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關于(5)關于賣慘

  這也是批我最多的一句話:你賣慘。你只寫陰暗面。你光看到負面東西。你吃人血饅頭。面對這一類質問,我只能說,你根本沒有看我寫了什么。你哪怕稍微翻閱了一下,都不會得出這樣的結論。

  絕對大部分質問者,從他們話語中可以清楚看出,他們完全沒有閱讀原文。他們只是受到那些刻意攻擊我的微博或公眾號的誘導,并輕易接受了其中的觀點。這些攻擊和質問,大多出現在我的日記結束之后。面對這么多的問題,我幾無可能一一回復。于是,質問的版本就又升一級,說你為什么不回復?你不敢說話了吧?你為什么不歌頌抗疫,你是恨國者,你吃體制的飯,砸體制的鍋,你心理陰暗,等等。幾乎所有的質問,都是那么的大義凜然。

  實際上,那些攻擊我的微博和公眾號,是從十多萬字中,挑出我寫到的有關悲慘的幾百字,并將之全部集中一起,然后對不讀原文的人說:看看,這就是方方寫的。而真實的情況則是:這幾百字散落在十幾萬的文字中,比例很小很小。

  我在記錄的過程中,同時處在武漢這個災難的現場。我知道的武漢慘烈事件比我寫出來的要多得太多。甚至,我在與醫生朋友的交流中,還說過,我不能寫這些,我不能嚇著大家。尤其一些來自知情者的信息,我更是一字未提。

  當時的武漢正處于災難之中。這個時候,我們只能鎮靜,對政府的各種命令,無論理解或不理解,都必須配合執行。這是我的基本觀點。但是,我是一個正常的人,天然有自己的喜怒哀樂。試想想,如果不是這場災難之沉重,怎么會有全國那么多醫護人員悲壯出征,前來援助?如果不是武漢的情況之慘烈,怎么會有醫護人員一談到他們初來武漢的情景,便立即哽咽出聲?生命的逝去,是讓所有人悲傷的事情。我也同樣如此。所以,配合政府是一回事,而難忍內心悲傷,是另一回事,這兩件事完全可以并行存在。在記錄中,我的真實情感,也會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來。

  這是一場突如其來的瘟疫,幾乎在聽到封城信息的同時,我們便聽到了四處的求救和不間斷的死訊。武漢的新冠肺炎感染者以及他們的親屬們,面對死亡全都沒有思想準備。對于同城的居民——我們,也同樣完全沒有思想準備。正因為它的突然,這份痛,便顯得格外強烈。盡管我應該記錄下更多,但是,我還是擔心讀到的人們會產生恐慌感。所以,我盡量少寫,盡量一筆帶過,盡量點到為止,盡量不寫過程而只寫幾句自己的感受。

  記得有一位去世醫生的親屬在她的文章中提到,方方根本沒有寫出我們所經歷的痛苦,大意如此吧。她說得非常對。因為我的記錄,并沒有真正寫出那些距死亡更近者的凄惶和無助。我在很大程度上逃避了。我甚至也寫到了這個逃避。我說我不敢看更多的視頻,并且提出大家也都不要看。因為,不是所有的人,都會那么堅強,我也希望大家避開,換一種別的方式調節自己,以便捱過艱難時刻,比方去追劇什么的。所以,對那些最悲慘的人事和所謂的“陰暗面”,我幾乎是有意識地減少記錄。這樣做不全然是為了我的讀者,更多時候也是為了我自己,因為我也承受不起這樣的壓力。曾經有一天,我在日記中引用了雨果的一句話:有的緘默等于撒謊。然后我說,我感到慚愧。

  在那個時候,鎮定是必要的。配合政府所有的要求,全力抗疫是最重要的事。整個日記,除了記錄,更多的時候,我都是在剖析疫情,通報現狀,鼓勵大家堅強,即便有難處也忍著,要向前看,有很多人在幫助我們,困難終將過去。如此等等。對于這一類大量的文字,比寫我的個人悲傷多幾十倍的文字,那些攻擊者們,卻只字不提。不得不說,在這些攻擊的背后,某些人是懷有險惡用心的。

  有一位讀者,我真的很感謝,他或是她,對我的日記,做了一個數字分析。盡管閱讀變成這樣的方式,對于寫作者來說,很無奈,但是這些數據,卻提供出最堅實的證據。這篇文章題為:《方方日記內容數據分析》。

  文中指出:“從數據統計情況看,除追責(12)無法類比外,日記中好消息(67)多于壞消息(44);堅忍(20)多于悲哀(12);贊揚(61)多于批評(27);只有問題(50)多于建議(42),因為有些問題,個人無法提出有實際操作性的建議。據此分析,我們可以得出一個結論,方方日記無論出發點還是內容,基本上是客觀、公正的。主體是健康、正面和積極的。并非是專寫陰暗,專揭‘家丑’。”

  重點是:

  1、我的記錄中,確有發自我內心的為生命逝去的個人悲傷。如果看到那么多的死亡而無動于衷,人性何在?但我不想讓這種悲傷影響到大家,所以我幾乎沒有展開描述悲慘的死亡過程;

  2、政府早期的失誤,我有過不少批評。但我大量的文字是在鼓勵人們,并告訴大家要保持信心,給政府以信任。在全國人民支持下,我們很快會渡過難關。對于后期疫情的控制得力,我亦照樣實錄,多次稱道。只要稍微完整地讀過我的文字,都不難看到這些內容。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