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2月4日 再一次覺得自己命大(11)

  再一次覺得自己命大(11)

  2月4日。

  今天(2月4日)天氣依然很好。武漢市民生活還是很平穩。悶是有一點,但只要活著,悶是能忍住的。

  下午突然聽到有人再度恐慌,去超市搶購,說是擔心超市關門,斷了吃喝。我想這個大概不會吧?市府似乎就此發了一個聲明,即保證超市不關門。按理,全國人民都在支持武漢,中國的生活物品也不緊缺,保證武漢人民的日常生活用品,應該不難。當然,會有一些孤寡老人比較艱難(沒有疫情,他們也很艱難),相信社區和諸多的志愿者都會前往幫助。不管政府前期有多少失誤,無論如何,我們目前也只能相信政府,我們還是要給予他們信任。不然,這種時候,你能信誰?你能靠誰?那些容易恐慌的人,他們什么時候都會恐慌,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剛才出去倒垃圾,發現我家大門上,貼著“已經消毒”的紙條。還貼著一個通知,說如果發現自己發熱,請打武昌區多少多少電話。可見社區的工作做得還很細致。疫情是大敵,全民同仇敵愾,沒人再敢馬虎,只要決策者不再出昏招。

  對于未來到底有多少人會被感染,這個數字大家都很敏感,也為它的數目之大,感到緊張。其實昨天我的微博中提到的十萬這個數,醫生們早就心知肚明,也早有醫生在對外呼吁時說破過。今天,另一位醫生朋友告訴我,這個數字一點不錯。人數的確會有那么多。但是有一點:不是所有受感染者都發病。發病的人,可能是其中二分之一或三分之一。我特別追問了一句:是不是盡管被感染,但并不發病,以后就會自己慢慢地好?醫生朋友用肯定的語氣回答說,是的。假若真是這樣,算不算一個好信息?

  再次強調:根據醫生們的說法,冠性肺病傳染力強,但只要有正常的治療,死亡率并不高。在外省有機會得到治療的病人,也已證明了這個。武漢的死亡人數多,主要就是住不進醫院,輕癥變重癥,重癥致死亡。加上隔離方式不對,居家隔離導致全家被感染,病人更多,才引發許多悲劇。醫生朋友說,如果早有措施,以武漢現有的床位,是完全可以讓重癥病人都住進醫院的。但是前期亂了,人們恐懼,沒病也跑醫院,后面就都亂了。現在,政府也在不斷調整方式。下一步,看看是否能扭轉局面,讓拐點早些出現。

  此外,網上也有人對昨天剛出臺的“方艙醫院”質疑,覺得這樣集中隔離,病人擠在同一空間,豈不是增大交叉感染?但我想,這是戰地醫院模式。首先必須在最快的時間里把發燒的疑似的病人集中起來,加派醫生進行治療。與此同時,繼續完善隔離條件。不然,那些流動的感染者,四處奔波,多奔波一天,就會多傳染他人,如此,疫情根本無法控制。目前的大空間,條件雖不理想,想來下一步恐怕還會逐步分割成小間。如是推測,也不知確否。無論如何,隔離流動的感染者,是最緊急的事。

  今天還看到一個視頻,來自火神山醫院。病人自拍。視頻中所見,那邊醫療環境相當不錯,病人也很樂觀。這正是我們想看到的。愿他們早點好起來吧,也但愿所有的事情,更加合理,更加有序。

  這次的疫情,顯然是合力釀就。敵人不只是病毒一個。我們自己也是自己的敵人或者幫兇。據說很多人此時才幡然醒悟:知道天天空喊厲害了我的國沒有意義;知道天天光是政治學習講空話而不會具體做事的干部沒半點用(我們以前稱這些人為“嘴力勞動者”);更知道一個社會如果缺乏常識,不實事求是,后果不只是嘴上說的害死人,而是真的會害死人,并且是死很多人。這個教訓,也算又深刻又沉重了。盡管我們有過2003年,但是很快它被忘記;現在又追加一個2020年,我們還會忘嗎?魔鬼永遠在后,我們不警惕,它還會再次追加,直到把我們折磨醒來。問題是:我們要不要醒呢?

  想起SARS那年,三月,正是在SARS擴散而官方隱瞞的日子,廣州的同學要動一個大手術。我們幾十個大學同學從全國各地趕到廣州那個SARS最生猛的醫院去為他壯行(沒一個人戴口罩)。大家來回都坐的火車。之后事情被暴露,全國上下恐慌,我們人人都嚇得一身冷汗,紛然稱自己命大,沒被感染。而這次,我從元月初到元月18日,曾三次去兩家醫院看望動手術的同事。有兩次都沒戴口罩。現在想想,也是后怕,再一次覺得自己命大。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