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你們若能讓中國作協開除我,我半點意見沒有

  這兩天在家以及種花,沒上微博,居然被蛆塊鏈上的蛆們惦念。還真是罵我罵成了鐵粉。

  眾蛆蛆在轉發我微博時,爬出了“國務卿”三字,也不知道是個什么梗。有幾條微博被新浪莫名刪除。找人問了問,略知一二,還是沒搞清咋回事。

  來我微博蠕動的蛆們,臟臭無比。他們很多用“小號”。一個號有十個粉絲就算是多的。“小號”這事,我知道的時間不長,原來一個人還可以申請那么多號。聽說我們省有個熱愛文革的作家,申請了很多小號來罵我。可能堅持到現在天天來我微博叫罵的人中,有好幾個號就是他一個人的。太好笑了。如果罵我就能找到勝利的感覺,那我還是可以包容的。一個人,精心策劃的每一件傷害他人的事,最終都只落得自己害自己的結果,也挺慘。所以,如果有人這么想勝利,就讓他勝利一下又何妨?何況還可以治療神經上的毛病。

  再說一件事。看到某個人(不懷好意的揣測一下:此人靠批我賺了不少打賞吧?真是應了一句話:韭菜割不盡,春風吹又生。)在網上呼吁:要求中國作協將我開除會籍。

  說來也算今天一樂。三觀不同,真是無解。此人大概一直沒能入會?自己把這會籍當了個寶,還以為別人也都當成寶。這做派,像極湖北文壇某位獎迷加官迷,就是:他自己特別想要的,以為也是別人都特別想要的。這一類人,極左中似乎特別多。

  講幾句大實話吧。中國作協這個會籍于我還真是可有可無。當年入會也沒寫過申請,是湖北省作協的老同志上門找我,直接填表,要求我入的會(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的事哦!)。我一向閑散,對于參加什么會不會,興趣不大。所以,中國作協的會議和活動,我幾乎都沒怎么參加。沒什么特別原因,就是怕開會,加上人懶,僅此而已。設若有一天,中國作協將我開除會籍,恐怕還是我的榮幸(畢竟很少有人享此殊榮)。

  別以為中國作家沒人退過會。入會退會,皆為自由。記得好多年前有幾個作家還就此閑聊過。大家說,一旦退會,就會成為一件事。這個問那個說,也夠煩人。這大概也是我、或許還有其他人沒有退會的原因。何況中國作協雖然問題多多,但我與主席副主席們大多很熟,他們中不少人是我年輕時的朋友,為人為文都不錯,我也不太好意思莫名其妙地跑去退會。當了幾年搬運工,這點江湖義氣還是有的。隨便說一句,全委會我去年都已經主動退了(反正多少年來我都沒去開過這個會),區區一個會籍又算得了什么?

  那些割韭菜的(估計這個噱頭又收獲了不少打賞),你們靠罵我賺錢養家,我都隨了你們便。你們的“正能量”若能讓中國作協開除我的會籍,我更是半點意見都沒有。這里先預祝你們成功。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