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3月16日 哪個人的人生是這樣浪費的哩?(52)

  哪個人的人生是這樣浪費的哩?(52)

  3月16日。

  天又陰了。但開花的春天,多彩多姿。色彩把陰郁切割成碎塊,于是,你便不覺得那么壓抑。遠在江夏的鄰居唐小禾老師發來我家門口的照片。迎春花開了,黃得很燦爛,而海棠盛開之后,開始零落。花瓣落了一地,與迎春花下垂的綠葉搭配一起,很有意境。唐老師家的紅玉蘭年年都開得特別好,茂密而熱烈,路過時,那一樹的紅花,再頹唐的日子,也能叫它點染出喜慶。

  今天的疫情與前幾天沒有太大差別。頗有一點在低位運行上膠著的感覺。新增確診人數依然只剩幾個。掙扎在死亡線上的重癥病人,還有三千出頭。方艙已全部休艙。只是今天不知從哪里冒出一些議論,說方艙休艙是為“政治休艙”,病人并沒有好。但我印象中,前幾天就說過,醫院床位已有多的,沒有好的病人全部轉入醫院,痊愈的病人則轉入酒店隔離十四天。不知道這是否空穴來風,對此,我特意去詢問醫生朋友:你怎么看?醫生朋友回答得很干脆:“肯定是謠言!沒有必要也沒有可能。現在的政治是徹底控制疫情傳播,徹底清零,積極救治住院患者。政治不會要求提前關艙。傳染病是隱瞞不了的!這一重大是非問題必須相信政府!再大的膽也包不了天呀!急性烈性傳染病不徹底控制必然蔓延,誰都隱瞞不了的!”驚嘆號都是醫生朋友打的,我相信這番話。病毒早已掀翻政治至上的桌子,及至現在,誰還敢再隱瞞?沒有人愿意再現武漢一個多月前的恐怖場景。

  很多人在微信群里轉發嚴歌苓的文章,也有朋友轉給了我。文章標題是:《借唐婉三字:瞞,瞞,瞞》。遠在柏林的嚴歌苓同樣關注并寄掛著武漢。好幾年前,省作協主辦過一次世界華人女作家會議,那年嚴歌苓也來了武漢,我們還請她去武漢大學作了一次演講。那天我沒去,聽說會場爆滿。嚴歌苓直覺好極,她抓準了這次疫情從初始而演變為災難過程中最重要一個字:瞞。盡管后期控制得力,但拆解開整個疫情發展的關鍵點,你會看到“瞞”字無處不在。可是為什么要瞞呢?是人為故意,還是疏忽了?又或有其他原因?這個話題,先置后吧。可是,親愛的歌苓,你的文章我看完了,很感動也很感慨。但我還沒來得及轉發朋友圈,它便被刪除了。你大概也知道,在這里,瞞的兄弟是刪。我們已被這個叫“刪”的老兄折騰得癡呆麻木。真的不知自己在網上什么時候、因何原因違規違法,這件事從來都沒人告訴過你。你除了接受,也只能接受。

  今天讓文壇驚愕的消息是:Llosa的書全部下架。真有此事嗎?我簡直不敢相信。讀Llosa還是青年時代的事。那時的作家好像都讀他。很多人都喜歡他那種行文的調子以及不拘一格的結構。但實際上他的書我讀過的不會超三本,也就是最流行的那些。聽到這消息,和很多作家一樣,先是震驚,爾后憤怒,最終只有郁悶,不知該說什么才是,其實除了嘀咕幾句,也沒有可以說的地方。無論Llosa說了什么,他不是政客,他還是個作家。記得前幾天看一篇文章,文中有這樣一句形容作家的話:“寫作的最基本、也是最高的使命就是為了戰勝謊言,見證真正的歷史,恢復人類的尊嚴。”我甚至不知道這話是誰寫的。Llosa已經八十多歲了吧?我們又是何必。“瞞,瞞,瞞”三字來自唐婉和陸游的愛情故事,很多中國人都知道。這里就借陸游詩中的三個字吧,錯,錯,錯。

