗力提高了。

  即便沒有完全治愈。

  但,只需要給她一些時間去練習,去適應,調整心態,徹底的治愈,也只是時間問題。

  也不知道。

  等到大蛇丸找上門后,咬破手指,發現綱手并沒有害怕,而且還多了一堆強力藥劑時,會是什么心情。

  不過,這都和他無關。

  趁著綱手還在努力克服恐血癥的時候,沈默也開始清點著今天的收獲。

  一共從綱手這里獲得價值一千零四十萬,也就是六十萬交易點的貨物。

  成本,算上陶罐,所有的加起來,大約十五萬交易點。

  純賺四十五萬交易點。

  三倍的利潤!

  果然,賣罐子才是交易的正確道路啊,這是一門可以將別人手里的錢全部榨干的生意!

  只可惜,綱手比想象中的窮。

  沈默查看著自己所看重的幾件商品。

  暗暗果實,價值兩千一百萬交易點。

  金剛狼不死之身,價值一千一百萬。

  X博士的念動力,價值一千七百萬。

  特么的。

  牛逼又厲害的能力,都是要上千萬的交易點,但如果不找對應的幻想世界,而是用交易點定制商品的話,價值還得翻倍,得不償失。

  還是窮。

  雖然說,也可以選擇一些不那么厲害的商品,但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

  沈默很清楚,自己沒有戰斗意識,也對戰斗不感興趣,他對能力的定義,就是自保,畢竟不是誰都和綱手一樣屬于正派人物,要是今天見到的是大蛇丸,那他也只有用光剩下的錢逃跑的命。

  要不,購買部下?

  自己不愿意戰斗的話,買一個厲害忠誠的部下,也是不錯的。

  沈默的腦海中忽然閃過了一個身影,一個自己很喜歡的角色。

  戰略用萬能天使——伊卡洛斯。

  來自《天降之物》中的空之女王,實力強大,最最重要的是。

  好看啊。

  性格乖巧,一旦認主后就會很聽話,可調教,是沈默喜歡的類型。

  趕緊查看一下。

  果然有。

  價值......八千兩百萬!

  沈默廢了好大的勁,才克制住了自己的表情變化。

  為什么會貴這么多?X博士的念動力才一千多萬。

  花了一些時間仔細查看,他才明白了。

  無論是果實,還是能力,只是一個資質,一個可成長的資質,具體的上限,還是得依靠自己開發和成長,才能夠達到那樣的高度,這也是為什么,金剛狼的不死之身也要上千萬——這個不用成長。

  望著腦海中的一件件商品。

  沈默,一下子就有了動力。

  賺錢,買伊卡諾斯!

  “綱手小姐。”他望著面前已經移開了視線,讓靜音治療手臂的綱手,然后遞上一物,“這個,還請您收好。”

  “這是什么?”綱手伸手接過來。

  雖然臉色還有些發白,但她現在,真正的了解到面前這個人的商品,有多么神奇。

  只是一個項鏈。

  竟然能夠給予她勇氣。

  而手中的這個物品,是一個精致的徽章,圖案和沈默之前額頭上出現的圖案一樣。

  全知全能眼......

  “這個是二級客戶才有資格擁有的徽章,用來通訊。”沈默解釋道,“只需要輸入少許的查克拉,就能夠通知到我,如果綱手小姐今后還想要購買罐子,可以通過這個聯系到我。”

  這玩意價值不菲,足足三千交易點,主要是因為定制。

  但,這是值得的。

  面前的綱手,雖然現在沒錢了,但是以她的身份和能力,弄錢很容易。

  這可是一個優質的客戶。

  “哦?你要走了嗎?”

  綱手把玩著手中看不出是用什么材質做成的徽章。

  “我畢竟是一個商人。”沈默笑了笑,意思很明顯。

  你都沒錢了。

  我還留下來干嘛。

  “這個標記。”綱手將手撐在自己腿上,身子微微前傾,暗金色的眼瞳倒映著沈默的身影,“你稱它為全知全能眼,那么,這是不是意味著你賣的罐子,什么樣的事情都能夠做到?”

  此時的綱手。

  帶著份無形的壓迫。

  看不出絲毫的醉意。

  因為勇氣的十字架,所以從那種頹廢的狀態中,走出來一些嗎?

  沈默悄無聲息的兌換了一道價值三千交易點的金剛符放入懷中。

  又看了看購物車的瞬移道具。

  沉默了片刻,覺得是時候了。

  給點刺激。

  他微笑著說道:“是不是無所不能的,我不清楚,但是,在我賣出的罐子中,的確有許多人開出了不可能的奇跡。”

  “比如說?”綱手追問道。

  “......”沈默看著她的眼睛,緩緩吐出一個詞,“復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