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2月20日 待在家里別出來,否則我們就白拼命了(27)

  待在家里別出來,否則我們就白拼命了(27)

  2月20日正月二十七。

  今天又是大晴天。簡直晴好得不得了。能想象得到,所有溫暖陽光全落在空寂的街上,還有空寂的中山公園、解放公園和東湖綠道,感覺好浪費。

  特別懷想與同事一起在東湖綠道騎自行車的時光。有一陣,我們幾乎每個星期去那里。朝著落雁島人少偏僻方向騎上一圈,爬坡過橋,全程三個小時。中間還可以在偏遠地帶農民手上買些特別新鮮的蔬菜帶回家,也會尋一處優雅的湖邊聊聊天。我們應該都不算什么“鐵肩擔道義”的人,反倒是很愿意享受眼下自己夠得著的生活。而現在,我的兩個主力車友(我的同事),一個自己在病中,一個家人在病中。盡管兩個病都不是新冠肺炎,但也是人們談之色變的病呀。她們比我要辛苦太多了。而武漢,有多少這樣的病人還在煎熬中等待?還在等。

  今天的疫情報導,引起同學們的討論。人人都驚異武漢新增病人斷崖似下跌。這是個什么情況?難道拐點就在今天?我的醫生朋友一大早也給我發信息,他的短信充滿喜悅:已經控制住了,神奇!又說:不用增加床位,現在只是治療的問題。但是稍后,他便有了自我懷疑:也太快了吧?太神奇了!不敢相信。接著一小時后,醫生朋友的短信已經變了:“我仔細看了一下,武漢數據戲劇化下降是因為診斷標準又改了。……關鍵看明天的數據。”

  我在中午一并看到這些信息,忍不住繼續詢問。醫生朋友說,從今天的數據不能得出形勢徹底扭轉的結論。就像前幾天突然激增一樣,今天急降也是同樣的原因。但大趨勢肯定是向好的。我又一次問到拐點確切時間,醫生朋友非常有信心地回答說:“一周內應該出現。”

  一周內會出現拐點嗎?我希望如此,但又擔心希望落空。

  幾乎同時,我看到另一個帖子,同樣是一位專家所言。我覺得很有必要記錄下來。專家說:“新冠病毒的殺傷能力比我們想象中的還要更強一些。它不僅攻擊呼吸系統。那些愈后不好的病人不光是合并了肺炎的問題,還合并有心臟肝腎臟等的損傷,甚至造血系統都受到了影響。”專家還說:“只要我們這身防護服沒脫,你們就待在家里別出來,否則我們就白拼命了。”

  是呀,新冠肺炎有多厲害,還是得聽專家說。盡管局勢好轉,但一點都不可放松警惕。封城即將一個月,我認識的人中已有憋不住的。聽說還有好多人想闖關出門。以為只要自己防護好,就不會被感染。而實際上,真被感染到,他可能完全不知。待回家再傳給一家人后,那時后悔就來不及了。設若人人都想闖關上街,街上必然人來人往。我們之前所有的堅守和艱辛,也就全部會泡湯。冠狀病毒最厲害的一招,就是它劇烈的傳染性。現已處于衰勢的它,正期盼著你的出門,以便東山再起。你要去配合它嗎?其實,我們已經堅持了這么久,真不能讓那些曾經為我們拼過命的人,白白拼了一場,也不能讓熬了這么久的自己,也白白地熬了一場。

  今天,在鄰居群里看到當年重建黃鶴樓的設計者向欣然先生寫的《我感謝,我祈禱》一文。此文是他為答謝關心他的同學們而作。寫作時間是今天。向先生年近八十,是我鄰居唐小禾老師的朋友。我以前也見過,但并未有來往。今天讀到老人的文章,心里既覺感動,又有莫名的悲傷。征得同意,我把全文記錄在此:

