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3月9日 引咎辭職,從中心醫院的書記和院長開始(45)

  引咎辭職,從中心醫院的書記和院長開始(45)

  3月9日。

  昨晚的雨下得還不小,今天繼續。感覺春雨的神韻本當是細小無聲的,它卻居然下得嘩嘩啦啦,屋里全天都得開燈。

  收到醫生朋友發來信息,從字面便能看到樂觀情緒。新增確診病例進入低位運行期三天,而且持續下降;新增疑似病例一直都處在低位運行中。省市換帥后,確有一系列鐵腕手段,使疫情得到迅猛控制。在武漢病人多的時候,曾計劃要建19家方艙醫院,現在顯然不必了。醫生朋友說,已休艙11家方艙醫院,剩下的3家也將在今明兩天休艙。現在武漢的抗疫戰,已經處于收尾階段,類似在打掃戰場吧。重癥病人持續減少。當然,人數減少來自兩個原因,一是治好了,二是去世了。現在的重癥病人尚有四千七百多人。這仍是不小的數字。醫護人員也正以最好的方案進行救治,期待他們能堅持下去,盡快好起來。

  多災多難的中心醫院,在今天去世的人員中,又有他們的一位大夫:眼科醫生朱和平。而在此前,眼科醫生李文亮于2月6日晚上去世;甲狀腺乳腺外科主任醫師江學慶于3月1日去世;眼科副主任梅仲明于3月3日去世。迄今為止,中心醫院已經去世了四位醫生,其中有三位在同一科室。據說重癥名單中,還有幾位中心醫院的醫生。在如此慘重的傷亡面前,人們不禁追問:中心醫院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為什么會有這么多醫護人員倒下?醫院的主要領導即院長和書記應該怎么解釋?僅僅是對新型病毒了解不夠?或者用正能量的說法:中心醫院的醫護人員為武漢人民筑起一道人體防毒墻?這些都說得通嗎?想來,這是我們必須質疑的事。今天,已經看到數篇文章對中心醫院官方領導的質疑,也看到了知情人的呵責和呼吁。文章中的內幕是真是假,我無法確定。但四位醫生的死亡和躺在醫院的兩百多醫護人員,卻是確鑿無疑的。僅憑這個,我想,中心醫院的院長和書記是否還配領導這家醫院?而且我相信,沒有他們,中心醫院其他人,一樣可以繼續堅持抗疫。所以,在這里,我想說:湖北和武漢的官員引咎辭職,從中心醫院的書記和院長開始吧。

  其實,引咎辭職,本來就是個常識。你沒有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你讓你的團隊遭受重大傷亡,若有良知,自己就應該立即引咎辭職,并自覺以贖罪之心,進行補救。可實際上,我們很難在中國看到這樣的人和這樣的事。我們很多很多人,懂得無數宏大概念,卻不了解基本常識。那些概念,空空蕩蕩,抓摸不著。就像我們聽官員說話,看下發的文件以及閱讀報紙文章,經常折騰半天,卻不知道核心內容是什么。即使找到了主題,這個主題也多半是個虛的。而無數個實實在在的小常識,都被那些概念壓在了語言的土壤之下,冒個芽來都很難。但是,這些常識,卻是人生必備。

  昨天我寫袁國勇院士講到“軟情報”三個字。他說科學家應該重視軟情報。其實非但科學家,其他人,比如醫院管理人員和政府管理人員,同樣要對“軟情報”特別敏感。我本人是18日開始出門戴口罩,并且要求家里阿姨出去買菜要戴口罩。為什么?就是因為聽到了民間諸多“軟情報”,于是而倍加小心。可惜,我們的政府官員,管轄著幾千萬人口,卻完全沒有這樣一份警惕。各種大型演出一直持續到元月21日。甚至鐘南山先生20日已經說了“人可傳人”一言,這種演出仍未停止。我的同事YL告訴我,她的攝影圈內朋友中,有一個團隊四個人在元月19日去田漢大劇院拍攝演出節目,團隊中三人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如果早點告訴市民,早點取消那些演出,是不是就會少死很多很多的人?為什么我們在民間都會提高警惕,我們的領導者們卻如此無知?說起來還是缺乏常識。他們把常識建立在政治概念上,而我們把常識建立在生活經驗上。

  今天有一篇文章,轉得很瘋。文章名為:《武漢甩鍋大會第四輪開啟》。其中提到國家衛健委曾在元月14日召開過防疫部署電話會議。我請朋友上官網查詢了一下,果然有這樣一則消息。標題是:《部署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防控工作 國家衛生健康委召開全國電視電話會議》。我摘錄其中兩段:

