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1月30日 他們根本沒有推諉的余地(6)

  他們根本沒有推諉的余地(6)

  1月30日。

  今天是大晴天。有著冬天最舒服的氣韻。也是欣賞冬季最好的日子。但是疫情把人們的心情破壞一盡。萬千美景,無人觀賞。

  殘酷的現實依然擺在眼前。起床后,看信息。一個農民夜半三更被擋在土墻外不讓通過。無論如何求情,守路人都不讓過。在這樣寒冷的深夜,那個農民最后去了哪兒呢?非常讓人揪心。執行防疫規定固然不錯,但是不能執行得連基本人性都沒有了呀。為什么我們的層層官員都可以把一紙文件教條化成這樣?只需一個人戴著口罩,把農民引到一間空房里,隔離居住一夜,不就可以了嗎?又看到,一個腦癱兒童,因父親隔離,只能一人在家獨居五天,由此餓死。[淚]一場疫情,暴露出無數眾生相,暴露出中國各地官員的基本水準,更暴露出我們的社會疾病。這是比冠性病毒更為惡劣更為持久的疾病。而且看不到治愈期。因為沒有醫生,也無人愿治。想到這個,心里無比悲傷。就在幾分鐘前,一個朋友告訴我,我們單位的一個年輕人生病了兩天,呼吸困難,疑似,但未確診,也無法住院。一個非常忠厚老實的小伙子。我與他一家都非常熟悉。但愿只是普通感冒,不要中此惡招。

  好多人給我發信息,說他們看了中國新聞社對我的采訪(對了,采訪人夏春平是中新社副社長副總編,被我在博客中寫成了總編輯,糊里糊涂升了他一級。這里特此說明一下,也向夏春平和真正的總編輯道個歉),覺得我講的不錯。其實采訪內容自然會有刪除,可以理解。但有幾句我覺得留下應無妨。在談到自我療傷這個話題時,我還說:“最重要的是那些被感染的病人和去世者的家屬,他們的遭遇可能更慘,傷痛可能更深,甚至終身不能平復,這些還需要政府特別安撫……”回過來想想那個深夜被拒的農民,想想那個一人在家餓死的孩子,還有無數呼救無門的老百姓,以及流落在外像喪家犬一樣到處被驅趕的武漢人(包括許多孩子),不知道得用多長時間才能平復這樣的一次傷害。整個國家的損失就不用我說了。

  網絡從昨天到今天瘋傳的是關于專家來漢時的表現。是的,那些養尊處優、掉以輕心的專家,當他們輕率地告訴人們“人不傳人”“可防可控”這個結論時,他們就已經犯下滔天大罪。如果尚有良知,如果能看到那些正在受苦受難的百姓現狀,心里應該會有負罪感吧?自然,湖北的主政官員,承擔的本是守土安民之責。現在土未守民不安,他們怎么會沒有責任?疫情至此,必是多方合力的結果。他們根本沒有推諉的余地。只是現在,我們更希望他們打起精神,懷著贖罪感更懷著責任感,繼續帶領湖北人民走出艱難時日,以此來獲取人民的寬恕和原諒。武漢堅持住了,全國也就堅持住了。

  我的親人們,大都在武漢。慶幸目前大家都還健康。其實也都算是老人了。大哥大嫂七十好幾,我和小哥也都在奔七路上。我們不病,就是給國家幫忙。好在侄女母子今天清早已順利抵達新加坡,他們被隔離在了一個度假村。要深深感謝洪山交管局。侄女昨天得到的通知是:新加坡的飛機今天凌晨三點起飛,晚上要提前到機場。交通封鎖,大哥不會開車,侄女母子根本沒有前往機場的交通工具。這個任務就落到我的頭上。大哥所在的華中科技大學所屬洪山區,我向洪山交管局詢問我的車是否可以通行。他們局有不少我的讀者。于是說你還是在家寫作吧,這個任務交給我們。于是昨晚派了肖警官將我侄女送到機場。我們全家都由衷感謝他們的幫助。有急有難找警察,這個是最靠譜的。侄女和她兒子的平安,是我今天唯一覺得高興一點的事。

  今天已經是初六了,封天近八天。需要說的是,盡管武漢人天性達觀,武漢的工作也越來越有序,但武漢的現狀仍然嚴酷。

  晚上喝小米粥。一會兒去跑步機上活動一下。點點滴滴,記錄在案。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