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3月14日 下一個吹哨人,該輪到誰?(50)

  下一個吹哨人,該輪到誰?(50)

  3月14日。

  大晴。不知道櫻花是否還在盛開。一般來說,每逢櫻花開放日,總是風雨飄搖時。三兩天,就零落成泥。所以看櫻花盛開櫻花凋零,那種生命的短促,極易讓人有萬千感慨。

  疫情依然好轉,新增確診感染的數字越來越小。這幾天都在個位數上徘徊。昨天,有朋友擔心道,數字上不會有假吧?因為前期對疫情的隱瞞,讓此時的人們心里充滿了不信任感。萬一為了讓數字上好看,萬一為了讓自己有成就,再次隱瞞怎么辦?我理解這種擔憂,這就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的心態,這種心態會引發對諸多事情的懷疑。為此,我專門向醫生朋友詢問:數字上是否存在作假的可能。醫生朋友用肯定而堅決的態度回復說:不會隱瞞,也沒必要隱瞞!這也是我希望的答案。

  下午,我的同學老狐給我發來消息。老狐的父親胡國瑞先生是我的老師,給我們開宋詞課。胡先生的課講得好,外系也有不少人來聽,教室總是坐滿了人,后來還換到老齋舍那邊一間大教室去。有一首詞,當時書上沒有,胡先生便念給我們聽:“來往煙波,十年自號西湖長。輕舟小槳,蕩出蘆花港。得意高歌,夜靜聲偏朗。無人賞,自家拍掌,唱徹千山響。”胡先生一邊念一邊擊節叫好的樣子,至今仍歷歷在目。老狐是七七級的,喜好徒步旅行,曾全程走完美國最著名的AT路線,一走好幾個月。邊走邊記錄,看得人驚心動魄。他還是華人中第一個全程走完AT的人。

  老狐的信息,讓人一振,我原文照錄這兩條:1、報告好消息,易凡已脫機清醒,今天還錄了視頻和老同學打招呼,易凡9歲的女兒為爸爸手繪了很多賀卡。胡渣也醒過來了,北京中日友好醫院創造了奇跡。

  2、前兩天你文章里提到的兩位掙扎在死亡線上的醫生易凡和胡衛峰(就是里面提到的胡渣,他的外號),正好是我這邊一個跑友的同學,她每天跟我通報易和胡的信息。今天他們醒過來了。”

  在郁悶的日子里,沒有比這更好的消息了。易凡是中心醫院胸外科副主任醫師,胡衛峰是泌外科副主任。前幾天報紙上還登載了他們尚處于瀕危狀態,我的日記中也摘錄過。現在,他倆已經蘇醒。簡直是太好太好了。期待另兩位瀕危醫生能堅持住,相信高明的醫生們也會讓他們都醒過來。

  中心醫院這次因醫護人員傷亡慘重,一直處于輿論的風口浪尖。但目前為止,尚未聽說醫院的領導接受了怎樣的處理。盡管網上要求向醫院主要領導追責的呼聲不絕于耳,但是,醫院主要領導在喧囂的輿論中,紋絲不動,銷聲匿跡,如同蒸發一般,沒有聽到哪怕一絲已被處理的消息。不像武昌區的區長,也不像青山區的副區長,大家還沒來得及議論,人就被拿下了。上級處理起人來,是個什么套路,以什么為標準,我是看不懂的。只是曉得了:單位哪怕死傷很多人,領導也不一定會擔責。這個話題,到這一步,再說已經沒了意思。

  今天關于媒體記者的話題,網上議論哄哄,內容極豐富。我也順便扯幾句:中心醫院的艾芬醫生說,她是發哨子的人;老百姓說,李文亮醫生是吹哨子的人。也就是說,這個哨子從艾芬手上,傳到了李文亮手上,那么,從李文亮手上接過哨子的,應該是什么人呢?盡管李文亮被訓誡,但警方并沒有沒收他的“哨子”,警方反而是把他的哨聲又擴大了一輪。新型病毒出現的信息,2019年的12月31日已經昭告天下。至少,我是在這一天獲知的這一信息。次日,警方訓誡“八個網民”的消息,也見諸各報乃至央視。但是,這并不意味著“哨子”被沒收了。那么,接過哨子繼續吹的人,應該是誰?也就是說,下一個吹哨人,該輪到了誰?

  在武漢,有兩大新聞傳媒集團,老大當然是湖北日報傳媒集團,老二毫無疑問是長江日報報業集團。兩大集團有多少記者?我不知道。百度上說,湖北日報傳媒集團旗下“擁有7報、8刊、12網站、5個移動客戶端和1家出版機構、56家(獨資、控股)公司,在全省17個市州建有分社(記者站),是湖北最大的新聞信息平臺和外界了解湖北的重要信息窗口。”看這個架勢,長報集團旗下各報刊、網站及公司,也不會少。我懶得查了。這樣龐大的兩個集團中,新聞記者應該人數不少吧?

  新聞記者的職責和使命是什么?可能有很多,但在我的個人理解中,關注社會和民生,應該是職責和使命中最重要的一條。那么,我就想問了:新型病毒的發現,這是個爆炸性的新聞,警方訓誡八個“造謠網民”,也不是小消息。這兩條都與社會和民生大大相關,記者發了消息,可有繼續跟進?比方病毒是怎樣發現的以及是否有感染?又或八位網民是什么人,他們為何要造謠?

  對于這類事件,職業記者本該有高度的職業敏感,他們應該是接過李文亮哨子的人。但是,他們的人呢?不說常有人說,“記者不是在現場,就是在通往現場的路上。”如果當時有記者深入調查新型病毒的始末,了解到醫院的醫生正在成批倒下,又或是調查出八位”造謠網民”實則是八位醫生,設若持有更高的職業精神:努力與平臺溝通交涉,盡可能把自己的聲音發出去,那么,結果會是怎樣的?還會有武漢這么多天的慘烈現場嗎?還會有湖北全省人遭封又遭棄的現象嗎?以及還會引發全國各式各樣的損失嗎?

  當然,我倒是愿意相信:無論湖北還是武漢,都有很多杰出記者。大有可能的是:他們既跟進了,也調查了,甚至也為此寫了稿,卻并沒有被簽發。又或是,他們申報了選題,根本沒有被批準。如果真有這樣的事,還讓人有幾分欣慰。只可惜,到目前為止,并沒聽說。唉,艾芬已經把哨子發了出去,李文亮的哨子也吹響了一聲。然后,接哨的人沒有了,哨音消失在兩大報業集團的歡歌與笑語之中。病毒毫不留情地蔓延和擴散,醫護人員一個個倒下,而我們的報紙,滿是彩色,笑臉,紅旗,鮮花,歡呼,一張接著一張。就連我這樣的老百姓都已聞訊新病毒感染厲害,從元月18日起,開始戴口罩出門。而媒體呢?元月19日,報道萬家宴,元月21日,報道省領導參與大型聯歡會。每一天都誤導著百姓沉溺于盛世,卻無一句提醒:新冠毒魔已然張著大嘴,走到了你家門口。回想起整個春節一直到方艙醫院建成這期間的日日夜夜,以及那以千而計的悲慘人生,不知道有沒有人會良心發現:慚愧自己放棄了職業生涯中最重要的東西,即本該有的使命和本該盡的職責。而作為最該提醒市民而非誤導市民的兩大媒體老總,你們,是不是也應該引咎辭職?

  長報有個W姓的記者說,方方就只會“妄議”。瞧,別的學不會,這個詞學得真快!那我今天就索性再“妄議”一次。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