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2月26日 “不惜一切代價”,本質上不是科學決策(33)

  “不惜一切代價”,本質上不是科學決策(33)

  2月26日。

  天氣陰沉,但并不冷。窗外滿是春天氣息。出門放狗到院里,一個月沒洗澡,它已經很有點臭了。但是洗狗池的三角閥壞了,不能放水。寵物店也沒開門。很傷腦筋的一件事,這兩天要為它考慮考慮了。

  醫生朋友繼續發來信息告知我疫情現狀。我按醫生朋友的觀點,加上我的觀感和理解,整理出以下六點。

  第一、武漢現在治愈的出院人數持續增加。顯然,如果不發展到重癥,治愈率是很高的。我的同學昨天就已經出院,進到賓館開始十四天的隔離。她明顯有輕松感。

  第二,死亡人數明顯下降。這是特別好的消息。人命為大。我現在很害怕聽到死亡信息,但它還是不停地傳來。前天半夜,我的一個小朋友告訴我,她的舅舅剛剛去世。而在此前,她的舅媽已先行而去。又是一家兩口。她家以前住我對門,我是看著她長大的。她說兩個老人年三十晚上,沒有交通工具,硬是一步步走到醫院去看病。想到那個場景,真的讓人心堵。當時,她還沒敢告訴她的母親,說母親與舅舅的感情特別好,不知道應該怎么說才是。唉,連連聽到這類信息,其實我已經都沒有了安慰人的能力。醫生們相當辛苦,他們已經很努力很加油了,但我們還是要拜托他們繼續努力繼續加油,以讓這世上少一些傷心人。

  第三、一周以來,新增確診病例及疑似病例數仍然窄幅震蕩。我查了一下,昨天武漢的新增確診是401人。而武漢之外湖北各地全部新增人數連40個都不到。湖北以外的全國各地新增病人只有10人。也就是說,現在,疫情在其他所有地方都控制住了,只剩下武漢。這是我一直難以理解的事。封城以來,大多市民已經一個月足不出戶,這么多病人來自哪里?我去找另外一位醫生朋友討論此事。她認為死角地方應該還很多。比方,你沒想到監獄一下子會感染這么多人吧,也沒想到福利院老人那么多被感染。這是先前大家都沒顧及到的。而這些地方也都有工作人員,他們平時也都回家,這又多出多少密接者?這恐怕都是感染源。此外,還有一些流浪人群,他們有多少是感染者,也無人知道。這一排列,處于邊緣的人們,還真不少。另外,有些老人,已經感染,因不是重癥,方艙醫院進不去(有年齡規定),醫院一直也入不了。都是問題。唯有一點點可以慶幸的是,新增病人,多是輕癥,治愈率很高。

  第四、醫院床位壓力進一步緩解。對我詢問的老年人無法入院一事,醫生朋友說,現在老年人輕癥已經可以入院。其實,從另外的渠道,我也知道有些病人及家屬,對醫院頗為挑剔,一定要住進自己指定的醫院里。如果住不進去,就不肯去。我想,新冠肺炎,哪家醫院的治療方法都差不多吧?先住進醫院,治療了再說才是最可選的。拖成重癥,再等到自己心儀的醫院有了床位,那時候的命是否能保住呢?所以我想對那些挑剔醫院的人說,不管哪家醫院,先住進去,保命為主。

  第五、武漢的疫情仍然沒有控制(但也有人不同意醫生觀點,認為已經控制住了。而醫生反駁道,那每天幾百個新增的病人哪來的?)。及至現在,落實都難以到位。醫生朋友說,黃岡在撤掉幾個官員后,防控措施明顯加強并且落實到位。黃岡人口多又窮,與武漢距離近,人員來往密切,能夠迅速控制疫情,確實做的很好。來黃岡馳援的國家隊已經撤離去羅田泡溫泉了,實際上就是宣布抗擊疫情勝利。我想起早上也有朋友發來短信,說劉雪榮有“五最”:最早免市衛健委主任的職;最早封社區、封村、封路;最早全市普查發熱病人;最早警車開道、沿途警察敬禮迎接醫療隊和防控物質;最早把援助醫療隊送到羅田三里畈溫泉酒店休整半個月!劉雪榮的名字很熟悉,但我忘記了他是誰。百度了一下,方知他是現任的黃岡市委書記,華中科技大學電力工程系的畢業生。