  “我,向欣然,現在正在閱讀我們社區昨日的《疫情公告》:按照市里地毯式大排查的要求,社區已發現的確診,疑似,發熱,密接等四類人員共15人,都已經做到了“應收盡收,應治盡治”,離開小區大院了。

  “我居住的社區,按照市里的劃分,屬于新冠疫情風險偏高的一類。此前已經有6位確診患者相繼去世了,他們死前多數都沒能住進醫院。雖然小區的隔壁就是定點醫院,但一床難求,求診的病人通宵排隊,隊伍快要排到小區的后門口了(小區趕緊封閉后門)。這都是武漢封城初期的事情。

  由于我們的社區基本上就是原來設計院的職工生活區,所以大家都很熟悉,都是老同事,老鄰居,所以他們的突然離去,我們感到驚恐,感到難以接受。在那個黑云壓城的日子,我們兩個空巢老人是多么無助!!

  就在此時,微信里傳來建三同學的聲音:“因為你在武漢,所以我們會更加關心和支持武漢的抗疫斗爭!”是的,63年我班畢業分配到武漢(中南建筑設計院)的,共有3人,如今只有我一人尚在武漢堅守。

  隨后,陸續有同學在網上向我表示問候和祝福,更有同學直接打電話安慰和鼓勵我,遠在美國的同學還和我在微信里展開了私聊……這一份份友情似親情,給了我溫暖和力量,我將永遠銘記和感恩!

  特別令我感動的是,有同學轉達了一位老師對我的關心,他要我“多保重,多喝水,多熏艾草……”

  其實,我對死亡并無太多恐懼,我已經活過了中國人的平均年齡,正常死亡是遲早的事。但是如果因染疫而死,那無異于“他殺”,我是于心不甘的!

  我已經有一個月沒有下樓了,我常常站在5樓的陽臺上,望著周圍死一般寂靜的世界發呆。

  以前有太多的帖子,勸老年人什么也不要關心,什么也不要想,只要吃好玩好活好就行了。這有一定道理,因為你就算想了關心了又有什么用呢?!你還能為改變這個世界做些什么嗎?不過有句老話:朝聞道,夕死可矣!所以我還是忍不住,要關心,要去想。

  在這瘟疫猖獗的日子里,在這漫長的封城的日子里,我一直在想,我們中國人為什么命這么苦啊!我們這個民族為什么總是災難深重?想到這一切,我只有祈禱,祈求在大災大難之后,中國會有一個清平的世界……但愿。”

  字字深情,句句真切。“如果因染疫而死,那無異于‘他殺’,我是于心不甘的!”這該是多少武漢人的想法?!

  像向先生這樣的空巢老人,整個武漢,應該不少。以前的日常生活,尚有保姆或鐘點工前去幫助。而現在,大多保姆和鐘點工人都回家過年,一切只能靠自己。我曾經擔心劉道玉老校長是否也是家中無人,因為他們平時也是靠保姆幫忙。微信溝通了一下,知道劉校長的兒子兒媳均已回家過年,正好堵在家中,可以照顧到兩位老人。我的同學老道父母雙雙96歲,也被封在自己的小區,兒女們無法前去相助。得幸兩位老人身體健康,一切尚能自理。不僅不給社會添麻煩,還盡量不讓兒女擔心,且以樂觀的態度和所有市民一起等待疫情結束。

  換位思考一下:讓這些老人自己去對付日常瑣碎,需要他們付出多大的氣力才能正常過日子呢?恐怕老人們得拼出全力吧。因為我們都做過家務,買菜做飯,洗衣打掃,收拾整理,零零雜雜加在一起,并不是簡單的事。不知社區有沒有專人負責了解區內空巢老人的家庭情況,并且盡可能派人幫到他們。

  死神的陰影,還在武漢三鎮上空飄來飄去。今天的一片又飄到我們眼前:湖北日報一位著名的評論員一家四口感染。半月前即申請床位,一直申請不到。待進醫院時,已是重癥。他本人于今日去世。這世上,又多了一個破碎的家庭。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