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湖北大學校長順利過關,我和梁教授一起吃魚

武漢的魚,真的很好吃  2020年6月29日。

  過端午節,放假回家。其實也不用上班了,自己給自己放個假。

  收到讀者寄來的好多東西,有花有錦旗有書有信有明信片還有荔枝和圍巾等等,前陣還有讀者寄了東北榛蘑和木耳,諸如此類。另有些水果什么的食物,完全不知道是何人所寄。非常感動,也非常感謝。吃的,我都會認真吃掉,用的,我也會精心使用。只是錦旗實在沒辦法掛出來。

  節間與梁艷萍教授一起吃了飯。如我所愿地吃了魚,喝了清酒。梁教授的酒量真是太差,說是喝酒過敏,擺著是沒有當過搬運工的人。當然,我當了也白當,我也沒有喝多少。好幾個人喝一瓶灑,居然還剩下三分之一。看慣了我的大學同學們大杯飲白酒的姿態,自己都覺得自己太弱。

  武大校友(幾個月來,深感校友們的好。三觀尤正,到底是我武大!)曾給我寄來幾本非常漂亮的“書燈”,我轉送了梁教授一個;還有北京一位大咖朋友給我寄了一個裝滿經典音樂的iPod。他囑我先把這個送給梁教授,他會再寄給我一個。真的很感動哦。這世道,人智并非盡低弱,人心亦未皆涼薄。

  其實我與梁教授并不太算熟,坐在一起吃飯的時候更是少極。以前省作協舉辦活動,梁教授常來參加,大約會后一起吃過飯。作協組織過一個讀書會,讀書會的名字叫“我們愛”。連起來即“我們愛讀書會”。口號就是“我們愛讀書”。讀書會哪年成立我已忘記。

  早期的讀書會非常活躍,經常舉辦閱讀和交流活動。梁教授總會領著一幫湖大學子前來參與。湖北大學的學生們可以說是讀書會最活躍的一群人。到了近幾年,讀書會的活動,基本上一年兩次,地址也由以前的漢口改到了武昌。其他大學的參與者也多了起來,場場暴滿。梁教授依然每年領著湖大學生前來。梁教授一向對學生愛護有加,湖大很多學生是深有體會的,她也是深受學生愛戴的老師。

  還想說的話是:一直以來,極左團伙的慣用手法,就是組織他們的團隊,對與自己意見不合者,群起攻之,制造并形成輿情,利用官員們維穩心理,進行施壓。說其要挾,絕不為過。這一回,為了脅迫湖大處理梁教授,甚至點名嚴逼湖北大學校長:你不處理梁艷萍,我們就將揭發你的什么什么事。這一招明顯有效。湖北大學的處理意見公布后,要挾者們表示了“滿意”(原詞)。湖北大學校長在極左那里算是過了一關。這姿態,何其意味深長。官員們可憐,除了要看上級眼色,還要看極左眼色。他們怕極左似乎遠甚于怕”心驚報“。幾年來,這樣的戲碼,一再上演,已經演成了連續劇,劇本雖舊,仍然吸引觀眾。

  前些年不能賺錢,動力小點。現在,實行打賞制,能整人還能賺錢,越發要演成“經典”。眼見得他們的目標人物越來越多,不知還會要挾到哪些大學校長或哪些省市官員,他們倚仗自己的網站,倚仗著自己的同道,儼然已成中國的一方勢力。他們甚至敢于公開號召人民起來革命,用武漢話說,真是有狠啊。

  再說一件事,有一些極低級的公眾號寫手,文字尚不能通順,也忙不迭地成天寫文章。只要造謠,只要把話說得聳人聽聞,只要嚇唬得住人,就能賺到錢。

  所以,這些公眾號最能做的事一是瞎編,二是是“拉大旗做虎皮”,三是用斬釘截鐵的語言,臆想出他們完全無知的事,以此哄騙比他們常識更差的人。新近看到的是,中紀委第幾巡視組進駐中國作協,對方方已經有了處理結論諸如此類,又有軍方網站已公開斥責方方日記,全都寫得煞有介事。來頭越大,似乎越證據確鑿,賺的打賞自然也多。寫這些文字的人,居然會以為所有人都跟他們一樣蠢。蠻好玩的。

  還有那個臺灣的黃姓女主持(總也記不得此人名字。此人居然自戀地以為我怕她。比她厲害的邱毅我都點了名,她有什么好怕的?論打架,她應該打不過邱毅吧?呵呵,這個是說笑。)老是一副氣極敗壞的樣子。自己也明白當初造了我的謠吧?我都不介意這個謠言了,畢竟電視節目需要噱頭。有噱頭才能有賺頭,臺灣電視節目競爭激烈,她想怎么胡扯都可理解。何況,明白人都知道這個電視就是個節目。節目者,演而已,真真假假,忽忽悠悠,笑過即可。難得這個黃主持人在屏幕哐哐當當的(有點像“敲鑼女"那個盆子發出的聲音),神情和發式都很像文革中住在我家附近的一位造反派大媽。前幾天,她很是氣極敗壞地批我和梁教授,用了特別嚇人的名目。那名目,大陸低水平的極左是想不出來的,估計這幾天他們可以活學活用了。我和梁教授都覺得好好笑,而且越想越覺得好笑。如果寫小說,這是個很有趣的情節。

  武漢的魚是真好吃,那天的大魚頭更是做得好。大家說,這里的魚從來都沒有辜負過我們。吃剩的,舍不得倒,我帶了回家,第二天用魚湯下了面。我喜歡武漢,或許武漢的魚好吃是其中重要理由之一。武漢的魚從來都沒有辜負過我。對了,我一向熱愛武漢,從未想過離開這里。居然還有人指我為“恨國黨”。武漢是哪國的?

  我與梁教授在微博和微信上自然是相互關注的,早前私人間的交流實在太少。我甚至沒有想到梁教授會寫文章支持我。現在,我們的交流多了起來,也是幸事。飯間大家說,以后有機會去日本玩,抓著梁教授當個導游倒是不錯。

  今天很多人傳給我中紀委對我的“處理決定”。這樣的文章,無論多荒唐多拙劣,網管都是不會刪的。見人們比我緊張,只好自己出來說說吃魚的事。

  武漢的魚,真的很好吃。今天有朋友在群里秀她做的魚,相當饞人,我決定明天買條鱖魚紅燒了吃。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