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2月13日 或許那時他們才會懂得百姓(20)

  或許那時他們才會懂得百姓(20)

  2月13日正月二十。

  中午開窗,看到太陽又出來了。今天是李文亮的頭七吧?頭七是遠行者回望的日子。李文亮在天有靈,重返故地,他會看到什么呢?

  從昨晚起,悶了兩天的網絡,突然又活躍起來。長江日報以三篇魔魅式短文,瞬間刺激到諸多人的大腦皮層。看了它們,大家覺得自己似乎又有了活力。這活力來自想要罵人的心情。其實,罵人或是罵事,都是疏導心理的好方式。我女兒的爺爺活到99歲。有次問他,你的長壽秘訣是什么?他說,吃肥肉,不鍛煉,罵某某某。看看,第三條秘訣就是罵人。武漢人悶在家里,無事可干,無聊且心煩,這就需要發泄。見面聊天不行,怕傳染;開窗高歌不行,怕飛沫;為李文亮號啕不行,怕不穩定;好像只有罵人還可以試一試。況且武漢人是喜歡并且也很會罵人的。罵完便有通體的爽快,就像北方人大冷天從澡堂子出來的感覺。不得不說,網民們三觀很正。感謝長江日報,你們給憋悶的人們提供了一次暢快叫罵的機會。何況,李文亮死后,上海的報紙都用頭版為他悼念,你們跟李文亮的醫院相隔不過咫尺,你們的版面呢?估計很多武漢人都記著這筆賬,也憋著這口氣。當然了,話說回來,罵別的也不行,罵你們還不行嗎?睡一夜起來,想看看管網有沒有刪掉罵報紙的帖子。結果,居然沒有!倒是長報那邊文章,刪了。這倒讓人,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疫情尚緊,網絡主題卻頻頻更換。又悲傷又歡樂。湖北武漢終于換了主帥。其實,誰來這里,對于我們來講,無關重要。重要的是誰能有魄力將疫情控制下來,不再犯那些一犯再犯的低級錯誤,不再搞那些沒有任何意義的形式主義,不再講那些重復又重復、顛來還倒去的廢話空話。這就足夠。

  至于免去的湖北主政官員,守土和安民,他們一項沒能做到。讓斯土斯民,悲慘如此,不換難平民憤。只是不知他們會不會換一個地方,再度出山。過去皇帝有“永不敘用”之法,對有如此重大過錯的官員,且給國家和百姓帶來如此重大的災難,這個法子,至少適用,并且已算最輕。我想,讓他們回家當當老百姓吧,或許那時才會懂得百姓。

  今天有個消息,讓我很難過:畫家劉壽祥清晨去世。早就知道他被新冠病毒擊中,但不曾料到,他沒挺過這一關。我的左鄰右舍都是畫家,所以,我也認識他。而更讓我心碎的,是我的醫生朋友傳來一張圖片。這讓前些天的悲愴感,再度狠狠襲來。照片上,是殯葬館扔得滿地的無主手機,而他們的主人全已化為灰燼。不說了。

  還是說疫情吧。湖北之外的所有省,已連續九天確診人數下跌。而湖北,卻恰相反,確診人數今日成倍暴增,把所有關注者都嚇得一哆嗦。其實原因大家也心知肚明,專業術語說,這是存量。就是說,以前有那么多人,進不了醫院,只能在家掙扎等死。現在,政府用盡各種方法,把確診者悉數收入醫院,將疑似者全都隔離起來。今天的數字,大概也是頂峰吧?估計此后不會再有這么多人了。早期失誤,盡管有各種客觀理由,但對于百姓來說,所有的客觀和所有的理由,都是人命。推諉無用,網民們一條條扒得清清楚楚。好在,呼天搶地求救命的視頻這兩天倒真沒見了。這一次,相信不是網管讓它們消失的。

  能夠明顯感到的是,政府措施越來越有力,方法也慢慢人性化了一些。諸多的公務員被派到社區基層幫忙,就連作協這樣的機構,都有派出指標。有黨員身份的專業技術人員,也照例下派。一個人分管幾戶,協助政府了解他們的身體狀況,生活需求等等。同事是長江文藝雜志副主編,盡管名校碩士畢業,跟公務員比,純低薪階層。她被安排分管六戶人家。聽她講起各家的現狀,很令人唏噓。現在小家多是獨身子女,老人多。有一家年輕夫婦二人必須分開來,各管各家的老人,妻子兼管孩子,丈夫負責奔波采買。武漢城市大,從這家到那家,就是有車,跑起來也辛苦。如在往日,他們這樣,會被很多人覺得慘,但是現在,與病人和死者家庭相比,他們則倍感幸運。畢竟大家都活著,還能相互照顧。都說,我們還能堅持。我們對政府有信心。

  援助物質也還在源源不斷地運到湖北。小哥晚上說,匹茲堡市向武漢捐贈了18萬只醫用口罩,已通過中國國航班機運來。他們還計劃陸續安排更多的醫療物質。你今天寫一下好不好?我說,好呀。美國匹茲堡跟武漢是友好城市。很多年前,我曾兩次去過那里,非常喜歡那邊的氛圍。但對于小哥來說,是不是友好城市,他也無所謂。他的兒子和孫子孫女都在匹茲堡生活。身在疫區最中心的他,想要對匹茲堡的捐贈表達一下謝意。

  順便要作一個說明:有家出版社,早前出版的一本繪畫書,講果子貍的肉可以吃等等。書上署名責編有“方方”。一些人把那本書的名字,用彩筆勾出,然后對我開罵。我要說的是:這個“方方”跟我沒半點關系。今天還跟同事吹牛說,我什么時候當過書刊編輯?當年我直接就當主編了。

  今天打住,引用段子手的話作為結束語吧:不指望煙花三月下揚州,只但愿煙花三月能下樓。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