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745章 明德爾位面、母神教會

  如果說賽格斯世界哪種方式能夠最有效地探查消息的話,那無疑是讀取記憶的靈魂類魔法了。

  對于擁有生命神職的伊芙來說,這同樣是祂所擅長的。

  隨著伊芙的動作,魚人首領的靈魂微微一顫,海量的記憶涌入了祂的神魂。

  恍惚之中,伊芙看到了一座座位于淺海海底的洞窟聚落,看到對著利維坦神像不斷祈禱的暴風魚人,看到了在海洋與風暴教會的命令下,向海岸上的世界發動進攻的魚人和海怪們……

  當然,祂也找到了有關暗影精靈的消息。

  通過魚人的記憶,伊芙看到了一座又一座陸地上的城市,看到了那與魚人與海怪一直戰斗,持續了近千年之久的暗影精靈,以及其他的陸地智慧種族們……

  隨著畫面的不斷展現,隨著訊息的不斷讀取,漸漸地,伊芙對于這個位面世界也有了一個初步的認知。

  這是一座90的面積都是海洋的位面世界,被稱為明德爾,只有整個世界的中央存在著一座大陸島,面積遼闊,生活著各個陸地智慧種族。

  海洋是暴風魚人的天堂,他們是這個世界人口最多的智慧種族,信奉著海洋與風暴之神利維坦。

  在魚人的記憶中,他們認為這座位面就是整個世界,并不認為位面之外還有著更廣闊的宇宙。

  同時,在魚人首領的信仰中,也認為世界上的真神只有海洋與風暴之神利維坦一位。

  不僅如此,他們的認知中甚至沒有陣營的差別,在賽格斯宇宙被眾生視為邪惡存在的惡魔,在魚人的認知中反而是真神的神使。

  殘暴、嗜血……

  惡魔身上的一些特質,這個世界上的海洋生物同樣擁有。

  在這個世界上,自千年前起,海洋生物與陸地生物一直在進行著戰爭,爭奪著濱海的控制權。

  而作為水陸兩棲的暴風魚人,更有著踏入富饒陸地的渴望。

  這是因為這個世界雖然90的區域都是水域,但海洋相比起陸地來說卻比較貧瘠。

  不過,除了毀滅掉了部分濱海城市之外,海洋生物們并沒有成功擊敗陸地上的智慧生物。

  雙方的戰爭,斷斷續續,已經持續了千年。

  值得一提的是,對于這個海洋生物的數量占據絕對優勢的世界,陸地上的種族之所以能夠堅持到現在,正是因為精靈族的領導。

  在魚人的記憶中,這個位面世界的陸地種族由精靈、半精靈、人類、蜥蜴人、半身人等數個種族組成。

  他們,是海洋生物共同的敵人。

  在所有的陸地智慧種族中,人數最少的是精靈。

  然而,精靈族卻是所有陸地智慧種族的領導者,也是母神教會的主要成員。

  母神教會……

  在魚人的記憶中,那是陸地上的第一大勢力。

  與海洋生物不同,陸地上的智慧種族并不信奉海洋與風暴之神,他們信奉的是一棵無比巨大的神樹,被精靈們稱為世界樹尤克特拉希爾。

  所有的陸地智慧生物,都是世界樹的信徒……

  重新睜開雙眼,伊芙的目光中閃過一絲驚訝。

  雖然在看到村落里看到那有著精靈風格的教堂的時候,祂就已經想到這個世界上的精靈很可能發展出了極大的勢力,但從魚人的記憶中讀取到相關的內容后,伊芙還是忍不住感到意外。

  世界樹尤克特拉希爾……

  叫這個名字的,整個賽格斯世界,不可能有第二個了。

  過去是前任,但現在,則是祂。

  而這個時候,伊芙也隱隱約約對暗影部族選擇的復蘇母神的方式有了些許猜測。

  他們很有可能是選擇了直接以信仰的力量呼喚世界樹歸來,為此甚至直接在信徒中母神的尊名……

  母神教會,恐怕也是以自然教會為依托,為了復蘇世界樹從而重新組建的新教會。

  祂不知道暗影部族究竟在這個位面世界中發展了多少信徒,畢竟……這個世界主要是海域,但既然是能夠與海洋生物對抗,那數量恐怕絕對不小。

  而雖然實力被壓制,伊芙無法像當初進入奧羅斯半位面那樣直接探查出整個世界的面積大小,但作為一座成型的主物質位面,面積肯定比奧羅斯只大不小……

  讀取完了記憶,伊芙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如果祂沒有判斷錯的話,這座位面很有可能將成為祂的一座信仰源地!

