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3月22日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58)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58)

  3月22日。

  封城第60日。難以想象的日子。

  昨晚的雨下得還不小,但今天,天色又明亮了起來。無疫情小區逐漸內部開放,今天聽到窗外有小孩的笑聲,真是久違的聲音。外出小區也被允許,只是需要控制時間。去超市購物,也建議錯峰。比方老年人上午購物,年輕人下午購物。連排隊距離也給出相隔1.5米的建議,諸如此類。活動的空間,正在慢慢擴展。沉寂了兩個月的武漢,開始松動、透氣,嘈雜之聲將回歸大街小巷。盡管恢復到以往的生機勃勃,還需一段時日,但只要有出行機會,也很好的呀。

  開城的通知雖未正式下達,門縫卻已經越來越大。省內、省外人員返漢指示,也已下達:“按照‘誰主張、誰申請’的原則,即申請、即批復。省內人員憑健康碼‘綠碼’通行,不附加其他手續。省外人員擁有外省健康碼的,在進入武漢市境內防疫卡點時‘亮碼通行’,即只需查驗健康碼、測溫正常即予放行,不得要求另行提供健康證明(確實無法申領健康碼的除外)、流動證明、流入地申請審批表或接收證明、車輛通行證等。”非常令人高興的信息。我自己的艱難日子,也將結束。家里老狗的皮膚病發作,也與寵物醫院約好,明天送去治療。真是天已大亮的感覺。因我自己時而需要看病,為此也了解了一下醫院情況,比如我常去的中南醫院。雖然日常門診尚未恢復,但急診已經正常進行。當初中南醫院也有不少醫護人員被感染,現在也大部分好轉。

  下午在院子里打掃,住在旁邊一棟樓的同事家孩子小Y走過來問我,可不可以跟他們幾個志愿者聊一下。我婉拒了聊天,畢竟雜事太多,實在沒有空。于是他順便說了下他們的志愿者團隊。與小Y互加了微信,看他們的資料,始知武漢有一個叫“影子夢之隊”志愿者團隊。從封城第一天開始,就在為城市服務。團隊固定人員均為武漢各層面的普通人,現在他們落地的主要任務是為城市小區免費運送愛心菜。我很驚異地聽到,他們今天把一批醫用物資寄向加拿大。當初我們陷入困境時,海外華人,幾乎遍掃當地醫用物資,寄回國內。現在,我們局勢轉緩,物資也有富裕,國內的年輕人們,也開始向外捐贈。只是轉出的渠道似乎不太通暢,不知道是否可以像當時輸入一樣,也可讓國內富裕的東西轉贈出去。

  目前,武漢疫情向好,醫院的主要任務是治療重癥,新增一直為零。盡管此說頗有爭議,但實情我不得而知。只是此刻,中國以外的國家,陷入疫情深淵之中。今天醫生朋友告訴一個信息:“五百個中美華人醫生建了一個大群,涵蓋了小醫生到大咖。”參與者多是一線的醫生,他們將對一些值得關注的問題,歸納整理,總結出來,也會組織經典病例討論,加深全球同行對新冠肺炎病例的理解!醫生朋友說:“中國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全世界都可以借鑒。我們給他們一點幫助,他們對華裔中國人的仇恨就少一點,化干戈為玉帛。”又說:“哈佛附屬的麻省總醫院的方案,我就是在群里看到的,美國還真是高水平。”

  這是我今天最感到驚喜的信息。病毒是全人類的敵人,大家只能攜起手來,同舟共濟,共克時艱,才是最重要的。全球醫生可以通過網絡,共同討論哪一種藥物更有效果,相互溝通什么樣的治療方案最合適,疫情期間最重要的事應該是什么,諸如此類。這是人類的大善。尤其武漢的醫生,經歷了從松懈到幾欲崩潰,再到摸索出經驗這樣的一個過程,是會比別人有更多體會的。他們向外傳達自己的經驗,最是可靠。我覺得這些醫生這個群體太了不起了,真是有大愛仁心。我的這位醫生朋友平時給我印象是有一點點反美的,但此時,當他與所有的同行一起來共同對抗疫情時,他的這種情緒似乎明顯在消減。多么好!

