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2月24日 檢驗你的只有一條,就是你對弱勢人群的態度(31)

  檢驗你的只有一條,就是你對弱勢人群的態度(31)

  2月24日。

  二月二,龍抬頭。春耕應該從今天開始吧?但不知道,今年此日,地里有沒有勞作的農人。繼續晴天,很暖和,有一種大太陽能把病毒曬死的感覺。院里月季都在抽枝發芽,我幾乎沒有怎么打理它們,但它們依然旺盛生長。

  平時經常吃仟吉系列的“工匠面包”。今天他們的老板陸先生讓物流給我送了一箱。真不知該怎么感謝。我的同事道波正在門口值班,老遠看到我,說一看走路就知道是你。我屬于大步流星走路的人,而道波永遠穿雙尖尖的高跟鞋,慢速行走。以前一起出差,她基本跟不上我的步伐。道波幫我把東西拿回家,我也順手分送給她一袋。我們平時經常交換食品。我送她喜歡的鐵觀音,而她做的菜也經常倒騰到我這里。這種事進行過多少年都記不清了。她做的藕夾和珍珠元子,是我們的最愛。住文聯大院里最大好處,就是不缺吃的。

  北京同學在群里轉發一帖,乃武漢疫情防控指揮部的18號令,問怎么回事?馬上有知情同學解讀說,先發了17號令。發錯了,現在改正。18號令是為否定17號令而發的。壞事傳千里這句話,真是沒說錯。很快就看到網上有教授解讀“朝令夕改”這一成語。然后說,這簡直不是朝令夕改,而是朝令午改呀。唉,全國人民都盯著武漢,而武漢偏偏昏招頻出,真是讓人頭大。

  早期已然拖成重癥的病人,醫生們仍在全力搶救。但死亡率居高不下。可見這個病進入到重癥階段,真是不太好治。是死是活,全看個人抵抗。而不讓輕癥轉為重癥,現在應該做得不錯。聽說住進方艙醫院的病人,病好了也不想出去。因為方艙醫院空間大,伙食好,跳舞唱歌聊天斗地主,一點都不缺玩伴。此外諸事有人管,重要的是還不收錢。遠比寂寞地待在家里要踏實得多。說起來,有點像冷笑話。

  控制疫情,不讓其蔓延,是眼前的最大事,也是眼前的最難事。盡管武漢新的主政領導下嚴令逐戶排查,但面對尚有900萬人口居住的城市,地域闊大,眾生復雜,逐戶敲門排查,難度實在太大。社區人員加下沉的干部甚至大學老師們,要以一對十甚至以一對百、對千的人群且不說,還要冒被感染的危險。碰上不肯開門的,完全奈何不得。不可能總是派警察去抓,而警力也是有限的。再加上,社區人員或公務員,別說防護服,能將口罩湊夠就不容易。前幾天,作協同事電話給我,問有沒有辦法幫他們弄點防護服。我打探了一番,知道很難。總不能跟醫生搶防護服吧?面對疫情嚴重的社區,這些工作人員的安全很難保證。如果他們被感染,回家再感染家人,豈不是更糟糕?要命的是,不將那些四種人尋找出來,給予隔離或治療,武漢開城,便永無指望。為此,一戶戶排查,以防疫情蔓延,無論如何,是武漢的重中之重。

  中午,京城同學轉來同系七七級張AD的建議。AD說,龐大的潛在感染人群基數無法確認,對全國疫情的防控和治理將造成最大障礙。今早想起這件事就很焦心堵心!為此,他提了一份建議,希望我能幫忙傳達出去。我看后覺得或許有用,轉貼在此:

  我的建議:通過國家層面,動用國家三大通訊運營商(中國電信,中國移動,中國聯通),強行聯絡全國每一位,發布通知,建立有效的國家緊急狀態的反饋機制。每人必須回應每天的健康打卡,學習杭州深圳等地的健康二維碼系統。除上述三家,還需要加上另外兩家民間支付網絡(微信支付,支付寶)。五管齊下,全國14億人口,估計可以覆蓋絕大多數。沒有手機和支付寶的人群,一般情況下也不在疫情集中爆發的地區。老人基本有家人協助,能夠被通知。