  “會議指出,當前疫情防控工作存在很大不確定性。疫情雖然仍局限在武漢市有限范圍,但是新型冠狀病毒傳染源尚未找到,疫情傳播途徑尚未完全掌握,人與人間的傳播能力仍需嚴密監控。隨著泰國衛生部通報了一例武漢輸入性實驗室確診病例,疫情防控形勢出現了重要變化,疫情傳播擴散可能大幅提升,尤其是隨著春運的到來,不排除病例數和疫情發生地增加的可能,不排除境內病例再次輸出到境外的可能。要堅持底線思維,強化風險意識,用大概率思維應對小概率事件,研究制定好轄區疫情防控方案,及時發現、有效處置可能出現的新發疫情。”

  “會議要求,武漢的疫情防控工作決定今后全國疫情防控工作的走向。湖北省和武漢市要采取嚴格管控措施,重點加強農貿市場管控;加強發熱人員管控,筑牢體溫監測和發熱門診篩查兩道防線;加強人群活動管理,減少大型公眾聚集性活動,提醒發熱患者不要離開武漢;加強患者救治和密切接觸者管理,落實最嚴格的措施,下決心把疫情控制在當地,盡最大努力避免武漢疫情擴散蔓延。”

  元月14日的會議!元月14日!比鐘南山說“人可傳人”早六天!比封城早九天!寫“四輪甩鍋”文章的人是個理工男,手段很高。他迅速查明發帖時間,于是寫道:“這篇文章是2月份掛上網站的,發布時間在2月21日之前的某一天,最后修改時間是2月21日早8點39分,然后文章的發布時間被調整為1月14日。”這就有意思了。

  現在,這份文件是確認無誤地存在。也就是說,這個會議的確開過。此文也引發了我的同學群里的討論。K同學說:“首先,這么大規模的全國電視電話會議,參加者眾,基本內容事后是造不得假的。如無異議,湖北省、武漢市兩級衛健委或他們后面的決策者,便毫無懸念地首當其沖了;其次,國家衛健委網站這次特別的“更新”是誰所為?受誰指派?真實的過程是什么?是臨時工個人失職的補救?還是官方安排的‘亡羊補帖’?其實,國家衛健委完全可以通過任何方式,把這次非公開報道的會議情況披露出來,以正視聽。但這種悄悄的打法,的確不可思議。因為沒有人能夠指責,由于衛健委網站上漏發一則會議消息,從而導致今天武漢的悲慘局面。會議精神應不應該公開發表?誰決定的會議是內部性質?從而對外保密?”

  是啊,太多疑問了。我想,既然是全國性會議,湖北官方想必有人參加。那么,是誰參加了這個電話會議?會后又為何完全沒有執行?也未將信息通過媒體向大眾公開?更沒有采取任何措施,比如篩查發燒人員,停止大型活動,提醒發燒人員不要離漢,控制人群聚會,諸如此類。如果元月14日即公開信息,告知各界人士注意,武漢還會死這么多人嗎?還會遭遇這么慘烈的災難嗎?還會造成整個國家如此重大的損失嗎?既然都已經知道疫情蔓延,后果嚴重,為什么不采取手段呢?是人為瀆職,還是疏忽大意?更或就是無知?以為拖延幾天,自己擺得平?總之,我很想不通這件事。

  反思和追責是兩位一體的。沒有嚴苛的追責,便不可能有嚴肅的反思。疫情至此,這是我們必須要做的事。現在,人們記憶尚在,時間細節感覺,都還深刻地存在腦子里。這正是開始做這件事的時候。由此,再次希望官方能迅速成立調查小組,徹查疫情究竟是什么原因發展為今天的災難。同時建議,有寫作能力的武漢人,記錄下自己元月以來的所見所聞所感。也希望民間寫手,組成團隊,尋找到那些喪親者們,幫助他們撰寫出自己親人尋醫以及死亡的過程。當然,成立一個網站,分門別類,將這些記錄掛上則更為方便。如有可能,出版數本記錄文字,也很必要。讓我們所有武漢人,為這次的災難留下一份集體的記憶。我個人愿意為大家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

  今天的醫生朋友在他的短信還另寫了這樣一段話:“困城中的900萬武漢人民及100萬外地人民,滯留在外有家不能歸至今沒有統計數字的被歧視的無數武漢人民,馳援湖北及武漢的4萬2千多英勇戰士,14億沒有恢復正常生活秩序的中國人民,已經精疲力竭,確實承受不起了。”

  而另一位醫生朋友,則說:“從熱線來電關注的問題情況來看,民眾擔心的主要問題從病毒感染轉變為何時復工,以及復工之后的防護。大部分民眾目前無法復工,甚至失業,巨大的經濟壓力產生極大的焦慮感,可能會導致消極情緒甚至心理危機。”

  祈盼所有的災難盡快結束吧。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