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3月21日 疫情看上去穩定,但人心似不太穩(57)

  疫情看上去穩定,但人心似不太穩(57)

  3月21日。

  封城第59天。這么長時間了!

  昨天那么大的太陽,今天突然就陰了。下午還下了點雨。這時節的春雨,對于院子里的樹以及花,都還是很需要的。前兩三天,武大櫻花盛開,樹下空蕩無人,估計是記者拍了一些照片,同學群里便都在傳。沒有人時的櫻花道,真是美得無可挑剔。

  天暗得厲害,傍晚去文聯大門拿快遞,春雨紛紛,沒打傘,感覺相當舒服。返回時,走到家門口,雨瞬間就下大,晚一步也會淋著,真算僥幸。

  疫情看上去穩定,但人心似乎不太穩。大家害怕得過新冠肺炎的病人復發,害怕有人為了“零”的不突破,而刻意不報。盡管我問過醫生朋友,醫生朋友也給了明確回復,但我在網上仍然看到許多人的緊張。這款病毒詭異,狡猾,具有很多的不可知和不確定。人們非常害怕,尤其武漢人,親眼見到前期階段太多悲慘,內心深處的恐懼還潛伏著。但是我想無論如何,我們還是要保持理性。慌亂最沒有用,武漢早期的慘烈,在某種程度上也與人們的驚慌有關。稍有發燒,全都奔去醫院,導致有些人本不是新冠肺炎,反而在醫院被感染,也導致醫療系統幾近崩潰,致更多的人死亡。

  所以,疫情發展到現在,已經很平穩,不需要驚慌了。醫院已有足夠的治療經驗,無論是感染又或復發,都不用太緊張,治療就是。平時我們也從來不是金剛不壞之身,也經常得病,像平時一樣,得了病就去治,最多耽誤一點時間而已。冬春之際,本來也有流感,也同樣傳染,大家不都活得很好嗎?上海的張文宏醫生說,這個病的死亡率低于1。既然如此,有什么好怕的?只要不死,感染上也不必恐懼,方艙醫院的病人們不是在醫院又跳又唱嗎?出院了也都歡天喜地,跟別的什么病似也沒多大差別。

  話說回來,我也很難理解對0的追求。0個和1個,之間到底有多大差別?我覺得無論官方或民間,就不必把這樣的極小差異,太當回事。平時我們也有別的傳染病的。大家保持警惕,生病有地方治療,就可以。難道,0個我們就可以開工,而1個,就影響了我們開工?我們把這1個,送進醫院隔離起來,不就結了?大可不必非要追求0的完美,有時候,這樣的完美很不現實。

  在新冠肺炎的預防上,我會相信上海張文宏醫生的判斷。他說,這個病真的可以防。要采取有效的個人防護,保持社交距離,然后洗手,再加上戴口罩,這三點都采用。而且張醫生說:“到現在為止,我沒有看到哪個人這三點做得特別好還被感染的,這個可能性很小。”我很認同這個觀點。段子手說,啥都可以送給湖北,就是張文宏醫生不能送。上海人為什么這么信任張醫生,想來他說的話,都已經過了驗證。而據說,日本疫情控制做得很好,很大程度是因為日本人的衛生習慣非常好。說真的,走遍全世界,沒有哪一個國家有日本干凈,所以,日本人長壽。說來說去,講衛生是可以防治住很多病的。

  疫情以來,關于“愛”,關于“善”,已經不那么空洞了。人們可以清晰地看到真善和真愛是什么。只是很可惜,還有些人,就是會喊,真要他們做的時候,你根本找不到他在哪里。我們習慣對那些虛幻的概念,狂熱地表達愛并展示善,可一旦具體化,不要說狂熱,就是一點點溫度都觸摸不到。這幾天,透過視頻,看到一些人對奔千里而歸國的同胞,進行羞辱和謾罵;也看到一些人,對外出務工的湖北人,進行激烈抵觸,真是讓人有不可思議感。為什么就不能拿出愛國的熱誠來愛這些人呢?

  記得疫情剛剛在武漢發生時,武漢人的醫用物資匱乏至極,而海外同胞們,幾乎全力以赴,差不多把他們當時所在國的貨架全部掃空,就是為了支持和幫助武漢渡過難關。而當他們有了困難,回奔自己的家時,居然卻有那么多人站出來叫罵。轉瞬間的翻臉,讓人看到人性的極惡。還有,湖北人,為了疫情不致蔓延,承受著重重困難,那么克制地讓自己困于家中五十多天,當他們重新回歸到自己的工作地時,卻要經歷層層的抵制。我們有那么多氣勢宏大的口號,那么多的文件,臨到跟前,這些口號和文件,都跟空氣一樣。在這兩件事上,政府倒是對同胞們回國、對湖北人出省境務工給予了大力支持,而民間一些人卻弄得不依不饒,也是怪哉。

