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說謊的記憶

  我非常佩服那些能將謊言說得像真的一樣的人,這樣的功夫練就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也委實不易。我想這必須得心硬皮厚才能從容不迫地說出謊來。

  我在這方面的確是弱項,這主要是小時候的一頓痛打留下的后遺癥。

  其實那時我也就五歲左右。事情非常之小。

  有一天,我拿了我二哥的作業本。這些紙張對我這個尚未識字的人來說沒什么重大意義。

  于是我把它們撕了,疊了許多的東西,比如飛機小船之類。

  玩了一會兒,也不高興再玩,就將它們又扔掉了。

  晚上我的二哥發現了他的作業本被撕得一塌糊涂,很自然地將這事作為一樁重要的案件報告到媽媽那兒。

  我的媽媽便在我和比我大兩歲的小哥哥中盤查。

  我的小哥哥那一天正好都在同學家,有不在現場的證人,于是重點盤查對象就只剩了我一個。

  不知是什么原因,我也矢口否認了我的行為。我一口咬定作業本絕不是我撕的。

  實際上全家人都已經斷定這事肯定是我之作為,只是非要我自己承認而已。

  我在嚴厲的盤問面前一邊哭,邊固執己見。

  我的這種態度使媽媽非常惱火,她便開始揍我。

  挨打真是我的生活中十分少有的事。連一向喜歡我的媽媽都打我了,這個世界該有多么可恨!

  我于是悲憤交加,更加不肯承認錯誤。

  我的哥哥們見我哭得可憐,就央求媽媽饒了我。可我聽見媽媽說,她要是養成了說謊的習慣以后就沒人饒得了她。

  媽媽說了這番話之后更為嚴厲起來。

  她把我抱到院子外的一個糞坑前,將我的腦袋對準糞坑朝下,并說:你承不承認?你要再不認錯我今天就把你扔下去!

  我驚恐萬分,只顧得了哭,根本不記得自己該說些什么。

  我的小哥哥一直跟在后面,他見我的媽媽如此這般,不覺頓生同情之心,于是開始考慮拯救我的辦法。

  只是隔了好一會兒,我幾乎哭啞了嗓子,他才想出了一個最大的理由。

  他慢慢騰騰卻是很堅決地說:媽媽,你不能丟。要不然我就沒有妹妹了!

  那一刻我終于也意識到了小人是斗不過大人的,便決定投降。

  我號叫道:我錯了!本子是我撕的!我再也不敢了!媽媽馬上放過了我。

  放下我后,她做的第一件事卻是扭過頭批評我的小哥哥說:像你這樣慢騰騰地救人怎么行呢?那妹妹早就被我丟下去了!

  多少年來,我的小哥哥一直說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可我總是不予承認。

  只是自那以后,我一旦有說謊的念頭,腦子里立即會浮現出我在五歲時腦袋栽向糞坑的情景,那場面永遠令我感到恐怖。

  于是立刻打消說謊的雜念。

  直到今天,仍然如此。

  記得我曾經對一個喜歡說假話的女孩說:你知道你最缺的是什么嗎?就是你母親的一頓痛打。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