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3月5日 常識是深刻中的深刻(41)

  常識是深刻中的深刻(41)

  3月5日。

  天氣十分晴朗。陽光明亮得晃眼。我們把馬路、大街、公園都讓給了病毒,待在家里,看著它們游魂一樣,在空曠的城里,四處尋人。正午太陽的力度給人感覺簡直可以直接把它們曬死。今天驚蟄。封城的第43天。前幾天跟朋友說,我倒是比平日好像更忙了一點。一部劇都沒有追成,準備了一堆電影要看,結果一場也沒看。鄰居唐小禾老師曬出他家孫女妹妹吃飯的視頻。妹妹貪吃的小樣子特別可愛。朋友說,白天看妹妹吃飯,晚上看方方日記,一天就過去了。妹妹的視頻和朋友的話,讓人看一次,笑一次。

  今天這個日子,很特殊。有三個人,在這個日子里會喚起諸多回憶。一個是周恩來總理,他是我們這代人最熟悉的領導人。當年,看見他的名字在報紙上,心里就很踏實。三月五日是他的生日,而他去世時,卻引起一場巨大風波,這風波叫“四五天安門事件”。年輕人恐怕多不知有此一事。當時有一首詩,四處傳抄,至今仍記憶猶新:“欲悲聞鬼叫,我哭豺狼笑。灑淚祭雄杰,揚眉劍出銷。”第二個人,相信更多的人都熟悉。他叫雷鋒。我從小學起,雷鋒就在記憶之中,從未被抹去。雷鋒的善良,也一直是我這一代人成長過程中的陪伴。今天是他的紀念日。以前有個段子,說每到今天,小學生都去攙扶老人家,弄得老人家都不夠用。在中國,該有多少人是在學雷鋒中長大的?

  但是,還有一個人,恐怕業已被人遺忘,或者在有些人的記憶里,根本沒有存在過。他叫遇羅克。五十年前的今天,他因言獲罪,最終被槍斃。他只活到27歲。像我這種“文革”后最早參加高考的大學生,幾乎沒有人不知道他的名字。我們曾經因為他的命運,而思考民族的命運國家的命運和我們自己的未來。有人認為,遇羅克的文章并不深刻,講的只是常識。是的,正是常識。可我經常會覺得人們對“深刻”的追求,存在誤區。常識就是從最深刻的道理和最頻繁的實踐中拎出來的。常識是深刻中的深刻,比如,人生而平等。北島曾經為遇羅克寫過一首紀念的詩,詩中有一名句,多年來一直在各種文章中流傳:“在沒有英雄的年代里,我只想做一個人。”有時候,想做一個正常的人,守著常識生活,都不是易事。

  繼續談疫情吧。疫情盡管好轉,但速度很緩慢。新增確診人數依然在百位數以上,尚未進入低位運行階段。如果這兩天數字能下拉,或許,就能打破這幾天的僵局。以前醫生朋友說過,這病毒是“流氓病毒”。現在看來,越發像了。你不知道它什么時候會竄到哪里,又感染上幾個人,讓你前功盡棄。

  前兩天,我的朋友江導告訴我,她的一位叫李亮的朋友本已出院,卻在隔離期間,突然去世。江導是武漢市文化局的導演。她常去李亮那里做理療。江導說,李亮是康復醫生。春節前,他還為中心醫院李文亮做過頸椎治療。李亮初十開始發燒,進入漢陽的方艙醫院。核酸檢測兩次都是陰性,他由方艙出院轉至酒店隔離。但是他自己的感覺很不好,在與他的老師通電話時,曾放聲大哭。最終,他沒能逃出死亡的追逐。36歲,丟下年輕的妻子和年幼的孩子撒手而去。

  江導跟我在電話里聊到這個核酸檢測是否準確的話題。我也不懂,想起前一陣看過的一些資料,都談及不少人出院后,尚在隔離期間,再測又發現轉陽。我們倆都覺得,出院的標準會不會有什么問題?果然很快看到有專家認為:出院標準放得太寬。而今天,又看到通知,說是從明日開始,將對所有尚在方艙醫院的患者和即將出院的人,重新進行抽血加做病毒抗體的檢查。

  今天,武漢有一個視頻十分火爆。中央領導人去一個小區視察。結果,高樓上有人在高聲叫喊:假的!假的!傳說領導人視察到一半,就走了。看視頻時,大家紛紛議論,說武漢還是有鋼人呀。我不知道這個小區是否真有做假,但多年來,凡領導視察之處,各種形式主義橫行,卻是眾人皆知的。其實,不能單怪基層,因為層層做假,基層不做,一天都混不下去。武漢有今天的封城,何嘗不是做假的結果?以前,在各種場合,我都會說,你們要實事求是點好不好?!就算執行文件,也要實事求是。文件經常一刀切,會忽略很多非常實際的問題。但如能實事求是,就可以向上面反映文件中的缺失,或是自行彌補那些漏洞。但是,哪里會有人聽呢?做假,甚至明目張膽做假,形式主義,揮金如土地搞形式主義,早已是這個社會的“新冠肺炎”。不知這次疫情之后,是否能找到治療的藥方。

  這一次的武漢人很幸運。有可靠朋友告知,說這個視頻是真實的。中央領導下午當即開會,要求馬上解決群眾反映的問題。看看,這樣不就挺好嗎?如果沒有那一聲聲的喊叫,領導人又怎么知道你的苦處?你沉默不語,你配合做假,吃虧的還不是你自己?所以,該喊的時候,還是要喊出來。話說回來,讓自己的聲音成為與他人不一樣的聲音,也不容易,但我們還是得讓它一直都在是不是?所以我很佩服那些高聲呼喊的武漢市民。這一聲聲喊叫,或許意義非凡。至少可以讓那些習慣做假的人,再做假時,心有所忌。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的身邊是不是也有會高聲呼喊的老百姓。社會的進步,至少從我們每個人都不做假開始;把標準再放低點:至少從我們每個人不配合做假開始。

  今天還有一條信息,很有意思。政府表揚了一批在新冠肺炎預防中表現好的集體和個人。其中有兩個受到表揚的人,我覺得頗有深意。一個是北京的王廣發醫生。王醫生是前來武漢的第二批專家。我曾經在微博中把他寫成了第一批,這里要道歉一下。王醫生走后給武漢留下了“可防可控”四個字。這四字和“人不傳人”搭配起來,讓武漢人遭受滅頂之災。我相信王醫生有很多驕人的成就,個人能力也非常突出,可防可控四個字,也非他個人決定。但是,無論如何,這四字是王醫生當眾說出的,在受盡苦難的武漢人面前,他多少要有點愧疚之心吧,多少應該對武漢人表達一份歉意吧。我原本對王醫生沒什么成見,只是看到他在出院時,面對記者采訪,沒有不安,只有得意,這讓我很是反感。我覺得一個醫生這樣子,不可以。所謂醫者仁心,沒有仁慈之心的醫生,不會是一個好醫生。王醫生這次先進了,但是他欠下了武漢人一筆債。包括兩批專家組的成員,他們都有欠債。這筆債,是要還的。否則,近三千枉死者的靈魂,不會安息。

  另外,還有一個人,這個人是李文亮。李文亮也進入了先行人物行列。不知道這件事是不是就算過去了。李文亮泉下有知,是哭呢,還是笑?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