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3月11日 一旦走到這一步,如何是好?(47)

  一旦走到這一步,如何是好?(47)

  3月11日。

  依然是好天氣。很舒服的早春陽光。想想此刻空空蕩蕩的東湖,梅花恐已被前兩日的風雨擊落。千萬樹的花海,都只能自娛自樂地度過整個花季。詩怎么說的?花自飄零水自流呀。家里的老狗關了有些時日,不想出去,怎么趕都不愿進到院子,一定要趴在窩里。感覺我自己也是如此,不想出去,就只想待在家里。一些朋友邀約道:疫情過后,來這里休息一陣吧。看大好春光,游青山綠水。換了以往,自然拔腿就去。只是現在,全無想要出門的感覺,不知是不是某種后遺癥。

  醫生朋友繼續轉達著疫情轉好的信息。新增確診人數已降到20以內,歸零指日可待。死亡人數在眾醫生的盡力之下,也大大降低。唉,更希望零死亡的信息早點到來。湖北省疫情防控指揮部今天發布通告:全省以縣域為單位,分區分級分類分時有序推進企業復工復產。這樣說來,我們很快就可以恢復正常生活了?

  一個朋友(每個朋友都是有名有姓哦。不說出人家名字,也是擔心噴子們到處亂噴誤傷良民。)早上傳給我一張照片,那是武漢中心醫院甲乳外科有著幾十位成員的微信群,也是去世的江學慶醫生所在的微信群。在江醫生去世的那天,大家把自己的頭像全部換成了一樣的黑底蠟燭圖,只留下了一張照片的頭像,那就是江學慶醫生本人。我很感動,同事們這樣有情有義。江醫生泉下有知,會有一份安慰。

  從昨天到今天,中心醫院艾芬醫生的名字在全網流傳。網絡封殺已經引發民怒。人們像接力賽一樣,刪一次,再發一次。一棒接著一棒。各種文字,各種方式,讓網管刪不盡,滅不完。在刪了發,發了刪的對抗過程中,保留下這篇文章,變成人們心中一個神圣職責。這種神圣感幾乎來自于一種潛意識的覺悟:保護它,就是保護我們自己。一旦走到這一步,網管,你還刪得過來嗎?

  我很難理解網管部門的這種做法。他們刪我,一次又一次,我推測因極左扎堆投訴,他們力求維穩,一刪了之。這種心理我自己也有,面對爛人鬧騰,拉黑了事。可是刪人家《人物》雜志寫艾芬的文章又是何故?莫非真是害怕被揭老底?這老底會是一個什么底?文章說的武漢中心醫院的事,說的正是我們想要問明白的事,說的是到底是誰在什么地方因為什么原因耽誤疫情二十天的事,網管們就不想知道嗎?疫情從初發到蔓延,這中間的事情不說清楚,武漢人甚至全國人,怎么能過得了這道坎?我相信網管不會莫名其妙去刪除一篇文章,它必定是來自某一方面的要求。那么,是誰要求刪除的呢?武漢官方?抑或湖北官方?或者……總之,我很難理解,也很難想象。

  疫情自去年十二月出現后,過程之中,有太多有悖常理的事,太多違反規則的事,太多不可解答的事。這些東西,我們從最近的各類記者調查中,一點點可以看到了。細節多到令人瞠目結舌,不知道說什么才是。無論官員,或是專家,糊涂也好,瀆職也好,疏忽大意也好,敷言塞責也好,事到如此程度,都等同犯罪,必須嚴處,以儆效尤。所以,我不相信官方會輕易放過,不相信官方會讓那些相關責任人,輕松過關。畢竟不追責的結果,最受害的是國家自己,喪失的也是政府的公信力,民心受傷,就更不用說。而此后,各類災難也會無休無止。因為不做事或是把事做壞,全沒關系。自己沒責任,國家兜得住。引一句大家熟悉的句子:長此以往,國將不國。

  今天,我也專門去查了一下相關條例。其中有一個是:《黨政領導干部辭職暫行規定》,也不知道哪年出臺的,是否后有修改,我先照錄在此吧。規定的第四章為“引咎辭職”。其中第十四條提到:黨政領導干部因工作嚴重失誤、失職造成重大損失或者惡劣影響,或者對重大事故負有重要領導責任不宜再擔任現職,本人應當引咎辭去現任領導職務。

  而第十五條則更為具體,一為:因工作失職,引發嚴重的群體性事件,或者對群體性、突發性事件處置失當,造成嚴重后果或者惡劣影響,負主要領導責任的,應引咎辭職;二為:決策嚴重失誤,造成巨大經濟損失或者惡劣影響,負主要領導責任的,應引咎辭職。三為:在抗災救災、防治疫情等方面嚴重失職,造成重大損失或者惡劣影響,負主要領導責任的,應引咎辭職;四為:在安全工作方面嚴重失職,連續或者多次發生重大責任事故,或者發生特大責任事故,負主要領導責任的,應引咎辭職;五為:在市場監管、環境保護、社會管理等方面管理、監督嚴重失職,連續或者多次發生重大事故、重大案件,造成巨大損失或者惡劣影響,負主要領導責任的,應引咎辭職;六為:執行《黨政領導干部選拔任用工作條例》不力,造成用人嚴重失察、失誤,影響惡劣,負主要領導責任的,應引咎辭職;七為:疏于管理監督,致使班子成員或者下屬連續或多次出現嚴重違紀違法行為,造成惡劣影響,負主要領導責任的,應引咎辭職。八為:對配偶、子女、身邊工作人員嚴重違紀違法知情不管,造成惡劣影響的,應引咎辭職;九為:有其他應當引咎辭職情形的。

  特將上述規定記錄在此。

  很顯然,引咎辭職是一個正常社會的運轉所必須有的事。對照上述九條,湖北省和武漢市,哪些人應該引咎辭職呢?建議相關人員自我對照。其中條款,是否與自己有關。如果不自覺,人們自會開出一份敦促名單,走到這一步,或許就太沒意思了。我倒覺得,以后官員們在上位時,首先要懂得引咎,其次要學會辭職。總這么無知無畏并且做錯事還死皮賴臉,人民是吃不起這么多虧的。

  寫到這里,朋友傳來南方周末記者的調查報道,題為:《四人殉職,四人瀕危——武漢中心醫院“至暗時刻”》,開篇即說:中心醫院目前還有四位醫生瀕危。位于一線的楊帆醫生強調,這四個人都是包括呼吸衰竭在內的多器官衰竭,并伴有各種不良并發癥,“有的全憑外部醫療手段支持、維持生命”。他們分別是副院長王萍、倫理委員會劉勵、胸外科副主任醫師易凡、泌外科副主任胡衛峰。唉,真是讓人深感悲哀。如此情況下。中心醫院的書記和院長,還能安心地坐在他們的位置上嗎?真的要人大喊:如有良知,請帶頭引咎辭職吧?!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