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712章 歸來的亡靈

  “烏瑞亞……”

  深淵巨蛇阿波菲斯神色陰沉。

  祂那猩紅色的雙瞳閃爍著嗜血的怒火,陰冷的聲音在天空中響起:

  “你這個瘋子……竟然也還活著?”

  被歐若拉與阿波菲斯稱為烏瑞亞的邪惡身影并沒有回答。

  神力對抗所形成的狂風吹動祂那破破爛爛的衣衫,腐爛的頭顱上微微亮起兩道血紅色的光芒。

  那是烏瑞亞的雙瞳。

  空洞,無神,沒有任何焦點。

  祂微微張著嘴,腥臭的黑色膿液不斷順著嘴角流下,嘶啞的聲音斷斷續續地在祂的喉嚨里響起:

  呆板,機械,就像是一個沒有自我的傀儡。

  只見祂緩緩抬起手,舉起一張暗灰色的長弓,再次瞄準了深淵巨蛇。

  邪惡洶涌的力量在祂手中匯聚,那是強度不弱于歐若拉的偉力。

  祂松開弓弦,又一道閃爍著幽深光輝的箭矢朝著阿波菲斯射去。

  看到飛來的箭矢,阿波菲斯冷哼一聲。

  祂那龐大的身軀微微擺動,輕而易舉地將箭矢擋下。

  攻擊被抵擋,烏瑞亞卻仿若并未看見一般,兩只空洞的眼睛依舊機械式地望著前方。

  祂那呆板的聲音再次斷斷續續地響起。

  看到祂這個樣子,阿波菲斯的視線微微一停。

  而后,滄桑的聲音帶上了一絲嘲諷:

  “原來是一具沒有死透的尸體……”

  “怎么,烏瑞亞,不在墓地里靜靜地等死……也想來讓我送你一程么?”

  說完,祂猛然一擺,巨大的蛇尾從身后飛起。

  恐怖的氣息鎖定了歐若拉與烏瑞亞,黑色的影子迅速放大。

  猙獰的蛇尾如同一道巨大的鞭子,朝著兩道渺小的身影抽來,速度極快。

  而與此同時,彌漫的灰霧繼續蔓延,很快包裹了整個天幕。

  那是阿波菲斯的領域力量。

  雖然祂沒有模擬出真神的神域,但那遠超半神的領域力量,也絕不是強行借助深淵的污染將力量提升至真正神話的歐若拉所能抗衡的。

  感受著迅速被壓制的力量,歐若拉表情微變。

  祂咬緊牙關,準備繼續接納深淵的墮化,以獲得更為強大的力量。

  然而,就在這一刻,破空聲響起,一只嚴重腐爛的腿踹在了祂的身上,將祂的動作瞬間打斷。

  不僅如此,巨大的吸力傳來,歐若拉只覺得自己剛剛通過主動魔化從而吸收的深淵力量迅速地流失,被踹中自己的存在吞噬。

  是烏瑞亞。

  巨力傳來,力量流失的歐若拉被直接踹飛了出去。

  而與此同時,阿波菲斯的蛇尾則掃中了天空中的烏瑞亞。

  伴隨著一聲巨響,烏瑞亞的身影如同破麻袋一般墜落,砸入了地面上的城市廢墟,直接滑動了數公里才緩緩停止……

  祂的氣息,瞬間消失了。

  歐若拉從廢墟中爬起,原本時而瘋狂時而清明的目光重新變得清澈。

  祂看向了被蛇尾擊中的身影墜落的方向,焦急地呼喚道:

  “烏瑞亞!”

  “別喊了,一具沒死透的尸體罷了。”

  天空之上,深淵巨蛇阿波菲斯的聲音再次傳來。

  祂看向了地面上的歐若拉,話語間充斥著不屑:

  不過是僥幸借助深淵力量和混亂的意識體保持了最后一點肉體的活性而已,我已經送祂去見你們的母神冕下了……”

  說著,祂望向精靈半神的目光又逐漸猙獰:

  “現在……輪到你了!”

  語畢,祂張開血盆巨口,幽深的力量不斷匯聚。

  然而下一刻,烏瑞亞墜落的地方忽然傳來了一聲巨響。

  那股邪惡又瘋狂的氣息,重新出現!

