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1月31日 如要諂媚,也請守個度(7)

  如要諂媚,也請守個度(7)

  1月31日。

  今天(2020年1月31日)初七,天氣簡直可以說陽光燦爛。這是不是一個好兆頭呢?抗疫最關鍵的時間就在本周。按專家所說,到了正月十五,受感染該發病的人,差不多都發作了。那時候便是拐點。所以,我們再堅持一周吧。這周過后,感染者差不多都隔離了,未感染者便可走出家門,那就是自由的時候了,想來是這樣吧?從封城到現在,我們已經關了九天,大頭已過。

  尚未起床,即看手機。一條特別好的信息:說我們單位的小伙子“沒有感染。今天已經完全正常,昨天因為腹瀉吃多了藥。這個瓜娃子!疫情過后要請客,把大家嚇得不輕。”幾乎剛笑完,就看到另外信息。我好多朋友都認識的一個人,省歌舞團的,病后一直在排隊等住院,在接到可以入院的通知時,剛剛去世。又聽說,有好幾個湖北官員已被感染,并且也已有人去世。唉,武漢人有多少人在這場災難中家破人亡?迄今為止,尚未見有一個自責和道歉的人,卻只有無數推諉的說法和文章。

  未亡的人們,要去罵誰?看到一個作家在與記者訪談中還提到“完勝”二字。簡直不知說什么好。武漢都這樣了!全國都這樣了!千千萬萬的人有如驚弓之鳥,更有人命懸一線躺在醫院,無數家庭業已支離破碎。勝在何處?完在哪里?都是同行,真不好意思破口。你說有人說話不過腦嗎?不是。為討上面歡心,他們是很過腦的。所幸,立即看到另一個作家的批評文字,一聲聲質問,措詞嚴厲。這讓我知道,有良知作家應該很多。現在我雖然不是湖北作家協會主席,但我還是個作家。我非常想提醒一下我的湖北同行,以后你們多半會被要求寫頌文頌詩,但請你們在下筆時,思考幾秒,你們要歌頌的對象應該是誰。如要諂媚,也請守個度。我雖然人老了,但我批評的氣力從來不老。

  整個下午都緊緊張張地做菜,晚上給女兒送去。她22日從日本游玩回來,半夜12點后才到家。回來即面對封城,家里什么吃的都沒有。我在除夕和初一給她送去一些。吃了幾天,說是已經撐不下去了,想要去點外賣。我和她父親都堅決反對她去買外賣,所以我決定還是自己送菜過去。我與女兒家相隔不遠,開車十幾分鐘即到。問過警察,說上路沒有問題。于是,便做飯做菜送貨上門,有點“我為紅軍送干糧”的感覺。小區不準進,我們即在小區門口辦了交接。我家的第二代,只有她一人留在武漢,我必須保護好她。

  我們門前是二環,一向車水馬龍,人流如織。但現在,車很少,行人更少。主路處處火樹銀花,偏路則因店鋪關門,顯得幽暗。軍運會時,把主路邊的房子全都鑲上燈帶,東邊不閃西邊閃。那時候覺得鬧眼也鬧心,看了有點兒煩。現在驅車在這清冷寂寥的街路上,這些熱鬧的閃亮的燈光倒讓人有心安的感覺。真是此一進彼一時呀。

  小型超市仍然開著。街邊也有賣菜的。我在路邊買了點青菜,又在超市買了雞蛋和牛奶(去到第三個超市才買到雞蛋)。問他們這時候還開門,不怕被感染嗎?他們回答也從容,說我們得過,你們也得過呀。是呀,他們得活,我們得生活,就是這樣!我經常會很欽佩這些勞動人民,有時跟他們對上幾句話,心里就有莫名的踏實。就像武漢最慌亂的那兩三天里,冷風冷雨。幾乎所有空空蕩蕩的馬路上,都有一個環衛工人在風雨中一絲不茍地掃地。看到他們,你會為自己的緊張不安感到慚愧,驀然間你就會鎮定下來。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