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2月25日 此曲終了,我們再尋解藥(32)

  此曲終了,我們再尋解藥(32)

  2月25日。

  天氣好到令人驚訝,中午溫度快達20度了吧?開著暖氣已有熱的感覺。但到晚上,又突然下雨,很反常也很怪異。反正不能出門,看手機便成每日的必修課。

  一早看到幾個視頻,真是有話想說。視頻有兩類:一類是外省的捐贈蔬菜抵達湖北的遭遇:或半道被人攔截,或整袋往垃圾堆扔,更或爛在倉庫里。這類視頻,好幾個。另一類是居民大罵團購的蔬菜貴得沒譜。對于很多百姓來說,錢是要緊摳著用的。平時買菜也是再三挑選,才敢下手。醬油降價兩分錢,排隊的人能拐彎。為什么?因為袋中鈔票剛夠糊口,能省一分是一分。所以,團購的菜,在質量和菜品不能挑選的前提下,還很貴,百姓不罵,簡直不可能。更何況,關了這么多天,心里本就憋一肚子氣。

  要說明的是,這些視頻,都是朋友轉來,我無法確定真假。但無論真假,我都認為大量捐贈的蔬菜,應該有一個更合理的分配模式。現在的局面,一方面分配困難,一方面買菜太貴,雙輸。還要傷害外省人民的一片善心。真莫如把所有捐贈蔬菜,交由蔬菜部門統一分配到各超市。嚴格要求超市以平價或低價團購給百姓,回款或捐贈或繼續用于補貼所采購的平價菜。這樣既可讓百姓買到便宜菜,亦可將社區人員從搬運、分菜、送菜這類事務中解脫出來。當然,各單位或各社區自己弄來的愛心菜,讓員工分配給各家,這是另外一回事。天氣越來越熱,蔬菜越來越難保存。諸事還是實事求是點為好。

  繼續說疫情。早上醫生朋友發信息說,除了武漢,其他地方疫情應該都基本控制住了。只剩武漢的疫情還在蔓延,沒有控制得太好。醫院的床位壓力倒是逐步緩解。對于疫情的繼續蔓延,我很不理解。按說武漢封城已有一個多月,就算按24天的隔離期計,該發病的人也都早已發作。大家閉門不出,新感染的人應該極少極少甚至是零才對呀。為什么還有這么多新增的感染者呢?醫生朋友也疑惑,說不知道新增確診和新增疑似感染的原因是什么。感染源在哪里。這個應該研究一下,需要分析新增感染病例病因,再針對性的加強調整防控措施。應該說,盡管我們付出這么大的代價,隔離效果卻并不如我們預計得那么理想。醫生朋友再次用了“詭異”二字來形容新冠肺炎。并且認為,可能需要與病毒僵持一段時間,而疫期也會延長。

  疫期延長,這就意味著,我們還得繼續被隔離在家中。這個日子有多久,恐怕沒人知道。這是很苦悶的隔離。連段子手都不想多說話了。武漢人好難,先度過了初期的緊張和恐慌階段,緊跟著,是史上未有過的悲憤、痛苦和無助的日子。及至今天,雖然不再恐慌,也沒那么多悲憤,但是人們迎來的卻是難言的郁悶和焦躁,是遙遙無期的等待。真是沒辦法。在這里,我還是要對自己,也對所有人說:我們還是等吧。這就是件沒辦法的事。已經等了這么久,剩下的日子,相信不會太長。世衛組織的人到了武漢,感謝了武漢人,盡管這種感謝安慰不了什么。但至少,全世界都知道,我們是在為他們作犧牲,我們的關門閉戶,是為了他們的自由出行。把最鬧心最俗氣的電視劇再弄出來看看吧,比方陽光燦爛豬八戒什么的。不然咋辦?

