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1月27日 我們沒有口罩了(3)

  我們沒有口罩了(3)

  1月27日正月初三。

  繼續謝謝大家對武漢和武漢人民的關心關注。我很樂意繼續實事報導。

  現在,大的問題,大家都基本不太擔心了。擔心也沒有什么用。沒被感染,就會樂觀。

  目前市民們比較憂心的還是缺乏口罩。今天看到一個視頻,一個上海人去買口罩,藥店賣30元一只。這個上海市民大發脾氣,用手機全程拍了下來,并且高聲指責藥店,一定要買,但必須開具發票。他真是比我有智慧多了,也有勇氣多了!佩服!

  口罩是耗材,用量大。而且專家說,只有N95口罩才可以有效防止病毒。但實際上,我們根本買不到這樣的口罩。網上購買,必須要到年后才能收到。我小哥比較幸運。他們小區有家人的親戚寄來一千個N95口罩(多么好的親戚!)。我小哥家分得十個。他感慨說,還是有好心人呀。但我大哥家就沒這么幸運。他們連一只N95都沒有。只有我侄女帶回來的一次性口罩。就這,數量也有限。只好在家重新洗過,用熨斗消毒,再次使用。真的有點慘(對了,我侄女說,新加坡接回他們的事,并沒有最后確定,讓我在微博說明一下)。

  我自己也差不多。元月18日要去醫院看望病人,無論如何得戴口罩。可是家里其實一只都沒有。突然想起12月中旬去成都,學弟徐旻曾經給過我一只口罩,說成都空氣不好。其實武漢空氣也好不到哪去,我也習慣了壞空氣,所以這只口罩我一直沒用。這次算是救了急。慶幸剛好是一只N95。我戴著它去醫院,去機場,也戴著它去買口罩。一連戴了幾天,的確很無奈。

  我的家里,除了我,還有一只16歲的老狗。元月22日下午,突然發現狗糧沒有了。趕緊跟寵物店聯系了買狗糧,想著正好可以順便出門買買口罩。于是去到我家附近的東亭路某藥店(不點名吧)。他們恰好有N95,但是一只35元(比上海的還貴5元)。一袋25只共需875元。我說你們在這種時候怎么可以這樣黑心?他們回答說,供應商提價,我們也只好提價。因為急需,價高也得買。所以我準備先買四只再說。不料,他們所有口罩都沒有獨立包裝,售貨員直接用手抓。我一看,這樣的衛生條件,還不如不戴。然后就沒有買。

  除夕那天,我繼續出門買口罩。所有藥店,全都關門。只有一些夫妻檔的小超市還開著。在一家超市,遇到N95口罩賣。沂蒙山牌的,灰色,有獨立包裝。10元一只。我買了四只。心里總算踏實了一些。獲悉大哥家沒有口罩,便與大哥約定,分他們兩只,次日送去。但是第二天,大哥說,還是別出門吧。所幸的是,大家都不出門,口罩用得算少。

  剛才跟同事微信閑聊。大家說,其實現在最大的問題,還是口罩問題。畢竟總要偶爾出門買點東西。有的同事朋友給寄了,卻收不到;也有買的是雜牌,看到網上有回收口罩,處理再賣的信息,也不敢用。大家幾乎都只剩下一兩只,于是只好相互鼓勵說,省著點用吧。段子說的真沒錯,口罩的確代替了豬肉,成為我們過年最緊俏的東西。

  我相信,缺乏口罩的,不止我大哥以及我和我的同事。武漢的普通市民缺乏口罩的人一定很多。而且我也相信,口罩并不缺貨,缺的只是怎么才能到市民手上。在這里,也只希望快遞公司能夠早點上班,并且給武漢的貨物加一點速度,幫助我們度過難關。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