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1月29日 保護好自己,就是幫忙(5)

  保護好自己,就是幫忙(5)

  1月29日。

  坦坦蕩蕩地睡到中午12點(其實平時也差不多起得這么晚,只是平時會自責。而現在,武漢人說:鋤禾日當午,睡覺好辛苦。睡了一上午,還有一下午。[允悲]這樣一來,不可能沒有坦蕩感呀!)。

  躺在床上翻了一下手機,看到我的醫生朋友發來的信息:多多保重,不要出門不要出門不要出門。這個連續強調的“不要出門”四個字,挺讓人心跳。心想,恐怕這幾天真是疫情的爆發期了。連忙給女兒打電話,她說正準備去小區超市買幾個盒飯。我要她不要去。哪怕光吃白米飯,這幾天也不要出門。初一聽說中心城區機動車將要禁行,我已經給女兒送去了一批保證她能活十天的物質。我推測她是懶得動手,才想出門找吃的。好在她也怕死,聽我一說,同意了不出門。過一會兒就開始找我詢問,怎么做大白菜(她居然把大白菜放在冰箱冷凍室里[黑線])。女兒的住所,從未開伙。平時或回家蹭飯,或是吃外賣。現在倒好,總算啟動了自己的廚房。這算不算是一個意外收獲?相比起來,我比她舒服,鄰居給我送來一碟熱氣騰騰的生煎包子。盡管我們倆戴著口罩辦交接,但包子我還是要英勇地吃下去的。

  今天陽光燦爛。這是武漢冬天里最舒服的那種陽光。溫暖而柔和。如果沒有疫情,我家周邊,一定堵車滿滿。因為東湖綠道就在附近,這是武漢人最喜歡去的地方。但是,現在的東湖綠道,空空蕩蕩。前兩天我同學老道跑去轉了一圈。說整個綠道,只他一個人。要說哪里最安全,恐怕東湖綠道算是一處了。

  關在家里的武漢人,只要沒被感染,大家的心里基本都還踏實。最可憐的還是那些病人以及他們的家屬。因為病房一床難求,他們仍在煎熬之中。火神山工地建設得熱火朝天,但畢竟遠水救不了近火。他們是最大的受害人。不知道有多少家庭從此破碎。[淚]一些媒體,在記錄這些。更多自媒體,也早就在默默地記錄。我們能做的,也只有記錄。早上讀了一篇寫母親在初一去世,父親和兄長都被感染的文章。心里特別堵得慌。這一家,也算中產了。那些更窮的病人呢?不知道會活成什么樣子。其實前些天,看到諸多醫護人員疲憊和病人崩潰的視頻,那種悲哀無助的感受,我今生從未有過。川鄂(湖大教授)說,他每天都想大哭一場。誰不是呢?為此,我一直跟朋友們說,走到今天,可以清晰地看到人禍的比重。復盤之后,那些瀆職者,一個也不寬恕,一個也不放過。但是現在,我們先全力以赴,熬過難關。

  說說我自己。除了心情與日常不同,生活倒是沒有更多變化。以前過年,也是這樣。只在初三時,到舅公楊叔子家拜年并聚餐(今年也取消了,舅公年邁體弱,更是要重點保護。),基本上哪兒都不去。其實每到冬天我都容易發作支氣管炎。曾經連續三年在春節前后住進醫院。所以這些天我時時警惕自己不要生病。前幾天有點頭疼,昨天略有點咳嗽,但今天又都好了。以前蔣子丹(她對中醫很有研究)根據我感冒的情況,說我這是“寒包火”。此后一到冬天,我每天都會用黃芪、金銀花、菊花、枸杞、紅棗、西洋參加上紅棗桑葉茶煮水。我給它取了一個名字,叫“雜煮”。天天喝幾大杯。疫情緊張后,又加上早晚一次維C片,一杯維C泡騰,外加幾杯白開水。晚上洗澡,用略燙的水長時間沖洗背心部位,還把自己買的蓮花清瘟膠囊全部吃光。我的同學教了一個”閉門法“。要我們時時默念:“全身毛細孔閉!風寒不入,百邪不侵,正氣內存,邪不可干!”他一本正經說這是歷代秘傳,絕非迷信。我們大笑了一通,不知道有沒有人真念。總之,我已經按各路朋友所教方式,將所有裝備統統用上(除了閉門法)。[允悲]顯然,它們有用。目前我的狀況還不錯。保護好自己,就是幫忙。

  順便說一下,前天我的一條微博被屏蔽了。它活著的時間比我想象得長。意想不到被很多人轉發。因為我喜歡直接在微博這個小框框里寫。所以寫時會很隨意(喜歡的就是這種隨意感!),想到什么寫什么。校對不仔細,錯漏字也多(慚愧,有點對不起武大中文系),還望包涵。其實,我根本沒有打算在這個時候批評誰(中國有句老話叫秋后算賬是不是?)。畢竟,現在我們的主要敵人是瘟疫。我一定會和政府和所有武漢人站在一起,全心全意,共同抗疫。政府向市民提出的所有要求,我也會百分百配合。只是當時寫到那里,覺得反思也很必要。由此,就反了一下思。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