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2月22日 蔓延難以控制,看來這真的是個難題(29)

  蔓延難以控制,看來這真的是個難題(29)

  2月22日。

  天氣依然晴好。也很暖和。躺在床上看手機。

  第一個看到的便是網上一位武漢女性批評社區的錄音。她脆嘣嘣的武漢話,噼哩啪啦,干脆利落。少有粗口,更有成語。引發人們爆笑,甚至追捧。我自己也樂得不行。這口音我太熟悉了,它應該是我青少年時代居住的江岸區二七路一帶居民的方言。屬于不太純粹的武漢話,與漢口中心地帶更地道更正宗的武漢話相比,略有差異。不過比我講得好。不少朋友發了這個音頻給聽。我說,你們了解武漢女人了吧?這里面粗口很少,很講道理,應該算是武漢的雅罵。

  美好的天氣,加上這頓痛快的漢罵,讓今天的心情,有了一個好的開頭。

  封城一月,再次接受中新社副總編夏春平的采訪。訪談先在網上完成,下午他們過來照相,又閑扯了幾句。文聯大院門口值班人員很負責,盡管他們記者證什么的都齊全,但仍然要一一登記,并且測量發不發燒。我笑他們說,萬一你們是暗訪的呢?那我們豈不虧大了。夏春平這次不光送了口罩,還送了酸奶牛奶。回家后竟還發現有一盒巧克力。立即對同事說,哪天值班你過來拿一下,給你娃發個福利。平時我常把別人送的巧克力轉送給同事的小孩。有一天那孩子突然說:我覺得方奶奶是活雷鋒。這一說后,我就更樂意送巧克力了,可見理論鋪墊多么重要。

  送走夏春平一行不足半小時,遠在美國的同學便轉給我這份采訪,上面還有剛剛拍的照片。真是把我驚訝到了。網絡傳播之快速,簡直不可思議。我家的人幾乎都是理工男,我受影響,已經算是很能適應高科技了,用電腦寫作也早在1990年。但我依然跟不上現代科技的高速發展,常常會被它的能量嚇著。“今日頭條”拉我加盟,第一天,我在他們的“微頭條”中發了一篇日記。結果第二天的閱讀量達兩千多萬,后來更是達到三千多萬。真是把我嚇死。對我這種適應了小眾讀者群的人來說,讀者太多,反而會有恐懼感,覺得這事太不正常,差點就不想寫下去。同學們使勁鼓勵,這才堅持。

  對于官方媒體的套路,我還蠻熟。采訪問題很多,選用的回答很少。出于理解的原因,我還是盡可能詳答,給他們以選擇。好在,他們如果外加了其他內容,我堅持一下,便也能很通達地放棄,盡量尊重我的本意。總的來說,中新社的言論尺度相對稍寬,當然也足夠謹慎。肯定不能像我在自媒體上那樣放松和自由。

  今天醫生朋友一大早傳來他對疫情的看法。我在下午也詢問了一下情況,概括如下:根據三天的數據,趨勢在好轉,但沒有質的變化。目前疫情的蔓延,并未完全控制。疑似病人,數量依然很大。只是床位的壓力減少了一些。多出的床位,來自兩方面:一是出院,二是死亡。死亡人數,每日接近一百。

  這是很讓人難過的信息。武漢市的排查力度,已經夠大,大到許多市民都有點吃不消。但是,蔓延卻依然難以控制。或許正因為此,武漢才要再建19個方艙醫院。床位增加了,讓床來等人,以防病人由輕癥發展到重癥。醫生朋友重復他以前所說的:早期拖延下來的重癥和危重癥病人,武漢還有近萬人。所以,死亡數據很難降下來。危重病人呼吸困難,主要是解決呼吸問題,靠吸氧等措施。想起昨晚看到過財新記者的一篇文章,似乎講的就是一根呼吸管賭生死的過程。

  在醫生朋友的談話中提到這樣一句:現在中藥有一定療效。這讓我想起,曾經有網友留言,追問中藥的效果如何。為此我把這個問題拋給醫生朋友,因為他是西醫方面的專家,我想知道,現在的西醫專家們怎么看這個問題。

  結果這位醫生朋友說:現在很多醫院的整個病區全部由中醫醫生接管,取得很好的療效。當然中醫也用西藥及西醫手段。中西醫結合,效果非常明顯,也得到了國家層面的高度認可。剛開始,西醫都竭力反對,各種嘲諷。現在效果出來了,所有反對的人都不吱聲了。我認為,疫情過后,國家肯定會發力支持中醫發展,他們在這次戰役中表現耀眼,有目共睹,西醫不服都不行。中醫便宜很多。我個人不懂中醫,但從來不排斥中醫,中華文明五千年,生生不息,西醫在中國占主導地位只有幾十年,中醫藥有效是肯定的。上述話是醫生朋友分好幾段寫的,盡管我歸到一起,但全是原話。

  我有個大學同學,在中醫學院教書(中文系分到中醫學院,教醫古文?我也沒問過)。從疫情一開始,他就認為,用中醫來醫治,一定會有好效果。而且從頭至尾,他都在宣傳和堅持這個觀點。并且還很生氣地批評武漢沒有好好用中醫。我把醫生朋友的話貼在了大學同學群里。一個媒體同學看后說,從某種意義上說,病毒在搶救中醫啊。這話說得有點驚悚。

  中醫學院的同學果然回復道:真得感謝這次的病毒,讓中醫中藥露了一把臉呢。中醫思路與西醫不同:“中醫是給對方留活路,禮送出境,出境后死活自便(一般也活不成了)。西醫是殺滅病毒,殺而不死就沒咒念啦。”這是他的觀點,有點意思,但我又覺得未免偏頗。他理解的中醫很有哲學意味,而他理解的西醫卻似乎歪了樓。

  晚上,同學群再次討論中醫問題。班上的中醫黑也不算少。中醫學院同學再次闡明觀點:嚴格說起來,中西醫沒辦法結合:理論層面完全不同,是兩股道上跑的車。現在的所謂中西醫結合,實際上是用中醫的藥,加西醫的器材、設備和部分藥物:各自發揮所長。這里面其實有很大的問題,甚至是沖突。

  關于中西醫的話題,我完全不懂,只是原話照搬。平時我自己看病,是以西醫為主。但日常調理身體,卻常用中藥。比方,每到冬天,我都會用諸多中草藥煮水喝。我把這種煮水方式介紹給我的同事楚風。她喝了之后,說感覺好多了。

  寫到這里,突然看到有消息說,早上的“漢罵”已引起各部門重視。區里領導、紀委什么的都登了門,而且中百超市也迅速整改,看來罵得有效果。還有朋友說,這個“漢罵”的英文版也已出來。我簡直要再一次笑倒。

  漢罵中,牽扯的均是雜事。說實話,時間久了,百姓的吃喝問題自然會非常突出。團購時間長了,模式也明顯出現缺陷。各小區門口,每天都擠著取團購物資的人。而且,團購的東西不是一次到,有的小區要分好幾次取。本來一天出門一次,結果團購后,導致一天出門幾趟。同時,還有些居民頗難伺候,不只是買生活必須品,還要買整箱買啤酒什么的。讓負責團購的志愿者們搬運起來累得夠嗆。沒辦法,管理是門科學,哪怕是柴米油鹽諸類。但是怎么樣更科學地管理,方對控制疫情有效呢?一個寫小說的人,肯定搞不懂。

  今天網上有個總結:第一批感染者是年前的;第二批感染者是擠醫院的;第三批感染者是擠超市的;第四批感染者就是瞎團購的。

  醫生朋友說,蔓延難以控制。看來這真的是個難題。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