  只要……祂接納了母神教會,與這個世界的信仰完成連接。

  想到這里,伊芙又看向了教堂院子里的那些尸體。

  他們,甚至包括外面的村里的那些人類……都是母神教會的信徒。

  伊芙輕嘆了一口氣,輕輕招了招手。

  金色的光子緩緩飛起,如夢似幻,飄蕩在整座村落,如同一個個飛舞的光之蝴蝶。

  它們照耀在村里的尸體上,而尸體則漸漸散發起光芒,最終同樣化為了光子,緩緩消散……

  “安息吧,虔誠的靈魂們……”

  伊芙輕輕嘆息。

  這是由真神親自施展的安魂神術,能夠凈化尸體,并將死亡后在凡間游蕩的亡魂送入相應的神國或者冥界……

  當然,也能順便讀取一下他們的記憶。

  然而,在伊芙施展了這道神術之后,除了村落中的尸體被凈化之外,祂預想之中會朝著自己飛來的靈魂并未出現。

  而這個時候,伊芙才恍然發現,這些死去的村民,還有教堂中的半精靈,他們的靈魂都已經不見了。

  察覺到這一點后,伊芙的神情微微肅穆。

  這個世界是被某種力量封印起來的。

  如果伊芙沒有判斷錯的話,這個世界的生靈死亡之后,靈魂應該是很難返回冥界的。

  而就算是回歸冥界,死亡之后沒有幾天的時間靈魂也不可能弱化到被冥界的力量吸引的程度……

  那么,短短一天之內靈魂消失不見,就只有兩種情況了。

  要么是回歸了真神的國度,要么是被吞噬了。

  然而,對于傳奇以下的存在來說,吞噬靈魂這種事總會留下蛛絲馬跡。

  這種蛛絲馬跡,伊芙并沒有發現。

  所以……真相就只有一個了。

  那就是這些村民死亡之后回歸神國了。

  可是……他們信奉的是世界樹尤克特拉希爾。

  換句話說,信奉的正是伊芙自己。

  而伊芙自己之前并沒有與這個世界的信仰建立聯系,也沒有接受到陌生的靈魂。

  那么……他們的靈魂又都去了哪?

  回歸真神懷抱的靈魂終究是要有一個去處的。

  那么,接受這些靈魂的,又是誰?

  想到這里,伊芙又看向了前方的教堂。

  祂的目光微微沉凝。

  隱隱約約中,祂有一種預感。

  或許……母神教會并沒有自己想象得那樣簡單。

  邁開步伐,伊芙向教堂的大門走去。

  在意念的作用下,教堂的大門自動為祂開啟。

  伴隨著咯吱咯吱的聲音,光亮透入了樸素卻不失莊嚴肅穆的殿室內。

  教堂之中,同樣是一片混亂,似乎是經歷過了一場戰斗,地面上還殘留著些許血跡。

  而在大廳的中央,則擺放著一座供奉神像用的祭壇。

  然而,當伊芙將目光移向那祭壇的時候,目光卻有些訝異。

  那祭壇上,并沒有像冰霜精靈那樣供奉祂的神像,而僅僅是供奉著一個讓伊芙很是熟悉的標志。

  那是一個樹形符號,與已經被伊芙淘汰掉的圣徽很像。

  不過,這枚圣徽比起簡化的樹形符號更復雜,看起來更像一棵真正的世界樹。

  祭壇之上,甚至還用精靈語書寫著一行文字:

  “偉大的萬神之母,生命與自然的掌控者,精靈的庇護者,世界樹——尤克特拉希爾”

