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2月1日 拯救他人的同時,也拯救自己(8)

  拯救他人的同時,也拯救自己(8)

  2月1日。

  今天(2月1日)天氣仍然晴好。初八了,居然有點懷念院子里每年此時的熱鬧。

  早上起來,仍然先看手機信息。看到一份元月31日的數據統計。數據顯示的結果是:武漢確診和疑似病人仍在增長,但速度已明顯下降。并且連續三天都在下降。重癥病人數字也在減少,死亡率與之前比,穩定在2左右。而治愈人數和疑似解除人數在增長。相當好的一個信息!說明近期的防控有明顯效果。這是我大哥今早發在自家群里的。我無法確定它是不是真的,但我希望它完全是真的。仍然是那句話,武漢挺過來了,全國就挺過來了。

  回想起來,最早告訴我們有此病毒傳染的,也是大哥。我們有個家庭群,其實就只我們兄妹四人。連嫂嫂和侄兒女們都沒加入。兩個哥哥在大學當教授,他們的同學和同事群信息經常很豐富。尤其大哥,他是清華畢業的,又在華科大當教授,所以他那里有價值的信息會多一些。12月31日上午十點,大哥轉了篇文章,說“武漢疑出現不明原因肺炎”并注有括號“(SARS)”。

  大哥說,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二哥馬上就提醒道,大家不要外出。二哥在沈陽工作,又說你們可以到沈陽來避難。沈陽零下二十度,什么病毒都活不下來。大哥說,SARS怕高溫,還記得2003年嗎?之后大哥再度發出信息,確認此消息為真,并說國家衛健委專家已經抵達武漢。

  小哥有點吃驚,因為他就住在病情集中暴發的華南海鮮市場附近。我到中午才看到這些,馬上說,近期不要去醫院。因為小哥身體不是太好,他主要看病就在漢口中心醫院,而那里卻集中著大部分武漢肺炎患者。小哥很快回復,說他下樓看了一下,漢口中心醫院平靜無常,他原以為會有很多記者。很快我在同學群里看到了華南海鮮市場和漢口中心醫院情況的視頻。于是立即轉發到自家群里。并提醒小哥,出門戴口罩。甚至建議他元旦后先逃到我家來。畢竟我當時住在江夏郊區,距離漢口比較遠。小哥表示,看看事態發展再說。二哥則認為,不必太緊張。政府不會封鎖信息,否則就太對不起老百姓了。我基本上跟二哥的想法差不多,覺得這么大件事,政府不可能封鎖信息,不可能不讓百姓知道真相。

  元月1日上午,大哥再次轉發了《武漢晚報》關于華南海鮮市場停業整頓的新聞。小哥仍說他們家附近沒什么變化,大家該干什么還干什么。作為普通百姓,其實在這一天里,我們已經高度重視這件事了。所提及的措施,與現在無異,即戴口罩,呆在家里,不要出門。我相信其他武漢人跟我一樣,經歷過SARS那樣的恐慌后,誰都不會輕視這種消息。但是,官方的說法很快來了,它們來自專家的結論,概括起來是八個字:人不傳人,可控可防。大家立即都松了一口氣。反正我們從不吃野生動物,也不會去華南海鮮市場,我們有什么可擔心的呢?

  我之所以復盤上述,是因為今天早上看到一個對王廣發先生的專訪。王先生是第一批來漢專家。他講完“人不傳人,可防可控”后,自己就被感染了。我以為他多少會有點自責或是懊悔以及反思,哪怕這錯誤與他本人無關,是整個專家組的決定。但作為專家組成員之一,至少給了武漢人民一個輕率的結論。無論湖北武漢官方如何官僚無能,或是有多少人為顯盛世繁華刻意遮蓋,但作為醫者的王先生,在表述時,是不是可以更謹慎一些?而不是這么斬釘截鐵?同時,王先生在元月16日即被感染,顯然此時已然得知病毒是“人可傳人”的。但我們并沒有聽到王先生及時修正自己此前所說的八個字,也未聽到他大聲疾呼人們警惕,卻一直等到三天后鐘南山院士來到武漢,才向人們道破真相。

  對王先生的采訪,是昨天作的。武漢人窩囊的春節(盡管武漢人達觀)、病人們的慘烈狀態,死者們破碎的家庭,封城行動對整個國家的損失,以及王先生同行們的無比辛勞和壯舉,全國人們都看到了。但是,對此負有一定責任的王先生在訪談中卻沒有一絲愧疚,沒有一點歉意,甚至還覺得自己有一份功勞。他說:“我要跑到武漢走馬觀花,要是不去病房,不去發熱門診,我也不會感染,反而進去以后,自己感染了,大家才知道這個疫情確實是嚴重了。”聽到這話,我真是無語了。看來王先生是不怕武漢人對他爆粗口的。

  唉,中國人一向不喜歡認錯,也沒有多少懺悔意識,更不會輕易產生負罪感。這可能跟文化和習俗有關吧?但作為醫者,專業就是救病扶傷,看到那么多人,因自己的言論而病中掙扎而絕望死去,即令大家并無多少責怪,可自己呢?自己就可以那樣輕松地放過自己嗎?內心就沒有哪怕一點點的罪惡感?說好的仁心呢?怎么還可如此洋洋灑灑地自夸?國有大難,連皇帝偶爾都懂得發個“罪己詔”。王先生(包括專家組)呢?真沒打算向武漢人道個歉?真沒覺得這是自己從醫生涯的一個教訓?

  算了,這個時候,實在不想多說。還是祈愿王先生今后更加努力地救死扶傷吧。拯救他人的同時,也拯救自己。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