  再加上深圳的大疆無人機和眾多優秀的無人機公司參與(國家緊急狀態下征集征用),實行疫區無人機巡查。廣播,通知,監控的空中網絡,最大限度減少地面人員的列入,最大可能提高工作效率,盡快解決所有沒有查證的潛在感染者。這是當務之急。

  通過電話微信支付寶找人,還有一個重要意義,同時精準鎖定所有人相當一段時間內的行動軌跡(11月1日至今),誰也跑不了!

  上述文字,是AD原文,我完全照搬,是否合理或是否適用,由專家們考慮。AD的父親是《黃河大合唱》的詞作者張光年(真巧,我前面提到的同事道波,其姑夫便是《黃河大合唱》的作曲冼星海)。我辦《今日名流》雜志時,曾經登載過張老的數篇日記。后來日記結集出版,張老給我寄來書,并夾了一封信,其中還提到AD跟我同學一事。因張老地位太高,又是同一系統的人,我覺得不方便回信,就沒回。那時,我年輕,對自己要求過于嚴苛,不允許自己借辦名人雜志之便利去與各地名人交往,反倒是盡可能與名流們保持距離。但在后來聽到張老去世的消息時,我感到十分后悔,覺得自己未免迂闊。

  今天下午,還讀到財新記者的一篇文章,內容主要談福利院、養老院的老人們在疫情中的生存情況。其實,就算沒有疫情,這些老人便已是弱勢群體中的弱勢,處于社會邊緣之邊緣。他們的日常生活能不能在人均水平上下,很多人是存疑的。而當病毒將健康人紛紛擊倒時,他們的狀況便不堪想象。其實大約在近十天前,我已聽說福利院老人因受感染而連續死亡的事。盡管信息源可靠,但我因無法進一步確認,也就沒提。畢竟,那么多人在等著罵我,而封號的刀也一直架在頭上。現在,記者極盡詳細的采訪,地點數字人名時間,都清清楚楚擺在面上,還有誰能回避這些呢?“眼淚都哭干了”這樣的話,已遠遠表達不了我們心中的悲痛。

  財新記者(向TA致敬!)的文章說:昨日,“部分家屬接到康養中心老人的電話,稱院里通知部分老人出去隔離。‘去哪兒隔離?是否有人照料?符合哪些標準能去隔離醫治?剩下的老人是否被感染?能否得到有效防治?老人們的核酸檢測結果能否告知?院方能否及時披露真實情況?政府能否增加養老院的醫療、護理人手和資源?’”家屬們憂心如焚,還在焦急等待回應。但我想,既然政府已經接管下這些人這些事,人心都是肉長,他們自然不會再漠視這些老人現存的問題。

  但我更想說的是:檢驗一個國家的文明尺度,從來不是看你樓有多高、車有多快,不是看你武器多強大、軍隊多威武,不是看你科技多發達、藝術多高明,更不是看你開會多豪華、焰火多絢爛,甚至也不看你有多少游客豪放出門買空全世界。檢驗你的只有一條:就是你對弱勢人群的態度。

  今天還有一件事,需要記下:我的微博幾天前已經解封。起初,我并不想再回去。說來也是一種失望感吧。更何況那里的流氓很多,同學們也勸我別上微博,以免壞了心情。但是仔細想過后,我決定還是啟用微博。記得前不久聽過一個音頻,其中最后一句話是:“別把世界讓給你鄙視的人!”同理,我不能把我喜歡的微博地盤讓給我鄙視的人。好在微博有黑名單系統,對那些前來叫罵的人,我可一律拉黑。黑名單就是我隔離流氓病毒的防護服和N95口罩。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