  第六、武漢封城禁足這么長時間,給人民群眾生活帶來極大不便,忍受快達到極限。但并沒有取得理想的效果。應該立即反思:找出每天新增確診的三百多人和疑似的兩三百人到底是怎么傳染來的。一個多月了,他們肯定不是早期潛伏期感染的病人,而是新感染的。每天大幾百人不是小事情,應該引起高度重視!長期全城隔離肯定不行,會帶來其他嚴重問題。現在要找出新增感染病因,精準隔離!把四種人隔離起來,外面就是安全的,可以逐步恢復正常社會秩序。這一段內容,基本是醫生朋友的原話。

  第七、第一批馳援的國家隊已經苦戰了一個月,身心都達到了極限,急需休整。而國家不可能再派三萬人來換崗!再不盡快控制會很危險。這也是醫生朋友的原話。

  今天,看到了一個很好的訪談。是《財經》記者與浙江大學王立銘教授的對話。王教授很多觀點清晰理性而能解惑。我摘幾段放在這里:

  1、作為一個科學家,我覺得陰謀論的流行,可能會成為人類世界的一個常態。現代世界越來越復雜,科學技術也變得越來越高門檻和反常識,已經不足以為普通人在復雜的現代世界里生活提供一個確定性的支點了。

  2、啟蒙時代以來,人類總覺得所有事物都能在人類已知的框架里得到解釋。這當然是人類智慧的勝利,但是其實從某種程度上說,也是人類的一種傲慢。

  3、管控公共衛生危機,首先要尊重科學,尊重專家,不能以政治任務來取代專家的專業指導。

  4、我再強調一次,抗疫過程中集中國家資源和力量攻堅克難當然是大好事。但是在最初明確問題時,在戰疫過程中、在調整和明確最終目標的時候,我們一定要尊重科學規律。“不惜一切代價”本質上不是科學決策。

  5、我想,在疫情發展的這個階段,我們特別需要的就是流行病學的專家們來幫助分析新冠肺炎的特性、和其它一些流行病之間的異同,然后科學判斷它的未來走向,進而調整未來的防控措施。我們不應該也不能僅靠拍腦袋設定一個疫情管控的目標。

  6、新冠疫情發展到現在,數萬人得病,數千人死亡,可能還伴隨著數萬億人民幣的經濟損失。但我們沒有看到任何一個相關責任方出來說是我的責任,或者至少我有責任,并且向老百姓道歉。好像似乎默認誰都沒有責任。戰疫期間,我們需要提振士氣,需要“正能量”,不能只看到負面,這都是對的。但是也不可以忘記責任歸屬,和制度改進。

  今天一個同學給我留言,希望我能呼應一下網上的一個帖子,即不要讓殉職醫生夏思思的丈夫再上前線。同學說:“這是一個非常人道的‘拯救大兵瑞恩’式的呼吁,回貼有人提議我們也應該設立類似的‘蘇利文法案’。如日記中能寫一下,可能避免許多同時犧牲在一線的醫護人員的家庭。”

  人們的善心,大可理解。但我并不贊同這個呼吁。一、要不要去第一線,應尊重夏思思丈夫的本人意愿;二、夏思思被感染是在早期階段,那時醫護人員對新冠肺炎“人傳人”的事實并不了解,而且防護設備也很差,或是沒有任何設防。現在則不同,醫護人員的防護設備齊全,被感染的可能性已經很小很小了;三,醫院就是一線。但那里不是所有的工作都需要直接與病人接觸。所以,讓我覺得夏思思的丈夫像他日常一樣去上班或是去休息,或許對他是最好的。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