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718章 處置

  世界樹的根須將墮落天使路利亞徹底纏繞,祂的力量頓時被禁錮了起來。

  在一陣“哎呦呦輕點輕點……”的驚呼聲中,伊芙將這位邪神拉進了逆轉之門里。

  將最后一個發現自己的秘密的邪神抓住,伊芙也散去了維持著的真神神域。

  真神神域本來就是相當消耗神力的能力,將神域展開在深淵中,神力的消耗更是會飆升。

  哪怕是伊芙現在積攢的神力越來越多了,也不可能不要錢一般的浪費。

  而就在伊芙收起神域的時候,又有數道隱晦的氣息從深淵位面的深處傳來……

  那似乎是被伊芙的神域力量吸引的神話存在。

  伊芙挑了挑眉,倒是一點也不意外。

  正如同邪神是正神的敵人一般,正神也是邪神的敵人。

  作為倒向深淵的神話,邪神每消滅一位執掌法則的正神,亦或是將一層位面拉入深淵,都會受到深淵的眷顧,實力能夠獲得一定程度的增強。

  哪怕是祂們本身的神職相當垃圾,都能靠著不斷向深淵“邀寵”,一步步提升力量。

  從這個角度講,邪神的實力,不僅僅取決于自己的神職,更多的是深淵的眷顧。

  所以……祂們向來對圍攻進入深淵的真神,是相當感興趣的。

  此外,因為邪神掌控的法則力量被深淵異化,祂們也被宇宙中無處不在的原生法則排斥,因而不能像正神那樣獲得法則之力的主動配合甚至效忠。

  除了那些掌控強力神職的邪神外,大部分是無法施展如同真神一般的神域的。

  也是因此,祂們向來是對真神的神域力量相當敏感的。

  這個時候被伊芙的神域力量吸引,再正常不過了。

  不過,伊芙并沒有繼續在這個深淵位面停留的打算。

  一下子依靠本體臨時封印三個邪神,已經是祂現在的極限了。

  再交戰的話,一個不好可能就要暴露身份了。

  祂深深地望了一眼深淵的深處,也一個轉身,消失在了金色的凱旋石門中……

  離開深淵世界,伊芙回到了自己的神國里。

  坐到自己那張華麗的生命神座上,祂輕輕揮了揮手,金色的凱旋石門再次出現在神殿中。

  世界樹的根須蔓延而出,將三名邪神丟了出來。

  沒有了世界樹根須的禁錮,三名邪神下意識就激發神力奔逃。

  其中……猶數獨角公爵安度利亞速度最快。

  祂怒吼一聲,身軀立刻變得無比龐大,身上流動著幽深邪惡的光輝,想要撐破神殿逃竄而去。

  不過,當祂的頭碰觸到神殿的頂端的時候,卻愕然發現這看上去平平無奇的天花板,是那樣的堅固……

  祂一名神話,竟然無法撼動半分。

  下一刻,祂又毫不猶豫,縮小了身形,朝著神殿的窗戶沖去。

  然而,伴隨著一聲聽上去就讓人覺得很痛的巨響,祂那肥碩的大臉撞到了水晶般的窗戶上,留下了一層黑印。

  那不是污穢,而是被拍出來的墮落神力。

  而后,這位深淵神話一臉懵逼,緩緩滑落,像只撞上玻璃墻的橘貓一般,跌坐在了地上。

  就連頭上的那只角,好像都有點撞歪了。

  感知到那無處不在的神域力量,以及格格不入的法則之力……

  這個時候,祂才終于意識到了什么。

  “神……神國……”

  安度利亞瞪大了眼睛喃喃道。

  神國!

  只有真神的神國中,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只有在真神的神國里,沒有神域的外來神話才會變得如同凡人一般!

  禁錮?

  呆在敵對神話的神國中,本就是一種最可怕的禁錮了。

  這種禁錮,甚至能夠掌控祂們的生死!

  一聲輕笑傳來,安度利亞冷冷地打了個哆嗦。

  祂緩緩地回過頭,看到了那位高坐在神座上,正笑盈盈地看著祂的美麗身影。

  祂咽了口唾沫,然后訕訕地停下了動作。

  而看到安度利亞的遭遇,另外兩位差點就撒丫子繼續奔逃的邪神,也紛紛若無其事地收回了邁出一半的腳……

  “不逃了?”

