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關于(11) 結束語

  寫到這里,與日記有關的部分,幾乎就差不多了。關于梁護士一事,本想再陳述一遍,但是回頭仔細看我日記的最后一篇,發現里面其實已經寫得很詳細了。如果再寫,幾乎完全重復。所以,這一條可以略去。可以說的是:我會在醫生朋友幫助下,繼續關心梁護士以及她的家庭。

  此外,我曾經對記者講到過日記中的兩個小錯誤,這里也補上。在我的書中,我業已修訂。

  這兩條小錯誤,一是,王廣發醫生是來武漢的第二批專家,我寫成了第一批專家。這一點,我應該向王廣發醫生道歉。我對王廣發醫生沒有什么意見,因為我相信他所說的“可防可控”是專家組團隊的意見,只是由他發布而已,這事不能怪罪個人。而我對王醫生有看法,只是在他出院之后,看到一個對他進行專訪的視頻。

  那個時候的武漢正處于非常慘烈狀況下,而王醫生看上去沒有半點的愧疚或是不安,反給人以洋洋得意之感。甚至說,如果不是他被感染,人們還察覺不到疫情的嚴重性(大意)。作為武漢人,我可以諒解他因職務而說的話,但對他毫無愧疚的狀態感到非常不舒服。所以,那天我在微博上留了一句言:“先要為王先生恢復健康祝福。但要說一點重話:受感染的武漢百姓是沒有王先生這樣的醫療條件的。他們一床難求,很多人仍然在艱辛和苦難中。我想,王先生自己應該作深刻的反思。同時希望身體康復的王先生在反思后抱以贖罪心態為抗擊病毒繼續努力,以此取得湖北人民的寬恕和原諒。”

  事至如今,我仍然是這樣的想法。王醫生可能沒有什么大錯,但他缺乏一份醫者的慈悲。八十多歲的鐘南山院士,談到武漢,流淚動容,另一位上海的來援醫生,一提武漢亦是哽咽難忍。只有王廣發醫生,我始終沒見他對武漢有過愧疚和歉意,盡管,他應該有。

  二是關于雷神山醫院因為夜晚大風的極端天氣,造成室內滲水,我寫成了火神山醫院。這也是應該向讀者們道歉的事。盡管大風吹垮屋頂確有其事,但畢竟錯了一個字。

  上述兩點,這里也算補錄一下。至于什么“廳級干部”呀,“小產權別墅”呀,純屬無稽之談,那些別有用心的人造起謠來,像玩拼貼游戲,還自以為是。在財經記者采訪中,我已經講得很詳細了。原來因為訪談被刪除,我計劃重新陳述一遍。后來發現,刪除的訪談,不停地出現在網上。每刪除一次,又以另一種方式出現。所以,也就沒有再次重復的必要。

  我還要說的是,對我個人進行造謠誹謗以及誣陷的人,不要以為法律會放過你們。該做的事,我會一步一步地做下去。有些事情,不需要我說,交給法庭就是。前幾天在網上看到有人說:“制裁這些呼風喚雨、唯恐天下不亂的人物,最好的辦法就是到法院起訴。他們會罵人、會潑臟水,我們會起訴。”說得是!

  下周,我將把中斷的工作再次續起來。上大學時,讀過女作家陳學昭的一本書,書名為《工作著是美麗的》,我印象深刻,而且一直很喜歡這個名字。雖然我是一個懶散之人,但也喜歡做事。看上去有點矛盾,其實說白了,是喜歡懶散地做事。喜歡玩,但不白玩。掐指算來,手頭工作還真不少,已經寫了半截的小說,得趕緊完成。已經收集了幾年的有關滇緬鐵路的資料,要整理出來,完成作品。還有學校的工作,也要全方位行動起來。我還得把我以前的辦公室退出來,去一個新的辦公室,真心希望那里能成為愉悅而又自在的地方。

  工作著的人生,是美麗的人生。

  (完)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