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縱是萬箭穿心,也得扛住

  有一天,我去深圳,朋友老Z開車帶著我在深圳轉悠。走到一處,看到一幢房子。老Z說,都說這個房子風水不好,所有的道路都沖著它,風水師說這叫萬箭穿心。在這里做生意的,沒一個做成了。我當即脫口便說,這真是個好小說的題目。

  又一天,一個朋友給我講了一件事。說是一個女人,她丈夫下崗后跳樓自殺了。她全靠自己吃苦耐勞做苦力來瞻養公婆和兒子三人。因為長期忙碌,她完全忽略了公公婆婆對兒子的影響。結果兒子接受了公公婆婆關于“如果不是你媽,你爸就不會死”觀念,心里對自己的母親有一股怨恨。長大成人后,對母親亦是十分冷淡。那女人覺得活著完全沒有了意思。她說,再苦再累我都扛得住,可是我快扛不住兒子的眼光了,那里面都是仇恨。

  還有一天,在報上看到介紹漢正街的女扁擔們是怎樣夾在男人中用一根扁擔艱難地討生活的報導。

  一天又一天,這樣和那樣的一些事,都有意無意地傳達到我這里。慢慢地,它們在我的心里連接著一片生活。在這片生活中,一個叫李寶莉的女人出現了,她漸漸清晰,漸漸突出,漸漸地醒目。

  這個李寶莉,是不講究的生活品位的,是談不上文化教養的,是粗粗拉拉的,是高聲武聲的,是脾氣火爆的,是在丈夫面前頤指氣使的,是有小小心計的,是平凡而庸常的。但同時,她也是熱心快腸的,是刀子嘴豆腐心的,是剛烈堅強的,是忍辱負重的,是孝敬和愛戴家人的,是能把眼淚往肚子吞的,是樂觀面對生活的,是敢于擔當的,是有大愛和大善的。

  其實這正是我心目中武漢女人的形象。走到街上,我能見到她們,坐上公汽,我能遇到她們,進到菜場,我能與她們打交道。在武漢,她們的影子隨時都在身邊晃動,她們的聲音也幾乎無處不在。我看她們已經看得太熟了,對她們的說話方式、行為做派也早已了然于心。

  像武漢這樣一個老工業城市和一個老商業都市,有著無數下崗的女工,也有著無數做小生意的女人。她們像男人一樣,在這樣一個競爭激烈、節奏快捷而市場又紛亂的時代艱難的討一份生活。相信她們中的許多人都遭遇過人生的大勞累和大苦痛,但你看到她們的時候,她們卻很少像小女子一樣哭哭啼啼或是時時露一副苦瓜臉更或是見人便痛訴自己的遭遇。她們常常用咋咋唬唬的大笑把自己內心的痛楚掩蓋起來。頂多說一句,么辦呢?天塌下來還不得自己扛?總不能天天哭呀。

  有了李寶莉,我的心也變得溫暖了起來。順著李寶莉眼光和手勢,我又看到其它人物。唉,人生就是這樣。面對生活,大家各有各的活法,各有各的思路。當然也就各有各的辛酸,各有各的快樂,各有各的苦痛,各有各的幸福。各有各的溫暖,各有各的殘酷。

  只是,人生有多少快樂、幸福和溫暖,就會有多少辛苦、苦痛和殘酷。我想,我要表達的大概不外乎這些。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