  看著三位不像是邪神,倒像是諧神的神話存在,伊芙倚著靠在神座扶手上的一只手,饒有興致地說道。

  “額……尊敬的萬神之母冕下,來到您的神國做客,是我的榮幸。”

  墮落天使路利亞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亂的衣著,在安度利亞的怒目而視中,以及阿麗莎的鄙夷視線里,優雅地說道。

  別的不說,如果無視掉祂那一身邪惡的氣息,而是只看那黑色的羽翼以及妖異俊美的容貌的話,絕對是某些玩家們最喜好的那種口味的反派。

  估計能和被玩家們教歪了的瑟蘭迪爾比一比了。

  只不過,伊芙瞥了這家伙一眼,全當祂在放屁。

  自從被永恒之主剝離神格后,墮落天使路利亞只掌控有背叛和謊言兩個神職,誰信祂的話誰倒霉。

  不,應該說還敢和祂合作的神話,是真的有勇氣。

  倒是痛苦女王阿麗莎,這位掌控痛苦和陰謀兩個神職的邪神,讓伊芙很是意外。

  能夠和路利亞走這么近,卻次次都沒被坑,而是兩位邪神次次配合坑了別人,也是獨一份了。

  不知道是不是祂的陰謀神職在起作用。

  目光從幾位邪神身上掃過,伊芙最終將視線停在了安度利亞的身上。

  看到伊芙投過來的視線,這位深淵神話冷冷地打了個寒戰。

  “安度利亞……是吧,我記得你應該被封印在賽格斯世界里,告訴我,你是什么時候掙脫封印,又是如何進入深淵世界的?”

  伊芙問出了祂最重視的問題。

  賽格斯世界的位面通道還在封閉著,理論上是不可能允許神話進出的。

  哪怕是玩家賽博發現的那個封印通道,也最多只是允許白銀層次的力量進入而已。

  安度利亞張了張嘴,冷哼一聲:

  “哼,萬神之母,哪怕是你,也別想從我這里知道我們深淵的秘密!”

  只是,祂那有些顫抖的身軀,卻表明祂內心是多么恐懼,完全是在強撐。

  有點像只炸了毛,看似兇惡,但內心實際慌得一批的惡犬。

  伊芙意外地看了一眼這位憨憨的深淵神話,另一道優雅的聲音卻忽然傳了過來:

  “萬神之母冕下。”

  “是利維坦冕下借助一座隱藏在地下世界的松動位面通道,以獻祭召喚的形式將我們喚回去的,至于安度利亞冕下,祂是三個多月前掙脫封印的。”

  是墮落天使路利亞。

  安度利亞的眼睛幾乎是瞬間瞪大,憤怒地看向了這位墮天使:

  “路利亞!你這個深淵的叛徒!利維坦冕下當初就不該收留你!”

  路利亞一聲輕笑:

  “安度利亞冕下,您還是這么天真,您自愿成為利維坦冕下的爪牙,可不要帶上我。”

  “你!”

  安度利亞滿目怒火。

  看著兩位爭吵的邪神,伊芙心中有些訝異。

  祂知道利維坦這個名字。

  地獄七君,第三層地獄位面的主宰,掌控嫉妒、海洋以及風暴三個神職的魔神。

  因為海洋神職被祂占據,就連賽格斯世界的汪洋深處,都是永遠充斥著風暴與毀滅,而賽格斯世界的智慧生物也常將海洋中的那些信奉祂的龐然巨獸稱為利維坦巨獸……

  這是唯一一位在賽格斯世界有著眾多信徒的魔神,也是七大魔神中實力僅次于第一魔神赫萊爾深淵神話。

  順便一提,在幾個月后的神魔戰爭里,祂也是伊芙負責與戰神神系一起對付的敵人。

  伊芙微微瞇了瞇眼睛,輕輕敲了敲神座的扶手。

  聲音很輕,但感知著神殿中那越發有壓迫力的法則力量,兩位深淵神話紛紛沉默了下來。

  老實,乖巧。

  “位置。”

  伊芙輕輕地說道。

  墮落天使路利亞微微一笑,恭敬地行了一禮,然后伸出手,以深淵神力幻化出了一團光團。

  伊芙意念一動,那光團就飛了過來。

  祂凈化掉上面的深淵氣息,然后沉入意識,神魂中出現了一個坐標。

  那坐標,位于死亡荒漠南部下方的地下世界第三層區域之中。

  伊芙心中微動,收回了視線。

  祂再次看向幾位深淵神話,最終將目光停在了路利亞身上,表情越來越玩味:

  “路利亞,你將一切都告知了我,不怕我在這里凈化了你?”

