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2月19日 死亡的幽靈,依然在武漢徘徊(26)

  死亡的幽靈,依然在武漢徘徊(26)

  2月19日正月二十六。

  今天的陽光遠不如昨天,但天空還很明亮。到了下午,有點陰。但不冷。看天氣預報,這幾天都會比較暖和。

  還沒起床,幾天前曾捐款十萬的畫家朋友從紐約打來電話(不會有人說是通敵吧?),說另一位遠在德國的蘇姓畫家也想捐款十萬,且說他認識你,多年前曾去過你家。這幾天也在讀你的武漢日記。他們夫婦想要為武漢盡點心出點力。因為相信我朋友的慈善項目,所以希望捐到那里。我的朋友正急著為即將到的一批醫療物資籌款,一聽大喜過望。蘇畫家夫婦也是老武漢人,他們對武漢疫情的擔憂,不言而喻。對于很多人來說,無論走多遠,走多久,武漢仍是他們的精神家園。謝謝蘇氏畫家夫婦。

  昨天說頭疼,同事讓她的先生給我送來風油精。她的先生因工作之需,天天在外奔波服務。晚上便帶了風油精和一堆其他中草藥過來。我去文聯大門口取物時,竟看到那里不少人。春節以來,就沒有見過這種場景。

  細問了一下,原來是買菜群預定的食品剛剛到貨。幾個自愿者正在幫著卸東西。我原以為志愿者都是本單位員工。不料聽鄰居說,她的女兒也參加了。她女兒法國留學回后,自己創業做公司。現在堵在家里出不了門。便也主動報名參加志愿者活動。聯合國給“志愿者”的定義是:自愿進行社會公益服務,而不獲取任何利益、金錢、名利的活動者,也稱為“義工”。志愿者這種組織方式,真的很棒,它也被很多善良的年輕人追捧。在參與社會服務時,他們不僅可以奉獻一已之力,還可通過此一途徑洞察社會,理解人生,讓自己的見識和能力得到成長。疫情期間,武漢有幾萬志愿者在進行各種社會服務。沒有他們有力的幫助,僅靠機械的政府機關,可能更糟。

  除了送物品的人,院門口還堆著大堆芹菜。旁邊站著一位貌似社區的工作人員。我從旁邊路過,工作人員說,你可以拿點芹菜。我說我家菜夠了,可以不要。工作人員說,這里有多的,盡管拿。這就是送給文聯大院居民的。我便拿了幾根,覺得足夠。保安王師傅過來幫我抓了一把,說多的是。山東送來的。我有點奇怪,便向工作人員詢問。得知,這是山東捐贈的芹菜。給了社區,有兩噸,太多了。他們送了一些給各廳局,然后拿一些,送給家屬。工作人員說,菜已經有點老了,菜心還可以。

  看到這么一大堆青菜,想起山東壽光最早向武漢捐贈過一大批蔬菜。不知道哪個部門將之送到超市去賣,結果遭到非議。網上還流傳過一個向市政府投訴的電話錄音。其實,以我的看法,如果不是直接捐贈給醫院食堂,或是送到有貯藏能力的部門,更合理有效的方式,還是拿去超市,以平價菜賣給市民。超市至少有存放倉庫,有分配能力,有散發渠道。而賣菜的錢,或可以捐贈方的名義交給慈善部門購買醫療物品,或可返款給對方,繼續送來平價菜,供給武漢市場。這是雙贏雙益的事。效果遠比送到社區好。自疫情以來,社區的工作人員已經辛苦異常,要求他們把捐贈的蔬菜再分贈到各處,難度實在太大。尤其現在,人手少,車輛少,一卡車青菜來了,比方兩噸,處理起來真不是容易的事。所以我想,哪怕是捐贈,其實也是可以更實事求是一些。捐贈實物如遭浪費,最終浪費的也是捐贈人的好心和善意,以及他們的財產。

  今天有一個視頻刷屏,那是武昌醫院院長劉智明醫生送葬車離去時人們的哭喊。看的人無不淚流滿面。他也算正值當年,有才華有專業有平臺,可以為醫界做多少事,又可為社會救多少人呢?這兩天,噩耗仍是連連。武大去世一位博士,華科大去世一位教授……死亡的幽靈,依然在武漢徘徊。

  目前湖北已確診的新冠肺炎患者達七萬多人。這離當初醫生朋友預估的數字已經不遠了。每天新增病人基本在一千五百以上。數量縱是很大,但實際上增幅人數正在持續放緩。沒有停下的是死亡人數,目前業已越過兩千。這是官方的統計數字。尚有一些并未確診的死者,或是死在家中,根本來不及去醫院的人,估計未曾計算在內。所以,到底死了多少人,恐怕目前誰也不知。疫情之后,相關部門聯手統計,或可更加準確。

  其實,局勢依然嚴重。躺在火神、雷神兩山醫院及其他醫院有近萬名重癥患者,還在搶救之中。這些人都是早期感染的病人。無治療機會,導致拖延成重癥。他們中,還有哪些人會離開這個世界呢?和家屬們一樣,我們也都懸著心。

  所謂局勢好轉,是針對前期更為嚴峻的情況而言。那時,滿屏都是呼救病人,醫院擠滿了求醫者。而現在,至少,有病即收,你不想進醫院,抓也要把你抓進去。進院即有醫療保障,為此,醫生朋友依然說,來的基本上是輕癥,都能痊愈。拐點在望。

  還看到一條信息,說武漢現在換了做事模式。成立了四個小組:一為床位保障組;二為疾病控制組;三為援漢醫療隊接待協調組;四為黨建考核組。通過這四個組直接對接各項事務,這么看上去,實施性會強很多。只是,我覺得“黨建考核組”如能改名為“考核監督組”,似乎更好,更加實事求是。這會讓我們看到政府是以人命為大。畢竟抗疫是全社會的事,很多非黨員群眾也在一線工作,他們不應成為旁類。

  順便說說,極左對我的攻擊,似乎人頭越來越多。且不乏“盛名之下,其實難副”者。但我是一個喜歡講常識的人。這一陣對常識二字,提得也多。有人問,常識到底是什么?舉個例子,比如一只狗跑來咬你,你拿起打狗棒,打狗。狗逃回去,叫了一群狗過來咬你,其中還有大狗和瘋狗。這時候,常識會告訴你:閃人!把地盤留給狗。叫它們自己狂吠,過不多久,它們就會因為吠聲高低不同骨頭分配不同,而相互自咬。而你呢。在家喝茶看書下館子。像隔離病毒一樣,與會咬人的群狗隔離。這就是常識。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