  今天得悉,前來援助湖北的醫務人員,已經開始分批離開。但是,開城的信息,幾乎沒有。各種聳人聽聞的東西,在網上亂傳。謠言也相當多。無論這病毒有多么生猛,但比病毒更厲害的東西,已經沖到了它的前面,那就是:很多人活不下去了。今天,北京一位記者發給我一份湖北人的呼吁文字。它讓我想起前幾天聽過的一個電話錄音。重新看這份文字,我覺得其實它很客觀,也很通情達理。其中提到的,是政府不能不考慮的問題。我將它主要部分,錄入在此:

  老這樣天天在屋里耗著,你們哪怕說個時間,我們也有個盼頭。3月底,4月底,都有個時間哩。現在完全沒得時間,根本看不到希望,老這樣在屋里待著。一天一天的生活費,一大家子人,哪個不是一家之主,掙錢養家糊口養全家?

  一天到黑吃呀喝呀油呀鹽,都是開銷。當然,話說轉來,吃了都是往肚子里裝。但這是每天都得拿出來的開支吧。可以說我們每天早上醒來睜開眼第一件事,就是查看各大報刊媒體頭條,看病例增加幾多、減少幾多。這么看來看去,就只有武漢這個圈,病情要重一點。但是,不一定要湖北所有城市陪著武漢一起耗呀,真的啊。

  我1月21號回來的,你自己算我回來多少天了。天天在屋里待著,吃了睡,睡了吃。關鍵還不曉得這個日子哪一天才能夠結束才能夠終止。開始說3月1號,然后說3月10號,現在3月11號了,又說3月15號,鐘南山又說延期到6月底。

老這樣搞,何時是個頭  你可以隔離,病的人要么樣隔離,我們都支持都配合。你隔離的是病毒,不是隔離湖北人。還有,我們既然在屋里也是隔離,出去也是隔離,為么事不讓我們出去隔離?我們出去隔離,14天之后,當地政府檢查是我們正常的,我們就可以上班,創造收入,正常運轉。這在屋里老隔離,隔離到5月底、6月底,出去又要隔離半個月,那今年還搞么事呢?哪個人的人生是這樣浪費的哩?

  你們上級部門,應該體恤民情,應該多多關注我們的訴求,這不是我一個人的呼聲,這是廣大人民群眾的呼聲。我們不是鬧事,我們要生存,要吃飯,要喝水。你們也要想一下,站在我們這些普通人的角度來想一下問題。

  哪個家庭沒得負擔哩?一天到晚,喇叭在樓下喊,不要出門,不要出門,不要出門。不要出門到什么時候呢?不要出門到什么程度哩?什么樣的條件不能出門?什么樣的理由不能出門?一天到黑都是胡子眉毛一把抓,一刀切。不能出門,反正就是不能出門。你們要想到,你們隔離的是病毒,不是隔離湖北人!把這點想到,想通,才能夠把你們的文件精神貫徹下去。

  再一個,百事貴。我可以跟你說嘞,瓜子15塊錢一斤,你買不買?肉32塊一斤,你買不買?黃瓜7塊錢一斤,你買不買?土豆7塊錢一斤,你買不買?包萊8塊錢一斤,你買不買?你不買,你要吃;你買,你要掏錢。你沒工作,哪來的收入呢?哪個為我們想一下子呢?

  唉.....

  這一聲長嘆,滿讓人心酸。老百姓已經夠配合夠好說話的了,只是他們的生存問題,也實實在在擺在面前。現在靠政府下大決心,使疫情得到有力控制。印象中,湖北好多地方都早已歸零,但依然沒有解封。以前上大學,老師講現代派,講到一部劇叫《等待戈多》,兩個人等戈多,死活都等不到。現在等待開封,突然間有了等待戈多的感覺。站在老百姓的角度想,民生問題,可即刻擺上桌面了。很多事,其實可以同步進行,大可不必一個一個地排隊去做。

  今天是封城的第54天,一副撲克牌都打完了。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