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革命青年王昭,你不寫小說真是可惜了

  今天突然想寫一下多年以前從鄭州大學畢業出道的革命青年王昭,以幫他的真名發射光芒,亮瞎人眼。據說革命青年王昭目前生活在偉大的首都北京。這地方,乃是中國政治文化中心,出名看似容易其實也難,如有人助推一把,效果會好點。

  革命青年王昭從扒我的家世出發,直到一舉扒出別墅這個“大瓜”,從而橫空出世,很快成為網絡革命領袖之一。并且有了諸多以“扒”為生的追隨者。這個團隊“扒”功強大,形成流派,由于最著名的扒者姓王,故被稱之為“王扒”派。蠻威武的一個名字。

  “王扒”派真是扒了不少人,以教授啊詩人啊為多。反正盯準無權無勢的文化人就好,網管從不刪帖。設若扒個當官的,早上沒起床,帖子就沒了。費了心思,短了賞金,還是很虧的。所以,扒那些教書的寫字的最是合算。只要帖子不刪,幾個月下來,“王扒”們均能收獲以萬而計的粉絲。人氣和流量就是銀子,這個相當重要。

  說起來“王扒”派蠻有商業頭腦,做得也挺成功。以革命青年王昭為例,以“扒”為綱,綱舉目張,到手的打賞應該遠遠超過到手的薪水吧?如此,該有多大的動力。養家糊口想必夠了,這且不說,名利還雙了收。打賞和被打賞,兩廂情愿,這是真正的周瑜打黃蓋,比碰瓷來得雅致。所以我覺得革命青年王昭是2020年度毫無疑問的成功人士。

  但凡談及革命青年王昭,必得談到令他一舉成名的“大瓜”。幾個月過去了,關于大瓜“別墅”的調查應該也快結束了吧?我完全相信這個調查是抱著“處罰”我的目的而進行的,這一點,革命青年王昭應該相信組織對他的支持。同時也要相信這個過程的細致和較真,這是以“寧可錯殺一千,也不放走一個”的嚴苛方式展開的調查。

  別以為調查嚴厲會讓我害怕,其實我更歡迎這樣的調查。惟希望每一個環節都有憑有據,每一個證據都清晰可信,不栽贓不陷害不無中生有,實事求是,所出結論方可讓眾人(這里指所有知情者)心服口服,也讓我心服口服。目前,革命青年王昭還沒有在網上歡呼勝利,顯然結果尚未出來。我們大家都耐心等待吧。嗯,順便加一句早就想說的話:以革命青年王昭的虛構和杜撰能力,他不寫小說真是可惜。

  不過,我也想問一問:如果是誣告呢?如果提供的證據都是舉報者自己想當然的呢?為回復這種誣告動用了國家相關部門這么多人力物力,用最通俗的話說,耗費了起碼幾百個人工!若是誣告,監察部門是否會對誣告者有所處罰?比方罰款?這個問題我蠻關心的。

  不然,人人都用誣告方式去針對與其觀點不同的人,相關部門怎么忙的過來?我還蠻喜歡罰款這種方式,按工計價,罰款打個對折也挺好啊,至少可以抵了調查人員的住宿費誤餐費交通費什么的。說笑了。

  此外,革命青年王昭總老是指我有背景。關于背景一說,我以前就跟北大博士王誠說過。我的背景很大,他叫“常識”。今天還要跟革命青年王昭再加一條:我的背景很大,除了常識,還有“法律”。

  中國是法治社會,就算有某官員與極左勢力相交甚歡稱兄道弟親密無間,試圖幫著要挾相關部門對我進行嚴懲,但也不能“莫須有”是不是?人情到底不能大于法律吧?改革開放這么多年,大多官員也是過來人,這點覺悟還是有吧?

  其實革命青年王昭倒是不停地強調他的背景。比如他會無比敬仰地把前中組部長張全景先生和將軍趙可銘寫進他的文章(在這些大官面前,高傲的革命青年王昭給人印象是跪著),他也會經常諸多名流大腕,包括共青團中央微博。

  他還會時不時把“人民英雄”張伯禮院士抬出來,仿佛張先生已然成為他用來攻打我的工具。可憐張先生恐怕沒有想到:自己洋洋自得的512,扯直了數字,不過是別人手上的一根大棒。革命青年王昭在他的背景里放了不少他認為的大人物,報出那些名字,會讓很多人嚇得面色蒼白。

  革命青年王昭還好另外一口,即好以悲情見諸文字。悲一呼慘一吁,聲情并茂,含淚泣血,悲傷之上有悲壯,讓人不由想起刑場上即將就義的革命黨人,恍然間似可見革命青年王昭正被追殺,被捆綁,被押上絞刑架,而王的頭顱高昂著,口號喊得震天,絕不從狗洞爬出。此景此情,感人至深,想來想去,莫不潸然淚下。嗚呼!風蕭蕭兮易水寒,打賞收得手發軟。社會是個大舞臺,革命青年王昭的表演蠻有看相。招招式式,深情滿滿,呼天搶地,激昂浪漫,悲欣交集,風光無限,眾口鑠金,我看好他。

  不過,革命青年王昭只有在寫攻擊我的文章時,才能有比較豐厚的賞金,其他文字,如遇天災。嚴肅地說一句:粉絲不夠給力,“王扒”派捧場不足。我有點替他遺憾。所以準備近期再為他多提供一點寫資,也多扯出一些朋友同行,以方便“王扒”們“圍點打援”。對了,聽說,“圍點打援”這個策略,是極左勢力的高層人士決定的。

  哈哈,這么個搞法,我覺得他們很快就可以跟“四套班子”抗衡,成為中國高層的第五套班子了。以后中國的方針政策必須得經過他們批準才是。不然他們會制造輿情,讓各級官方下不來臺。制造輿情,據說是極左勢力綁架官方的最新斗爭手段。我政治敏感度低,之前還真沒想到過。饒是有趣。

  最后,要祝一下革命青年王昭,在“批方”的網暴中所向無敵,現在領袖風范已成。這讓那些長年以“批方”掙名頭的人情何以堪。有個人喊叫著:“看在我是第一個批判日記的人份上……”如何如何,如此乞求,此人還是沒有搏到革命青年王昭這樣的名望,境界和高度,更是遠遠不如革命青年王昭。正所謂,革命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

  所以,應該說,革命青年王昭還是才華出眾的。這份才華足以讓他以前的和以后的老板們個個夜不能寐,也讓他的左鄰右舍同志戰友們人人惴惴不安。畢竟,革命青年王昭的“扒”功一流,并且隨時可以“扒你沒商量”。

  今天這篇,以革命青年王昭的聰明和激情,足有由頭寫三篇了吧?按平均每篇一千人打賞(可能我算低了,革命青年王昭的追隨者不會只有這點點),一人只賞五塊,加起來的賞金怕是遠超教授們的薪金吧。

  閱讀“泡泡看書”,轉發朋友,共享美好時光!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