  “額……萬神之母冕下,您能夠將阿波菲斯一劍斬滅,卻將我們三個帶到了您的神國里,想來也是沒有凈化我們的念頭的……”

  “既然這樣,不如老老實實地配合您,相信以您的仁慈,應該會給我一個改過的機會。”

  墮落天使路利亞恭敬地說道。

  說著,祂又面露悲痛:

  “萬神之母冕下,或許您不知道,其實……我雖然身在黑暗,但早已心向光明許久了。”

  “還請您給我一個回歸正神序列的機會。”

  不得不說,這位掌控謊言神職的邪神欺騙性很強,祂看上去就像是一位來到友神的神國做客的神話一般。

  而祂懺悔的時候,那表情更是分外虔誠。

  不過,伊芙自然不相信這位掌控了謊言神職的邪神的鬼話。

  但是,祂也的確暫時沒有凈化吞噬這三位邪神的念頭。

  祂現在本體內的神力已經達到極限了,再往上的話,要么是晉級,要么是將多余的神力存儲在神國中。

  伊芙現在并不怎么缺神力。

  比起將這三位邪神直接吞噬并存儲神力,伊芙覺得或許可以讓祂們發揮更大的作用。

  比如……給阿撒茲勒找點“副手”,擴充一下副本什么的。

  更別說,真要消滅了祂們,處理祂們殘留的神格也是個麻煩事。

  這就要提到一點了,很多深淵邪神的神格都受到了深淵力量的深度侵蝕,凈化起來相當麻煩。

  而因為多數深淵邪神的神職的法則往往都是偏負面的,哪怕是凈化了之后,也很容易再度滑向墮落,進而產生新的邪神……

  再加上很多邪神有深淵作為依仗,都有著各種各樣復蘇的底牌,更是很讓人頭疼。

  所以……在對付邪神的時候,真神們大多數情況下是會選擇封印祂們的。

  哪怕是消滅了邪神,真神們也會封印邪神的神格,等待其自行消散。

  而實際上,從伊芙開始有針對性地對付邪神開始,到現在祂總共也不過直接或間接消滅了三位邪神而已。

  分別是絕望之龍尼德霍格,黃昏與落日之神“阿諾斯”,以及深淵巨蛇阿波菲斯。

  尼德霍格的黑龍神格并未被深淵腐蝕,被伊芙交給了邁瑞爾融合。

  阿諾斯則是直接自己自爆了神格,只給伊芙留下了點神力。

  至于阿波菲斯……祂的一切存在,已經在伊芙的一劍之下徹底消散了。

  對于這名與精靈族有著深仇大恨的邪神,伊芙一開始就沒有打算將其留下,就連祂身上那區區不到一千點神力,也沒打算收回。

  除了擔心對方絕望自爆,傷到哀傷之崖上的精靈們,對方的神職很垃圾,神力也很虛浮混亂也是原因之一。

  伊芙真要汲取起來,效率也不高。

  連兩名精靈半神都不能迅速消滅,連模擬神域都不能施展的深淵神話,用腳指頭想想都知道是什么水平了。

  而至于玩家的戰爭任務中各種被伊芙隨手擊殺吞噬的其他邪神……

  其實都是被凡人稱為邪神的墮落半神。

  一邊想著,伊芙一邊瞇著眼睛看向三位神話。

  不提腦子明顯不太靈光的安度利亞,伊芙雖然能夠感知到路利亞和阿麗莎對自己的恐懼,但是卻敏銳地察覺到兩位神話的那種恐懼遠遠不到恐懼隕落的程度。

  這讓伊芙心中更加肯定,恐怕對方在從主物質界逃進深淵之后,已經在深淵里留下了復蘇的底牌。

  祂更加覺得應該封印這個兩個家伙了。

  至于祂們身上的神力,慢慢薅就是了。

  念頭至此,祂微微一笑:

  “我的確沒有凈化你們的想法。”

  三位深淵神話的氣息幾乎是同時一頓,精神一振。

  “不過,我想讓你們去陪一位老朋友。”

  “想來,祂會喜歡你們的,而你們……也一定會喜歡上自己未來的新住處的。”

  看著三位深淵神話,伊芙笑盈盈地說道。

  迎著祂那溫和的笑容,不知怎么的,三位邪神卻感覺一絲涼意涌上了心頭。

  祂們冷冷地打了個寒戰。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