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1月28日 病毒是不會介意誰是平民誰是領導的(4)

  病毒是不會介意誰是平民誰是領導的(4)

  1月28日正月初四。

  天氣從昨天開始好轉。雨停了。今天下午還出了一小會兒太陽。天空明亮,會讓人心情好上許多。只是被關在家里的人,煩燥感會多起來。畢竟從封城起,人們已經被關了五天。五天中,不只是多出談心的機會,大概吵架的機會也不老少。畢竟各家老小過去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天天守在一起過。此外,長時間的不出門,大人還好辦,小孩恐怕就相當難受了。希望那些學過心理學的人,寫點撫慰的文章,安撫一下武漢人。無論如何,我們還是要堅持把自己關夠14天。據說,近兩天疫情或將進入爆發期。于是也有醫生在叮囑:只要家里有米吃,就是吃白飯,也不要出門。好吧,聽醫囑。

  這一天依然喜憂參半。昨天,中國新聞通訊社總編輯、我的校友夏春平通過微信對我進行了采訪。今天下午他帶了人來拍一兩張照片。意外的是,他送給我二十個N95口罩!真是雪里送炭,讓我大喜過望。正當我們站在文聯大樓門口照相和說話時,我的同學老耿買米回來。他用很可疑的眼光打量我們。我覺得他甚至想用他們河南人的較真,大吼一聲:你們是什么人?為什么站在我們文聯大樓門口?見他那副樣子,我馬上喊了他一聲。他的目光立即變得又親切又熱情,真像是久別重逢,盡管我們天天在同學群里閑扯。夏春平是歷史系的,當年中文系和歷史系同住一棟宿舍樓里。所以我一介紹,他們倆也相互啊啊啊地開心起來。老耿在武漢和在海南,都跟我同住一個院內。他今年也沒能來得及去海南,我們同命相憐,一齊被困于單位宿舍。他告訴我,院里8棟的兩個感染者已經住進了醫院。如此這般,所有鄰居都大松了一口氣。相信在醫院治療,會比在家里隔離效果要好得多。依然祈禱他們早日康復。

  作別夏春平,剛進家門,我以前寫《到廬山看老別墅》和《漢口租界》的責編小袁,也給我送來了三包口罩。感動呀!老朋友就是強!我的口罩一下子富裕起來。當即與昨天共同感嘆缺乏口罩的同事們進行瓜分。適才同事來拿口罩,給我帶了一些青菜。我說,這下子真的有一點患難與共的感覺了。同事家上有老下有小,一家三代,還有病人。她必須隔天出門買青菜。說起來也是八零后,多么不容易。甚至還在操心工作。我聽她們相互對話,還在說:這一期的稿件要發了吧。想想這樣的人們,什么樣的坎過不去呢?

  壞的消息當然也是滿天飛的。前些天,看到百步亭四萬人聚餐消息時,我當即發朋友圈,對此批評。我的話說得很重。我說在這樣的時候,社區還舉辦大型聚會,“基本上算犯罪行為”。說這話時是元月20日。沒想到,21日省里接著舉辦大型歌舞聯歡會。人們的常識都到哪里去了?對于這類事,現在真不想多說。還是無語吧。壞消息正是來自百步亭:他們中已經有人確診冠性肺炎。盡管這消息我沒有進一步確認,但憑直覺判斷,那么多人的大聚餐,怎么可能沒有人被感染?有專家說,這次的武漢肺炎死亡率并不高,我愿意信這話。只是,傳來的另一些信息,卻還是讓人多少后怕。元月10號到20號,那些頻繁開會的人們,還是各自小心吧。病毒是不會介意誰是平民誰是領導的。

  我自己每到冬天支氣管炎都容易發作。曾經連續三年在春節前后住進醫院。所以這些天我時時警惕自己不要生病。今天略有點咳嗽,但問題不大。以前蔣子丹(她對中醫很有研究)根據我經常感冒的情況,說我這是“寒包火”。所以,我入冬以來,每天用黃芪、金銀花、菊花、枸杞、紅棗、西洋參加上紅棗煮水。我把它取了一個名字,叫“雜煮”。天天喝幾大杯。這幾天,更是早晚一次維C片,一次維C泡騰水,然后,加大白開水量。晚上洗澡,用略燙的水長時間沖洗背心部位,還把自己買的蓮花清瘟膠囊給吃完了。總之,我已經按各路朋友所教方式,用上了所有裝備。顯然,它們有用。目前我的狀況還好,咳嗽也很輕。保護好自己,就是幫忙。我的同學還教了一個“閉門法”。方法是默念:“全身毛細孔閉!風寒不入,百邪不侵,正氣內存,邪不可干!”一本正經說這是歷代秘傳,絕非迷信。我們大笑了一通,不知道有沒有人真念。

  昨天的一條微博被屏蔽了,它活著的時間比我想象得長。意想不到被很多人轉發。因為我喜歡直接在微博這個小框框里寫。所以寫的時候很隨意(喜歡的就是這種隨意感),想到什么寫什么。校對不仔細,錯漏字也多。說來慚愧,有點白念了武大中文系的感覺。還望大家包涵。其實,我根本沒有打算在這個時候批評誰(中國有句老話叫秋后算賬是不是?)。畢竟,現在我們的主要敵人是瘟疫。我愿意跟政府和所有武漢人站在一起,全心全意,共同抗疫。只是當時寫到那里,覺得反思也是必須。由此,就反思了一下。

  最后說一下周市長的帽子。從昨天到今天,這事都在網上被人吐槽。如在平時,我可能會跟著嘲笑一番。只是當下,周市長正領著市府眾官員為抗疫四處奔波,他的疲憊和焦慮,一眼可見。我推測,他甚至也想過事平之后自己將有什么樣的下場。人到此時,內疚、自責以及追悔莫及忐忑不安之類,他必然都有。然而,他到底是市府首腦,無論如此,都得振作起精神去面對眼前這件天大的事情。他也是個凡人。我聽人說,周市長是很本分務實之人,口碑一直不錯,他是從鄂西山里一步步實干出來的。可能人生中,從未遇到如此大事。所以,我想,我們是不是可也以換一個溫暖點的角度來看這個帽子事件?比方,或許他覺得,這樣的寒冷天氣,他戴了帽子,而總理沒戴。他比總理年輕,這么戴著,顯得頗為不禮貌,于是摘下來交給助手。這樣想想,是不是好一點?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