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3月3日 你也要給我們大家一個說法(39)

  你也要給我們大家一個說法(39)

  3月3日。

  依然天陰,有點冷嗖嗖的。我在郊區的鄰居一早發給我照片。留言說,你家的海棠開花了,你的微信文被封了。微信內容被封,我已習慣。但海棠開花卻實在讓人高興。去年夏秋,一直大旱。樹葉全枯并且掉光,我很擔心這棵樹會死掉。但是它的生命力竟是如此頑強,在早春時節,開出這樣一樹燦爛花朵。隔著屏,都能感覺到它怒放的興奮。

  今天的信息仍然有好有壞。在疫情問題上,醫生朋友已經相當樂觀了:武漢疫情明朗起來。在前天向好突破的基礎上,昨天進一步好轉。新增確診和新增疑似加起來不足兩百人。疑似病例也減少很多。這兩天可能會進入到低位運行期即所有病例加起來都在一百以下。如此這般的話,疫情蔓延控制指日可待!現在,在鞏固成績的前提下,竭盡全力提高治療效果,降低死亡率,盡可能縮短治愈住院時間。

  是的,降低死亡率太重要了。可惜,死亡的信息,仍然傳來。今天讓人們心頭震動的是:中心醫院梅仲明醫生今日去世,他是李文亮科室的副主任。五十七歲,一位技術高超的眼科大夫。他的專家門診曾經相當火爆。消息傳出,他治療過的病人們,紛紛在網上致以懷念。我以前在電視臺的同事說:他是我的鄰居。他們所居住的小區居民今天都在為梅醫生祈禱。愿他安息。

  在武漢,恐怕沒有哪一家醫院像中心醫院這樣慘烈。以地理位置而言,中心醫院就在華南海鮮市場近旁,它應該是最早接受新冠肺炎患者的醫院。第一撥病毒最強的病人恐怕多是先來這里治療。在人們對此病一無所知時,中心醫院的醫生,幾乎就是第一道人體防毒墻。直到他們感染并且成批倒下,人們(包括領導)才從滿不在乎中恍然:這全新的病毒原來如此厲害。只是,遲了。

  我小哥是這家醫院的老病號,他說中心醫院水平挺高,與以前的武漢二醫院是一家。我嫂子的手術也是在這里動的。他這一說,我才知道,我年輕時經常去看病的南京路市二醫院,原來改名為中心醫院了。二醫院的前身為漢口天主堂醫院,有著140年歷史。我的小說《水在時間之下》曾經還寫過這家醫院在戰爭中被日軍轟炸的場景。老的市二醫院仍在原處,它是中心醫院的另一個院區。聽說中心醫院被感染的醫護人員多達二百多人,其中不少重癥。全部是第一批被感染者。前些時,曾有一篇報道說,在李文亮被訓誡后,“一月二日起,醫院要求醫務人員之間不許公開談病情,不得通過文字、圖片等可能留存證據的方式談論病情。病情只能在交接班必要時候口頭提及。對于前來就診的患者,醫生們也只能諱莫如深。”

  另一家媒體“楚天新傳媒”亦有一篇關于中心醫院的報道,其中轉引了一張文字圖片,上寫著:“武漢市中心醫院已經是被感染的職工最多的醫院之一。目前超過200名職工感染,三個副院長被感染,一個護理部主任感染,多個科室主任正在用ecmo維持;多個主任醫師上呼吸機,多個一線醫護經歷了生死一線間。急診科損失慘重,腫瘤科倒下近20個醫護……不勝枚舉。一次又一次驚恐,一次又一次撕心裂肺,我們心里清楚他們每一個中招的人可能就是下一個自己。”這個更加具體。我沒有能力去中心醫院確認,無論這一段是否確切,中心醫院醫護人員傷亡慘重是毫無疑問的。

  他們承受了疫情之初生命難以承受之重。那么,我很自然會想到:明知有感染,仍然被感染。是所有醫生都不具有防護設施,又或是迫不得已作“飛蛾撲火”之舉?一家醫院,造成如此之大的傷亡,會有人心懷內疚承擔其責嗎?比方,輕的引咎辭職?重的上級懲處?該不會以“這是新病毒,大家都缺乏認識”為理由而推它個一干二凈吧?中國人不屑于懺悔,但在多條人命面前,有的人,需要我們站出來喊他懺悔:你們,就是你們,站出來懺悔吧!今天在網上還看到有人在呼吁,說應該讓這家醫院歇業一陣子,那么多自己的同事去世和病重,其他在崗醫護人員所受心理創傷,恐怕會太沉重。

  封城已達四十余天,最危險的日子已然過去,但最困難的日子卻不知在哪里候著。

  今天的武漢人,依然顯得很沉悶。另一位醫生朋友說,在哀傷和抑郁的前提下,對未來沒有確定感,容易導致人的內心極大地缺乏安全感。此外還有民生問題,普通百姓的經濟來源無著,也沒有確定感,即哪天可以出門,更沒有方向感,即什么時候可以工作。在自己抓摸不著,無法掌控的情況下,會導致最基本的安全感喪失。這時他要尋找點什么讓自己踏實,他要抓住一點東西,比方說,想要有一個說法。在疫情緊急時,沒有人顧及追責,也沒時間調查,人們都以體諒之心,放下了所有糾結。而現在局勢轉緩,存放在心的問題,便會露頭,就會想要解答。此外,看到有些事情,瞬間就有進展。比方出獄女人奔到北京的事,比方李躍華無證行醫的事。同樣在疫情之中,處理起來無比快速。可他們想要的回答呢?比方,李文亮的事,已經調查了這么久,說法呢?

  是呀,李文亮的事,是一個結。其實,中心醫院的傷亡,何嘗不也是一個結。這一個一個的結,如不解開,武漢人的心結也是難以解開的。時間越久,這個結會越系越緊,越變越復雜,心頭的創面和深度,也會越發擴大與加深。心理咨詢專家說,隨著著危險的解除,真正的創傷,會浮出水面。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