  這個指向,已經很明顯了。

  但伊芙的眉頭卻皺得更深了。

  因為祂并沒有與祭壇上的圣徽形成共鳴。

  與信徒斷掉信仰連接,對于信仰真神來說,并非是一個不可能預見的事。

  信奉真神的半神,甚至能夠在與真神斷開聯系之后,憑借著自己的能力支撐起不完全的信仰網絡,繼續維持真神的信仰。

  只是,這種斷開,在信仰真神重新出現在附近的時候,理論上來說信仰網絡都會自動重新連接。

  就像是前世的WiFi信號似的。

  但現在,在伊芙出現在這里的時候,別說是重新接上信仰了,圣徽連相應的光暈都沒有出現。

  同時,伊芙卻能從這圣徽上察覺到了一絲絲精純的信仰之力。

  這說明圣徽的確是在運轉著的,而且運轉的相當正常。

  這就不正常了。

  如果拿個比喻的話,就像是伊芙掛著WiFi的自動連接打開個人終端了,然而WiFi卻不認祂,直接顯示密碼錯誤一樣。

  伊芙沉吟了數秒,又主動將神力釋放出來,嘗試與圣徽形成聯系。

  然而,就在伊芙將意識連上圣徽的一剎那,祂卻感知到了一股熟悉又陌生的氣息撲面而來。

  緊接著,圣徽傳來了一種懵懵懂懂的情緒,就像一個剛剛睡醒的孩子。

  而這種情緒在察覺到伊芙的“入侵”之后,很快又變成了憤怒。

  但憤怒并不持久。

  在伊芙的感知中,隨著祂的氣息徹底展露,對方的這種憤怒很快就化為了驚恐……

  隨后,在伊芙驚訝的目光中,只見祭壇上的世界樹圣徽微微顫了顫,竟是突然龜裂,最終自行崩毀了。

  “嗯?有意思……”

  伊芙微微瞇起雙眼。

  祂已然知曉了發生了什么事。

  這個圣徽……已經有主了。

  某個存在,承接了這個圣徽的指向,成為了“世界樹尤克特拉希爾”。

  不僅如此,那個存在很可能與伊芙有著某種聯系,因為伊芙感知到了一種熟悉又親切的味道……

  “剛剛那個傳來的意念……是驚恐?祂在畏懼我?”

  “祂是誰?那些信徒的靈魂也是被祂收起了嗎?”

  “祂在察覺到我的氣息之后就情緒大變,祂知道我的身份?”

  伊芙若有所思。

  而下一刻,祂忽然心中一跳,看向了四周。

  莫名地,伊芙忽然感知到了一種壓抑與排斥。

  這個世界……

  似乎在隱隱地排斥祂。

  這種感覺剛剛才開始,并不強烈,但的確存在。

  “世界意志?這個位面已經有主了?而且……主人并非是利維坦?”

  “是剛剛那個讓我感到熟悉又陌生的氣息?祂是位面的掌控者?”

  “咦?這排斥之力并不明顯,祂……似乎并不強大?”

  伊芙心中微動。

  祂沒有猶豫,立刻動用自己的神力與神魂,鎖定了這種排斥力量,同時開始沿著這種排斥溯源,嘗試定位那個暗中對祂抱有敵意與恐懼的存在。

  只要定位成功,伊芙就能找到對方。

  祂的行動似乎嚇了對方一跳,幾乎是瞬息之間伊芙就感知到那種排斥之力消失了。

  是對方放棄了。

  不過,伊芙已然知曉了對方的大致位置。

  “北方嗎?”

  祂看向了教堂的窗外。

  那是明德爾位面的腹地方向。

  沉吟了片刻,伊芙看向了教堂外正在美滋滋地撿著魚人裝備的玩家們。

  沒有了祂在一旁看著,這些人就放飛自我開始拾荒了。

  明明一個個都是白銀中位滿級的高端玩家了……但終究還是無法抵擋撿裝備的誘惑。

  好奇之余,伊芙傾聽了一下。

  唔……

  似乎是葫蘆在裝備中鑒定出來了一些賽格斯世界極為稀缺的魔導材料,價值連城。

  所以……除了小咸喵之外,都瘋了。

  尤其是以貧窮出名的白銀玩家樂天派。

  失笑了一聲,伊芙將新的系統消息發布到幾人的視野中:

  叮——

  新的任務即將開始,請于30秒內趕至女神附近……

  逾期懲罰:女神好感度1

  守時獎勵:特殊獎池抽獎券×1

  下一刻,剛剛還在撿裝備的玩家幾乎是瞬間跳了起來。

  他們左右看了看,很快就鎖定了走出教堂的伊芙,然后一臉不舍地看了一眼還沒撿完的裝備,嘩啦啦地跑了過來……

  獎勵倒是沒什么。

  但懲罰女神的好感度……相對于幾件裝備,還是算了。

  “去北方。”

  看著來到身前的玩家們,伊芙命令道。

  而后,祂率先朝著城外走去。

  玩家們遺憾地看了一眼魚人的裝備,也不舍地跟了上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