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3月4日 眼下就這樣活著:團購,追劇,睡覺(40)

  眼下就這樣活著:團購,追劇,睡覺(40)

  3月4日。

  今天真是大好晴天。陽光明媚,春意盎然。綠翠紅粉,爭相拼色,所有空間都滿滿的正能量。院子里的幾株月季抽出新枝,整個去年,我都住在郊區寫作,根本沒有打理過它們。沒有修剪,沒有捆綁,也沒有施肥,它們倒是百無顧忌地長得無拘無束。見它們這樣,我想把枝條扎到柵欄上,倒是有了點于心不忍。

  疫情控制住,已是板上釘釘的問題。我長居武漢,知道這是很難做到的。畢竟武漢那么龐大,三鎮格局那么混亂,老式的里巷和舊街那么復雜,加上病毒無處不在的恐怖,能在這樣的時間內,控制到如此程度,委實不易。尤其疫情前期,恰逢春節,加上官方昏招迭出,致混亂更甚。換帥之后,政府以鐵腕抗疫,效果確實很明顯。現在,大頭朝下,余下的只是掃尾,應該可以騰出手來,解決后續事宜:比如,被困于武漢而不得返家的外鄉人,又比如,流落在他鄉不得而歸的武漢人。按說,這都不是很難解決的事。今天醫生朋友說,局勢繼續向好,估計不久即可進入低位運行狀態。到現在,我想,我們終于可以松口氣了。

  下午,朋友傳給我一個錄音,很長。是前來武漢援助的一位醫院負責人講述他的團隊在武漢進駐和參與治療的過程,這是他對其朋友們的講述。非常理性,非常克制,也非常客觀。只談過程,不涉其他。但是,只要他講到武漢和武漢人時,便會失控,聲音哽咽。只有我們武漢人會明白,這哽咽的背后是什么。因為,我們知道,他的眼睛看到了當時的現狀,卻不方便說出來,他的哽咽來自情不自禁。這是有慈悲心腸的醫生,是有大愛仁心的醫生。再一次希望那些前來武漢援助的醫護人員,疫情結束后,能把他們來漢后的整個過程,尤其早期所見,記錄下來。它將會成為2020抗疫中最重要的資料,極具史料意義。

  我最初記錄時,從未想過有多少人看,只是自己記一下而已。一些公眾號用了很嚇人的標題來寫我,讓我相當難堪。因我知道,在武漢,作這種記錄的人多的是,也不乏作家和詩人。只是我們每一個人記錄的方式不同,以及記錄的要點不同。而這每一份記錄,都很珍貴。以前談小說時,我說,文學雖然是一種個人表達,但無數的個人表達匯集一起,便是一個民族的表達;而無數個民族的表達匯集一起,那便是一整個時代的表達。同理,一個人的記錄,微不足道,更不足概括全貌,但無數個人的記錄,匯集一起,真相便會以全方位形態露出水面。

  惹出大禍的華南海鮮市場,從昨天下午起,開始為期三天的清場和消殺工作。早在元月初,這里就已被封場。每天有人前來消毒。但是封場之初,行動匆忙,店內存放的東西,卻依然還在里面。估計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會封存這么長時間,更沒有想到,這里的病毒,會導致一場殃及全國甚至全球的災難。市場停電停水后,天氣轉暖,許多海鮮,都已放臭。我小哥說,估計萬科那邊都能聞到臭味。上千商戶中,正當經營者必是多數。他們和所有武漢人一樣,同為受害者,甚至受害程度更深更大。消殺中,店里存放的所有食品,估計是要清理一凈。未來這里將會做什么呢?曾經有人建議說,以后在這里建一座災難紀念碑吧。

  今天只說買菜吧。團購的方式,越來越靈活。網絡真是有無限的可能性。它的自我調整能力,相當強大,可謂花招迭出。小哥告訴我,我嫂子也在記錄,包括每天怎么買菜也都記下來了。小哥傳給我幾份,我挑了她記下的買菜部分。因為我知道,買菜是不會被刪的。下面是我小哥家近幾天的采買情況,相當于武漢人生活的一個濃縮吧。

  一、其實今天下午已經下樓一次,主要是領取愛心菜。之前X姐打電話提醒過,我們覺得那是照顧孤寡老人和低收入群體的,我們雖然年齡超過了六十的標準,身邊無子女等也都符合條件,但總覺得自己的情況還行,頭幾次都沒去領,這次自然也不打算領。不過后來樓棟長直接打電話過來催,說菜已經放在一樓門口,讓趕緊去領。一看這種情況,我還是趕緊防護嚴實下樓了。很大兩包菜,在旁邊取個塑料袋自己想裝多少就裝多少。我取了四棵生菜,大概清炒兩頓的量吧。反復道謝后,不敢多停留,轉身小跑著上電梯回家。雖說幾棵生菜并不多,也不值多少錢,但那種被惦記被關愛的溫暖感還是很足的。

  二、團購的事還是不能大意。畢竟還在非正常時期,計劃常常趕不上變化,接龍的豬肉賣光了,趕緊另團,增加30個雞蛋,替代肉吧,不能不多出去幾次了。好在小區里確診疑似密接者都已收走,戴兩層口罩,不跟人交談,回家換衣洗手。

  三、群里上午通知加多團購的第一套東西今天領,這一波我們只有兩袋雞胸脯肉。挺惱火這種團購方式的,人太多排隊時間特別長,而且很難預計拿貨時間。從下午開始等叫號,晚飯后過一小時再看,停在60號很久都不動了。但還不能不頻繁地查看手機,以免突然發得很快,把自己落下了。再仔細翻翻信息,看到群里有人說老板去吃飯了,不知啥時候回來。群里早有人預言,搞到晚上十點也是正常的,我們家排114號,我是10:56分拿回來的,后面大概還有60多號。唉,老板折騰一天免不了又累又餓,不趕緊吃點飯喘口氣任誰也撐不住,造業。說起來,我們這些人不容易,其實老板比我們更不容易,大疫時期沒日沒夜地在外奔波,本來就是拿命掙錢,染不上病毒也得累趴下。

  四、這幾天從家去小區南門取貨,成了眼下生活中活動量最大的事兒。更貼切的說法是,去南門一趟,成了讓神經進入高度緊張狀態的興奮劑。這么說可是一點也沒夸張,昨晚等到近11點把團購的兩袋(共兩公斤)取回來后,跟平常一樣的洗漱上床煲劇睡覺,但到凌晨1點多鐘都沒困意。今早睡到七點半還是困,為了作息時間不進一步亂套,硬是撐著爬起來。好在今天又出現一家收費送上門的團,重要的是小宗可選。正好安琪粉生粉老干媽之類的配料早該添置了,當即就下了單。

  可見,社區服務還很細心,超市老板相當辛苦。只是更多的武漢人,眼下只能這樣活著:團購,追劇,睡覺。

  今天是封城的第42天。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