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關于(8)關于手機照片

  這也是一個陳舊的話題,但卻是引發人們對我攻擊的一個最重要的“證據”。

  盡管我已經在日記中說明過一次,對記者采訪時也說明過一次。再加上清明節前后,武漢新冠肺炎的死亡狀況,漸為人知,人們對此事的議論已經漸弱。很多人已然明白,我所說的,完全真實。但是作為備忘,我還是把它完整地記錄在此為好。

  當時,指責我的觀點有四:1、這是二手手機市場的照片,絕對不是火葬場的照片,你造謠;2、醫生怎么可能會到火葬場去拍照?你造謠;3、火葬場和醫院對病人遺物都有管理規定,不可能這樣草率,所以你是造謠;4、你拿出照片來才能證明你沒有造謠。

  事情的經過大致是這樣:

  在武漢疫情已經開始緩解的某一天,突然傳來畫家劉壽祥去世的消息。我的好多朋友都在紀念他,因為認識,我也感到非常吃驚和難過。恰是這天,我的一位醫生朋友傳來一張照片。照片上散落著一些手機,上面注明了所拍處是火葬場。

  我看到照片時的確非常難受,并且把這個感受寫進了日記里。但我并沒有貼出任何照片,我所有的日記,每一篇文內都沒有配圖。意想不到的是,隔了兩天,有人傳給我一張二手市場一堆手機的照片,問我這是不是你配的。我說不是呀。對方說,微博上有人說這是你配的圖。自從我的微博被封后,我也懶得去看,所以并不知微博上有什么東西,以及人們怎么議論我。聽到此言,我趕緊上微博看了一下,這才發現某人的微博將這張二手市場的手機照片配上我的文字,并指責我造謠。于是當晚,我即發了聲明,因為微博被封,我的聲明發在微信上。考慮到我的微信朋友圈人很少,所以我也通過微博進行了投訴。第二天,那位博主刪除了他的內容,并就此事表示了道歉。

  但是,我沒有想到的是,這張照片卻在網上遍傳。很多人看到了這張二手市場的手機照片,卻并沒有看到我的聲明和對方的道歉,然后就認定這張照片正是我所看到的那張,由此判斷我在造謠。這個結論一旦得出,對我的指責也就越來越多。這里面,自然有極左人士的煽風點火。其實追溯到那幾天的微博看看,是活躍在哪些網站上的人在斷章取義、歪曲事實,甚至惡意挑唆,就會一目了然。

  也有人認為,就算有照片,火葬場不可能這么做,還有說醫院也不可能這樣做。是的,在常態情況下,這些都不可能,即便到了疫情后期,這種情況,也沒有再發生過。但是,在疫情的早期,武漢的狀況是什么樣子,那些人卻是完全不知道的。他們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也不知道人是怎么死的,更不知道醫院和火葬場的工作人員是如何超負荷運轉。災難來臨時,很多事情都不可能按照日常的程序辦,就連辦死亡證的手續都已經簡化到不能再簡化的地步。活人都顧不過來,而死者的善后,又怎么可能那么周到?這就是災難與日常的差別。所以,大約隔了一兩天,我寫下了關于災難的一段文字。我得承認,那天我是有些憤怒的。

  其實,為了息事寧人,我也曾詢問過醫生朋友,但對方并沒同意我披露這張照片。我表示理解,不是所有的東西皆可示眾。有人說醫生怎么可能會有火葬場照片?這個問題很幼稚。大家都可以通過網絡得到照片,以醫生的職業,認識的人遍布各行各業,有人傳其照片,這不是一件很自然的事嗎?

  而以武漢疫情早期的狀況,以及后來大家了解到的事實,難道還不相信有這樣的照片存在?武漢因新冠肺炎死去的,不是兩千多人,目前正式公布的數字就已達三千八百多,我想統計應該還沒有完結,這還不包括因為其他原因去世的人們。

  此事發生后,不止一個人給我留言,講述他們的家人去世后,手機一直沒有找到的事。其中有一個留言說:“方方老師,所言極真、千真萬確、字字入骨。悲痛后,我才想著再次聯系醫院,有沒有可能將父親的遺物存留幾件,哪怕只是他的手機,這恐怕是每個承受災難的家人最后的念想。這是一臺他新買的手機,今后看到手機哪怕是能有半點的睹物思情,我都愿意為父親好好存留。看到它,我能想起他換新手機時神采飛揚的模樣,他會用微信發照片時欣喜的只言片語,他帶著手機住進醫院時唯一與親人相聯的念想。在今后哪怕是輕觸手機屏幕,我們仿佛能感受親人生前指尖的溫度。”那些逝者親屬的傷痛,他人何曾能夠體會得到。

  在我懷著憤怒寫災難是什么(2月16日:你看不懂的東西,不要隨便噴)的那天,我還寫道:“據我所知,已經有專家們在草擬給新冠肺炎死者及家屬更多人文關懷和尊重的報告。其中就有關于設法保存死者遺物,尤其手機的條款。建議先集中保存,疫后消毒,以及與電信部門溝通,根據手機內信息,設法找到親屬。這是親人的一份紀念。若實在無主,也保存下來,或可為歷史留作證物。”

  實際上,一位專家告訴我說,在武漢,不止一個專家組對此寫了內參。其中都提到希望保存好死者遺物,尤其手機。疫情之后,盡可能通過其中信息找到主人。

  武漢解封后,我也看到有關部門有組織地一家一家送還手機的視頻。接到手機的親屬們,幾乎個個熱淚盈眶。對于他們來說,這是一份多么沉痛而珍貴的紀念品啊。

  重點是:

  1.我的日記從來沒有配過照片。那張二手手機市場的照片,出自網絡上他人之手,由此引發的軒然大波是別有用心者對我的構陷。

  2、我看到的照片,與謠言中二手手機市場的這張完全不同。我因受人之囑,不便將它公開而已。重要的是,疫情前期,事發突然,人人都承受著巨大壓力,各種資源均達極限,一些逝者遺留的手機受制于當時客觀條件,無法按照常態處置,這是災難中令人心痛的一個事實。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