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希望你能記住水上燈

  幾年前,我應出版社邀請寫一本關于漢口往事的書。

  為了這本書,我查閱了許多歷史資料,也翻看了無數關于武漢的老書。它們讓我知道了這座城市的歷史,恍然看到了它的滄桑。雖然我是在漢口長大,但過去我卻對它曾經發生過的一切都茫然不知。大概正是這種無知,才尤其能夠觸動我的內心。

  這個欲望,存放在心許多年。直到去年我才真正開始動筆。用了一年的時間,時斷時續地寫。整個寫作過程非常緊張也非常舒服,直到今年六月完成這部小說的寫作。

  這是一本有關尖銳的書。這是我在寫作之前,寫下的一句話。寫完之后,我覺得不僅如此。人世有多么復雜,人生有多么曲折,人心有多么幽微,有時候我們自己并不知道。

  有人問我,水上燈這個人物有原型嗎?

  應該說她沒有原型,但卻又是有的。她是武漢諸多漢劇女演員所經歷的人生道路的縮影,但卻并沒有一個漢劇演員與水上燈的經歷相同。她是她們中的一個,卻不是某一個。

  在那個動蕩不寧的時代,從事著具傳奇色彩的演藝職業,對于水上燈這樣的人物,什么樣的事情都可能發生。尤其水上燈因了自己極其低下的生活地位和慘痛的人生經歷,她所具有的倔強性格顯得更為擴張。她尖銳、復雜并且任性,有如野生野長、從不被任何繩索約束一樣。整個小說,都充滿著她的尖銳、復雜以及任性。

  而這一切,她自己卻也無從控制。

  在寫小說之前,我就想過,我要寫一部很好看的書。這其實是我寫作以來一直都有的想法。我所寫的諸多的中篇小說,也都能看出我在這方面的追求。

  所謂好看,就是讀者拿書手上,翻了開頭,就一直想往下看,一直不想放手,出門上班,心里還記掛著書中人的命運。這樣的閱讀,是我所經歷過的事。因此,寫一本這樣的書讓別人也這樣閱讀,便成為我的一個夢想。而這部小說給了我機會。

  比之其它題材,它會因為時代的混亂不堪而導致人們的命運多變。古人云,國家不幸詩家幸,自有它的道理。和平時期,因為沒什么大事,人們本性中的善惡都被日常瑣事所遮蓋,沒有機會得以散發。而動蕩的歲月則不然。在無數次性命攸關的時刻,在無數次面臨重要選擇的時刻,人們本性中的大善和大惡都因其所面臨的這份緊急,而有了極度張揚的機會。它使人突然間會發現,原來人的本性是這樣的。

  文學說到底是人學,文學作品有了人性的深度,便自有了它深刻的意味。

  我從小學二年級第一次開始讀長篇小說時,一直都喜歡看有意思的小說。喜歡小說中能有人物讓我留下深刻印象。青少年時代我們讀過的書,書中很多事情都淡忘了,但那些人物卻一直銘記在心。比方林道靜、朱老忠、梁生寶、楊子榮等等,隨便一數,便有一大串。反觀現在的小說,卻很難讓我數出幾個印象深刻的人物。所以,我也很希望讀者能像我記憶那些人物一樣,記住水上燈。

  就說這些吧。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