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1月26日 湖北官員的表現其實是中國官員平均水平的表現(2)

  湖北官員的表現其實是中國官員平均水平的表現(2)

  1月26日正月初二。

  感謝大家的關注和關心。武漢人仍處在關鍵時候,盡管人們已從最初的恐慌、無助、焦慮、緊張走了出來,現在業已平靜和安定了很多,但仍然需要大家的安慰和鼓勵。到今天為止,至少大多的武漢人已經不再處于六神無主的狀態了。我原想從12月31日開始,復盤我自己在這一段時間從警惕到松懈的全過程,但是這一寫,就太長了。所以,我還是先實時寫一點新近的感受,再慢慢來寫“封城記錄”。

  昨天初二,依然冷風冷雨。有好消息,也有壞消息。好消息是當然是國家支援的力度越來越大,更多的醫護人員趕來武漢,等等等等,讓武漢人心安了許多。這些,大家都已知道。

  而我們自己的好消息則是:目前我的親人無一感染。我小哥盡管住在疫區中心,華南海鮮市場和漢口中心醫院就在他家左右。而小哥身體不算好,此前也常出入于那家醫院,所幸小哥小嫂并未有事。小哥說是已經備足了十天的菜,完全不出門。我和我女兒還有我大哥一家,都住武昌。一江之隔,危險系數比漢口略低,也都平安。盡管被封在家里,倒也沒有覺得很無聊。我們大概都屬于宅慣了的人。只有從外地回家探望父母的侄女和她兒子,有些糟心。本來是23號日坐高鐵離開武漢,去廣州與丈夫和公婆匯合(其實真要去了,日子也未見得比武漢好過。[允悲]),結果恰巧那天封城,沒能走脫。封城將會到何月何日,是否會耽誤工作及孩子上學,都是問題。但因他們所持護照是新加坡的,昨天接到新加坡政府通知,近日將有飛機來漢接他們回去(估計武漢新加坡僑民也有不少)。他們返回后需隔離14天。這個消息讓大家都松了一口氣。更好的消息是,我女兒的父親,在上海住院,起先拍片,肺部有陰影,昨天也解除警報,應是普通感冒,未被新冠病毒感染,今天即可出院。如此,近期曾經與他一起吃過飯的女兒,也就不用再被嚴密隔離在她自己的住所(大年三十,是我冒雨開車給她送飯吃的!)。[鮮花]多么希望這一類的好信息,每天都來一點,盡管封城,盡管關閉在家,至少我們心情可以輕松一些。

  壞的消息仍然有。昨天白天,女兒告訴我,她熟人的父親(本身是肝癌患者)疑似感染,送到醫院,也無人救治,三小時便死亡。這大概是前兩天的事。電話里,她也很傷感。而在昨夜,單位小李打來電話,說我居住的文聯大院已發現兩位被感染者。三十幾歲,是同一家人。要我注意安全。他們的住處離我家大概兩三百米。但我的住房是獨門獨院,所以我倒不會有更多的擔心。倒是他們同門棟單元樓的鄰居,會有點點緊張了。今天又聽同事說,他們屬于輕微感染,在家隔離治療。年輕人,體制好,感染輕,應該很快能抗過去。祈禱他們早日康復。

  昨天湖北的新聞發布會上了熱搜。看到好多人吐槽。三個官員的神情,充滿沮喪疲憊,頻頻出錯,說明內心也亂。其實也很可憐。他們應該也有家人在漢,他們的自責我相信是真的。事情究竟怎么會走到這步,事后復盤,自然得知。武漢官方前期對疫情的輕慢和封城前后官員們的手足無措,造成了百姓巨大的恐慌,給所有武漢人帶來傷害,這些我會在文章寫細寫。但現在我想說的是,湖北官員的表現其實是中國官員平均水平的表現。并不是他們比其他官員更差,而是他們的運氣更差。官員們歷來按文件做事,一旦沒有文件,他們就六神無主。這次事件如在同一時間落在別的省里,那些官員的表現,不會比湖北的更好。官場逆淘汰的惡果、空講政治正確而不實事求是的惡果、不讓人講真話不準媒體報導真相的惡果,我們都會一一品嘗到。武漢搶前爭先,只不過先吃了一個大的而已。

  (1月27日補記)

  (更多精彩,盡在“泡泡看書”小說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