  另外還有些事,需要記錄:各國都在給百姓發錢!那些消息,網上傳得很瘋,而那種發錢的力度,真的很讓人羨慕。于是有人在詢問,中國發不發?湖北發不發?今天看到一份建議,說湖北應該發一些代金券,以讓疫情之后的百姓可以到市場購物,促進市場銷售,保持市場活力,這樣可更快地恢復元氣。我看留言中,好多人贊同這個建議。在武漢,聽說也有一定措施,比如對于弱勢人群。來自扶貧辦的信息:“為最大程度減少疫情對貧困家庭收入的影響,針對全市低保家庭、低收入家庭中的城市、農村靈活務工人員,因疫情影響不能外出打工,導致沒有收入,按全市現行的城市、農村低保標準(城市780元/月、農村635元/月)的4倍,給予一次性臨時救助。”跟我們看到的他國相比,差距有點大,但是,有比沒有好。再說,沒準大頭在后面呢?

  疫情至此,醫院開始慢慢恢復門診。但是否已經恢復如初,我不了解。實際上這是一件迫在眉睫的事。平時,這些醫院,也都人滿為患。而近兩個月,所有的急性或慢性的病人,都在為新冠肺炎克服自己的問題,在等待。這種等待,幾乎都是以傷害自己的身體為前提的。比如,要化療的癌癥病人,再不化療,情況會怎么樣?要動手術的病人,手術延誤,是否會發展到動不了的地步?如此之類。

  一個朋友轉給我一封信,寫信人講述他妹妹的經歷。說他妹妹以前每天都出去打太極拳,在家宅了五十多天后,突發腦卒中。叫了110,卻到處沒醫院收,好容易輾轉送到某醫院,卻要先查是否新冠肺炎。待得出結果,排除新冠肺炎后,業已耽誤了最佳時間,一周后去世。寫信人說:“我要急著把事情說出來,一方面是發泄心中的悲憤,更重要的是警示武漢的當權人,正常的醫療秩序要立即恢復,正常的公交秩序也要恢復,應該防控和秩序兩手抓,要不然會寃狂死更多人!我弟媳的母親膽管癌疼痛不能進食無醫院收治,打無數個110、120沒人接電話,年初二早晨活活地痛死。”他說:“真是可恨新冠的全城蔓延,可恨武漢衛健委對疫情不透明不公示,害死了多少無辜的人,封城之前那些無作為的領導心中完全無數,封閉快二個月了對眾多老齡慢性病患者,癌癥,以及急癥患者完全無應對措施,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這些都是原話,連標點符號都是。

  身邊的人,連連去世,的確是很恐怖的經歷。求醫無門,成為急癥或慢性病人現在面對問題,非常現實。我把這個問題,甩給了醫生朋友。我說:“是不是所有普通病人前來看病,都要先查血,看看是不是新冠肺炎?然后才能看其他病?”

  醫生朋友說:“接待非新冠病人就診,為了安全起見,我們醫院設立了兩個緩沖區。如果仍然懷疑有新冠肺炎的可能,收到隔離病房,如果排除了新冠肺炎,收到緩沖病房。每個病人我們都查核酸、胸部CT以及抗體。如果需要家屬留陪,留陪家屬查胸部CT以及抗體,排除新冠肺炎才能留陪。對于心肌梗死、腦卒中的患者,我們的神經科醫生和心血管醫生直接到急診搶救,不等新冠肺炎檢查的結果。”可惜,寫信的那位朋友的妹妹,沒有能等到這個時候。

  醫護人員也自有憂慮,在目前,疫情尚未完全穩定時,對于病人是不是感染者,也心有疑慮,畢竟那么多醫護人員的倒下,他們也有創傷和恐懼。這里似乎存在個死結。醫生朋友說:“不排除新冠肺炎,住院以后導致其他的患者感染,我們的責任更大。武漢封城五十多天的成果就會毀于一旦。”看,這個問題,也相當嚴重。

  醫生朋友還認為,醫患關系馬上又要緊張起來,為什么?因為增加的檢查,也將花費病人不少錢。醫生朋友說:“為什么新冠肺炎救治大家很滿意,因為政府買單了。對一個貧困的家庭,1000塊錢就是一個巨大的消費。查這幾項將近1000塊錢,也不是馬上就能住院,這樣會導致怒火發到一線的急診科醫生身上了。現在患者在急診就診,算是門診,武漢市只有住院才能走醫保報銷。在急診的這一部分錢,目前是患者自己墊付。如果政府報銷,我們多半不會挨罵。患者自己墊付,醫生就可能會挨罵。”還有,醫院的人手不足的問題,也明顯存在。“疾病初期,醫務人員被感染了好多,大多還沒有完全康復,大部分還居家在療養。”

  百姓之艱辛,醫生之委屈,都擺在面前。眼下的嚴峻,一點不亞于新冠病毒囂張時期。所呈現的問題,解決起來似乎也蠻棘手。還是指望行家們向政府建言獻策,共同尋找出解決問題的方式。比方,無論得什么病,凡與新冠肺炎有關的檢測,一律即時免費?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