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2月5日 我們都在為這場人禍付出代價(12)

  我們都在為這場人禍付出代價(12)

  2月5日。

  昨天立春。今天(2月5日)的天氣果然就像春天。我家門前有一排老香樟和兩株桂花一棵玉蘭,樹葉都綠得仿佛冬天根本沒有來過。

  今天仍然處在專家們預計的疫情高峰期中。確診病人數字據說還在上升。一個我所知的著名畫家也處于病危之中。我的同事YL說,她的朋友圈有三個一起玩攝影的人死了。我的朋友圈人很少,感謝大家都還活著。武漢的嚴峻局面,縱然不像前陣那么混亂,但也尚未真正緩解。網絡上,悲傷的視頻和絕望的呼救似乎少了許多,更多的正能量正在充當鼓勵角色。不知是真正解決了那些問題,還是直接遭遇刪除。在我們經歷過很多刪除后,對這個套路也都開始麻木。我昨天說我們自己也是自己的敵人,我們與己為敵,大概正是從這種麻木開始。眼下我們現在還必須提著心,對自己的身體保持高度警覺。我仍然成天跟家人和朋友嘮叨:不要出門不要出門。已經都關了這么多天,不在乎再多關幾天。飯菜質量差就差點,以后疫情結束后,把這些天想極了的餐館輪著去吃一遍。讓我們盡興,也讓餐館賺錢。

  下午看到一條消息,我覺得有點意思。除了開頭一句說的像官方媒體:“武漢抗疫攻堅戰已經打響了”。但內容還是頗有價值。我將它梳理了一下:1、將病人分成三級隔離。2、火神山醫院、雷神山醫院、定點醫院是一級,負責隔離和治療重癥病人;3、已建和新建的共十一個方艙醫院為二級,負責隔離并治療輕癥病人。4、酒店、黨校為三級,負責隔離疑似和密切接觸過病人的人群。5、這三部分人隔離后,全市全方位消毒殺菌。6、所有醫院恢復正常接診(曾經關停的其他門診馬上恢復)。7、其他行業也可以開始運行工作。8、當重癥緩解為輕癥時,即回到方艙,反之輕癥如加重,就進定點醫院。根據病人病況隨時進行調整。以此類推,直到病患完全消失!我無法確認真偽,但按照常理推斷,覺得應該是真實的。自部隊入漢后,武漢的效率似乎明顯提高。這個打法,也有點軍人做派,顯得蠻干脆利落。我對此懷有期待。更希望,在各級隔離中的病人,能有保證質量和值得信任的治療。

  疫情打亂了人們所有的生活秩序,醫院更是。各路醫生都忙于抗疫。其實,若無疫情,其他病人平時也是非常多的。現在這些病人都耐心讓位于抗疫,自己默默地忍受病痛。有些病痛,拖延下去的后果會是什么,病人自己也惴惴不安。但是他們還是讓路了。這些人相當了不起。我的一個同事,不幸恰在元月連續做了兩次手術。而且并非小病,也并非小手術。春節前,疫情暴發,她從醫院回到家里。但術后必須換藥打針。自己咬牙開車去醫院換藥。傷口的恢復并不理想,并且已經化膿。醫院人多病雜,醫護人員也不敢叫她天天過去,只好帶著護理包自己回家換。護理包不夠時,還得自己去藥店買。炎癥控制不住,也只有在社區醫院打針。著急難過,甚至也哭。但是怎么辦呢?她自己說,先扛著吧,等疫情過去再說。我的另一個同事,因為父親癌癥,今年特意把父母都接來過年。結果一家三代,全都被封住在家。哪兒也去不了,父母也無聊,她只能每天陪著父母打牌,好讓他們的時間容易打發。剛才電話說,打牌打得我煩死了。其實這也不是輕松的事。還有更焦急的孕婦們。她們可以忍,但肚子里的小東西不肯忍。這些孩子來的不是時候,他們讓準媽媽和準爸爸所有的歡天喜地,都變成焦灼不安。唉,這不是一個完美的世界,但是孩子們,既然膽大,那就來吧。盡管這里是疫區,也要相信,接待你們的地方,一定還是溫暖的并且干凈的。

  我記錄下這些細碎,是要告訴那些有罪的人們:不是只有死者和病人承受了災難,我們所有的普通人,都在為這場人禍付出代價。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