  早上還有個視頻,一位婦女,不戴口罩,堅持要出門。無論怎么勸說,她就是不肯回去,也不肯戴著口罩跟人說話。遇上這樣的人,下沉的公務員也好,社區工作人員也好,真是無奈。還有一個視頻,是一條小街,人來人往,小店都開著門,熱鬧一如往常。拍視頻的人邊拍邊道:這么自由,哪里像在武漢呀。我認識的人甚至能叫出那條街的名字。似這樣的場面,多有幾個,隔離幾乎無甚意義。他們多半認為疫情與他們無關,但疫情控制得緩慢,我們也不得不繼續關在家里,卻跟他們大大有關。

  昨天轉發了AD的建議,不少人留言,說這樣太侵犯個人隱私了,是萬萬行不得的。這種觀點不少。我將此類觀點轉給了AD。AD回話說:“就是這樣。個人活動的軌跡本來是隱私,但是鑒于疫情壓頂,甄別困難,還是應該在國家緊急狀態下動用所有有效手段幫助治理!”

  其實我昨天在轉發時,也想過這個問題。尤其看到AD的最后一句話“誰也跑不了”后,猶豫過幾秒。但是,我還是轉發了。因為我在武漢。我所知的是:900萬人的生存比隱私更重要。我們現在的問題是活下去的問題。隱私跟活命比,它算不了什么。躺在手術臺的病人,在醫生面前,多半也不會顧忌隱私的。更何況,高科技可以造福,可以裝邪,自然也能除惡。武俠小說中的施毒高手,懷里也都揣有解藥的。現在的武漢人,隱私排不上第一位。活下去,排在第一。

  死亡還在這里演奏它的進行曲。此曲終了,我們再尋解藥。

  今天一個同學在網上說,他準備出門時,有個三歲的小女孩說,爺爺別出去,外面有病毒。還看到一個視頻,一個約三歲的小孩想要出去玩,找爸爸要鑰匙,說是只想去沃爾瑪看一看。當然,最慘的是那個爺爺去世,自己不敢出門,說是外面有病毒,靠著吃餅干過了幾日的孩子。更多更多,關在家里不能出門的小孩,你能想得到大人是怎么嚇唬他們的。病毒!病毒!病毒在他們心里,必然是魔鬼般的存在。我不知道,當有一天,他們可以出門時,他們中會不會有人不敢出來;更不知道這道陰影,會在他們的心里留存多久。這些弱小者從未對這個世界犯過任何錯誤,他們卻要陪著所有大人承受這個苦難。今天下午,我們幾個同事,在網上各自回顧自己元月20日之前的經歷,大罵了一通罪魁禍首,心里才舒服一些。我們都有創傷。掉頭回望,我們不是幸運者,我們只是幸存者。

  下午“今日頭條”有一篇為長江日報的洗地文,當然更可能是“高級黑”。此文引用長報某記者的言論,對我和戴建業教授進行攻擊和嘲諷,大罵我們是“噴子”。那位“高級黑”的陰暗心理,我就不談了。但罵人的長報記者卻真的過于脆弱,甚至缺乏基本的理解力和判斷力。對于《歪歪扭扭七字遺書讓人淚奔》一文內容,我只字未說。只是覺得它的標題應該是《歪歪扭扭十一字遺書讓人淚奔》。標題改個數字,那將是多么好的一篇文章。甚至,我根本不覺得是寫稿記者的問題。以我的經驗判斷,它從來就是后臺編輯的問題。作為讀者,不過是對標題提了句意見,便成“噴子”?說老實話,我一向對長報印象很好,從青年時代起,也給長報寫過不少稿,甚至還與長報有過一些合作。多少年來,長報一直保有很多高水平的記者和編輯。他們的職業素質和高水準報道,何曾讓長報有過今天這樣丟人現眼的時刻。長報的被罵,是長報人自己的選擇。而長報一向的好口碑,也是那些寫媚文的人刪遺言的人以及上面那類“高級黑”所砸。這是他們應該反思和檢討的。寫到這里,本想索性狠狠“噴”上幾句。轉念算了,同學也在報社,實在不好意思讓他難堪。

  另有幾個小消息,記錄在此。

  一、因新冠肺炎犧牲的醫護人員已達26名。愿他們安息。我們現在管好自己,關門閉戶,也是為了不讓他們白白犧牲。

  二、一位教授告訴我,世界衛生組織在北京說,治療新冠肺炎,目前可能唯一真實有效的藥物就是瑞德西韋。

  三、武漢地區將每天投放口罩約200萬只。每天上午十點開始,可以憑身份證等有效身份證明,在網上預約購買。至于怎么購買,可自到網上查詢。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