  到了現在,普通百姓的生活又怎樣了呢?昨天跟小哥聊天,他又傳了小嫂每天記錄的一些日常生活。先前的購物已經改成了其他,這里記錄的是關于看病的事,共兩條。

  一、3月18日:昨晚Z牙疼,半夜起來抹了些止牙疼的藥水,只是稍有緩解。早上起來除了再抹藥水以外,還含過漱口水,但情況仍然有些嚴重。好在穩住心態仔細檢查了一下,發現并非牙齒的問題,而是牙齦有一小塊潰瘍。我想起來有一種治療口腔潰瘍的噴劑,趕緊讓他微信聯系藥店,結果很順利地買到了噴劑和清熱解毒的中藥口服劑。微信付款后,我便很快趕到小區西門口,接到旁邊店家從圍墻欄桿之間遞進來的藥。好方便的感覺。拿到藥,心里也松了一大口氣,要知道現在去醫院看病是相當困難的,首先出小區難,第二進醫院難。這個時段最害怕發生的,就是Z這樣的重癥級慢性病人突發任何必須進醫院的病。

  不過去西門口取藥的過程相當享受,因為一個來回,足足順道曬到5分鐘太陽,好稀罕啊!今天兩頓正餐都是流食,但臘鴨蘿卜湯,皮蛋之類的足以保證吃飽,也夠營養。買回來的藥,噴劑用的較頻繁,幾乎過兩小時就噴一次。口服藥下午至晚上就喝了三次,明天才會按照說明一日三次。好在是中藥,最初服用稍多一點不是很要緊吧。晚上已經好很多了,今晚應該不會再疼得睡不了覺。

  二、3月19日:自閉第五十九天。Z的口腔潰瘍好了很多,看來買的藥很對癥。今天中午在臘鴨燉蘿卜的基礎上,加很多剁碎的大白菜,這樣泡米飯吃就是一頓營養足,又美味的流食。明天應該能恢復正常飲食了。

  L的老伴兒去年中風,原本不算重的,恢復也還可以,但老伴兒心理壓力大,焦慮郁悶情緒比較持久,所以漫長的自閉期間,老兩口過得比較煩躁。想到上次微信時就聽她叫苦,趁著今天疫情見0,大家都會很開心,就主動微信慰問一下,也問到她老伴兒情況好些了沒。沒想到她回過來的第一句話就是:她看到0增長大哭了一場!竟然反應如此強烈,相比之下我懷疑自己已經宅傻了,高興還是高興,只是很快就對自己說還沒到時候,只不過第一天見0。

  還沒來得及交流我的感受,她已經訴了一大堆苦:哎呀,就是不行啦。一天到晚憋在家里。整天的就是想他自己的那個病,疑神疑鬼的,哎喲,我真是郁悶啊!天天在家,就說他病復發了。想去醫院看,又害怕勾起他天天在那兒琢磨自己的病。然后睡不著覺。老伴兒都快把我搞崩潰了。

  我岔著勸了一陣子,我說開始進入老伴時期了,后面更多的日子就是這樣平下心靜下氣慢慢過。只要伴兒還在身邊,日子就不會冷清孤單。我還建議她試著把自己當成一個大大咧咧的家長或者大姐,把老伴兒當個不太懂事理的兒童,不行了就嘻嘻哈哈或裝腦殘。我覺得心理有毛病的人有個特點,他說煤球是黑的,你一定要一本正經附和就是黑的,然后該干啥干啥。實在沒法附和,也不要試圖講道理,那樣會搞僵的。可以選擇少說話不說話。沒辦法,就得這樣,因為對方確實是不在完全正常狀態。

  讀到嫂子的記錄,覺得很有意思,她所說的“對方確實不在完全正常狀態”的話,也很好玩。

  封城六十天,是一個可值紀念的日子。今天有特別多的人來跟我說,不要再繼續寫下去了。他們或許都在擔心圍攻我的人太多。其實我前陣子計劃寫到54篇,跟朋友笑說,正好一副撲克牌。后來在第54天時,沒能中止下來,于是改為寫六十天。今天朋友們似乎都覺得我的危險大了起來。而且,我也感覺到:下午,來我微博圍攻的人,明顯又一輪增多。朋友們大概也知道這一波的圍攻者,是什么人吧。

  前幾年有一句口號叫作:“帝吧出征,寸草不生”。當時我也覺得有趣,還轉過一些的帖子。今天下午,朋友群有人在轉“帝吧官微”在微博上的“號令”。帝吧官微列出了針對我的很多條款。很有意思。也很有趣。在帝吧“吧主”的眼里,我或許就是他們現在的敵人吧?畢竟去年帝吧官微在贊賞集體爆粗口是愛國行為時,我公開批評過他們,我的微博也是為此而遭封。帝吧是千萬粉絲的大體量群落哦。我這種冒犯,或許是“吧主”所不能容忍的。因為,畢竟他領導的是天下第一大吧,這世上沒有他戰勝不了的對手。這就有點好玩了。不過,我倒是相信,帝吧中百分之九十九以上是有理性的年輕人。沒有這些理性的人支撐,這個吧怎么可以維持得這么久?“帝吧出征,寸草不生”這樣的口號,當個廣告語還是蠻不錯的。

  現在正是春天。春天是讓人覺悟的季節,也是給人信心的季節。這個覺悟和信心就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