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湖北大學,你給中國的大學丟臉了

  今天,湖北大學給中國的大學丟臉了,也給湖北丟臉了。

  極左團隊和網絡流氓們,你們綁架了湖北官方,綁架了湖北大學,綁架了宣傳部門,綁架了出版部門……我要看看,同時也請大家看看:你們會不會綁架所有大學,你們會不會綁架所有部門,你們會不會綁架整個中國,你們會不會綁架以億而計的中國人。

  在這里,我想對梁艷萍教授說:文革中冤案多的是,后來全平反了。你且忍一忍,遲早會有平反的一天。但是,請你一定記下那個強行要處理你的官員的姓名。以后你的文章里以及我們的文章里,不能少了這個人。讓歷史記住你的同時,也記住他。

  同時,我還要再一次大聲說:極左就是禍國殃民式的存在!中國如果任由極左團伙這樣囂張橫行,如果任由他們集結團隊以低劣手段,惡意打擊和構陷個人,如果任由他們反常識反文明反人類的行為得逞,改革不可能繼續,中國沒有未來。

  極左團伙和蛆塊鏈的所有蛆們,趕緊去投訴吧,趕緊去找你們認識的某些網管官員并抱著他們的大腿哭喊著舉報吧。除了這個,你們還會干什么?

  剛才跟梁教授說,哪天一起吃飯,好好吃頓大餐。武漢好餐館多,菜也好吃。武漢的魚尤其做得好。不過梁教授喜歡日本菜,口味清淡,跟我不太一樣,我愛川菜和湘菜。但這回必須就她的口味。寫一篇文章支持我,就被處分,怎么看都挺可笑。前陣武大校友請我吃飯,送了我茅臺。當然我還有清酒,喝什么由她定。

故紙中浮出漢口文/方方  漢口漢口,漢水之口。所以,要說漢口,當然要先從漢水說起。

  與氣勢磅礴、渾厚穩重的長江比,漢水是一條清澈而活潑的河流。它從陜西的嶓冢山一路喧嘩著奔來,穿山繞峽,蜿蜒跌宕,一直歡樂地跑到武漢。徜若沒有長江橫亙在前,或許它還想自己奔往大海。可惜浩浩長江切斷了它獨行的道路。就像一個一心富于個性和自由的人不甘于突然間失去自己一樣,漢水也不甘于就這樣終結前程。它努力地為自己尋求出路。它不停地改道,東突西竄,四處突圍,一忽兒從這里沖出,一忽兒又從那里突入。它的出水口在無數年間,不斷地變換。似乎想要為自己尋出一條突破長江的通道。然而,無論它作怎樣的抗爭,無論它從哪里沖出,它最終的結果卻總是跌落進長江。這就是它的命運。命里注定它只能被長江裹挾著一路東去入海。

  大約在五百三十多年前,也就是明代成化年間,漢水終于向長江屈服:它作了最后的一次改道。它把水口選擇在了龜山北麓一片開闊的地帶。從此結束了它活潑好動、游移不定的生涯。它只能認命。

  于是,有了漢口。

  其實,當時的武漢雙城夾江,由來已久。武昌和漢陽,是兩個歷史悠久的城鎮。久遠得要從千年以前說起。武昌在夏商時期就有較大的居民點,及至漢末,已成商鎮。漢陽呢,它建城的歷史比武昌更早,只是它擁有“漢陽”這個名字要稍晚一點。到了唐宋時代,它的市鎮便已呈繁華之態。

  當年崔灝跑到武昌的黃鶴樓上消閑寫詩,李白也去到樓上送孟浩然遠下揚州,他們遠眺江北,滿眼所見到的只是歷歷雜樹和萋萋芳草;而伯牙在漢陽鼓琴,子期聽出他高山流水之志,故事業已傳遍整個中國的時候,此時此刻,漢口還沒有出現。這也就是說,當武昌城里樓閣重復,燈閃歌呼的時候,當漢陽鎮上人喧市井,月照樓臺的時候,漢口那廂連個人影都沒有。今日之漢口地盤上有的只是漢陽屬地內一片荒灘野地和接連天際的蘆草。這樣說起來,我自己有時候都不太敢相信。

  但是,漢水來了。漢水把漢陽從中劈開。它活生生地將漢陽的大片土地自然剝離成一塊新地域。雙城夾江的格局因了它這突如其來的介入,變成了三鎮鼎立。從此一個嶄新的城鎮出現在漢水口北岸。這便是漢口。在很長的時間里,漢口一直都是漢陽的屬地。若要認祖歸宗的話,這漢口乃是漢陽所生。它是漢陽不折不扣的兒子。

  漢口有居民的歷史大約在五百四十年前后。書上說是明代天順年間,這是漢水改道的前夕。一個叫蕭二的江夏縣民將龜山北麓一帶的河灘廢壤承佃了下來。他如同一個“二地主”,順手又將這片地轉包給一個叫張天爵的人,然后每年從張家收取三分銀子。于是,張天爵領著他的家人來到了這里。他們在這里筑基蓋屋,從此定居于此。漢水改道后,張天爵家便成了漢水邊上的第一代居民。五十年左右的時光過去,及至嘉靖四年,漢口便已有人家一千三百九十五戶。

  相對于浩浩長江,漢水的水勢實在是太小。那些打漁或種地的張天爵們便很樸素地把這條長江最大的支流叫作了“小河”。小河的水流彎曲,水質清澈,水勢平緩,水深適度。臨近入江口時,水域陡然闊大,由此它便成為船只集結的天然良港。比之水急浪大、波濤洶涌的長江,這里更適宜行船走水,避風泊岸,顯然它的岸邊也更適宜人家居住。木船時代的人們想要與長江的風浪一試高低,恐怕還嫩了點。

  小河天然就成了人們的首選。居于岸邊的老百姓,沿著小河筑圩、修堤、填土、打基,建起一座座吊腳樓。樓的一半在岸上,一半搭在水上。沿河一溜搭下,場面頗是壯觀。而樓下的水面上,帆檣林立,漿聲喧嘩。

  于是就有了碼頭。

  于是就有了貿易。

  于是就有了市場。

  于是就有了漢口作為商業都市的雛形。

  寫了漢口第一部城市興衰史《漢口叢談》的范鍇說:“漢口之盛,所以由于小河也。然小河之水,實賴兩岸夾住,旋繞入江。”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