  不僅如此,這氣息比起剛才更加強大,也更加混亂。

  阿波菲斯微微一頓。

  祂暫時收起了醞釀的深淵禁咒,驚疑不定地看向了烏瑞亞墜落的方向。

  雜亂的廢墟忽然炸裂,烏瑞亞的身影再次出現。

  祂已經失去了一條胳膊,但是身上那原本腐爛的地方,已經徹底被深淵惡魔的鱗甲覆蓋……

  祂的氣息不斷抬升,斷臂處也有著黑色的霧氣不斷沸騰。

  漸漸地,一只猙獰的惡魔之爪緩緩長出。

  祂的聲音再次響起,一如既往的呆板,機械。

  阿波菲斯瞳孔一縮,滄桑的聲音帶上了些無法置信:

  “不可能!”

  “你……你已經死了!”

  烏瑞亞并沒有回答。

  祂那斷斷續續的聲音繼續傳來:

  “阿波……菲斯……”

  不僅如此,隨著祂機械呆板地重復著深淵巨蛇的名字,更多的空洞呆板的聲音從哀傷之崖的各處緩緩響起……

  城市的廢墟中,惡魔與冰霜精靈的戰場之上。

  兩千年前那場驚天大戰所留下的尸骸堆中,一道道幽藍色的光芒緩緩點亮!

  那是一盞盞幽藍色的火焰,宛若一對對燃燒著怒火的眼睛。

  不,那就是眼睛!

  那是亡靈的靈魂之火……

  只見那些早已化為枯骨的巖沙精靈,紛紛從地面上坐了起來!

  幽深的藍色光芒在那骷髏眼窩中緩緩燃燒,它們的骨骼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緩緩從地上站起!

  它們的上下頜骨不斷震顫,無數道機械呆板的聲音從哀傷之崖的各處傳來。

  它們撿起那不知道在廢墟中埋藏了多久的銹跡斑斑的武器,緩緩移動。

  看著這些突然復蘇的精靈亡靈,歐若拉面帶驚愕。

  “心靈連接……”

  祂呆呆望著遠方的烏瑞亞,心情復雜地喃喃道。

  烏瑞亞緩緩升空。

  黑色的深淵力量不斷在祂身上匯聚。

  祂的身軀飛快地膨脹了起來,肉瘤蠕動,鱗甲翻騰。

  片刻之后,祂就變成了一個由黑色肉塊與帶著倒刺的鱗甲組成的龐大大物,只能隱約可辨出人形。

  祂的身軀,不斷膨脹,膨脹……直到膨脹到數百米高,才緩緩停下。

  雖然依舊不及身軀龐大的深淵巨蛇,但也隱隱有了分庭抗禮的感覺……

  整齊又呆板的低喃緩緩響起。

  烏瑞亞的身后,出現了無數幽藍色的光芒。

  那是蘇醒的巖沙精靈們,所組成的亡靈軍團!

  早已辨認不出精靈身份的烏瑞亞高高舉起臃腫的右手,舉起一把深淵之力幻化成的巨劍。

  祂喘著粗氣,嘶啞的聲音緩緩響起。

  這一次,與之前有了不同:

  “掩護……冰霜……”

  祂的身后,無邊無際,數以萬計甚至十萬計的巖沙亡靈同樣紛紛舉起了握著武器的白骨右手:

  “掩護……冰霜……”

  聽到這句話,歐若拉微微一顫。

  祂的目光,瞬間被霧氣充滿。

  兩行晶瑩的淚水,順著祂的臉頰緩緩流下。

  掩護冰霜……

  那是兩千年前,大地之子烏瑞亞對在黑潮的襲擊下已經徹底失去存活的可能的巖沙部族精靈發出的最后一道命令!

  掩護冰霜……

  掩護冰霜精靈們撤離,為精靈族留下最后一點火種!

  明白了。

  祂一切都明白了!

  從兩天前開始,暗中觀察自己的不是別人,正是烏瑞亞!

  此時此刻已經不能稱祂為烏瑞亞了……

  祂是兩千年前戰死的十多萬與烏瑞亞進行心靈連接的巖沙精靈,所形成的集體意識!

  或者說……亡魂集合體。

  此時此刻,兩千年之后,隨著冰霜精靈們的回歸,這些沉睡的意識再度蘇醒……

  他們的意識中,只剩下了兩道殘念……

  對抗名為阿波菲斯的敵人……

  掩護撤離的冰霜部族!

  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

  那兩日的暗中窺視,不是想要伺機攻擊,也不是想要暗中監視。

  而是……默默守護!

  難怪……

  難怪最后的三日里,前進得如此順利。

  難怪最后的三日里,在到達哀傷之崖前沒有遇到哪怕是一只的惡魔!

  巖沙精靈們的意志亙古不滅。

  哪怕……是墮入黑暗。

  哪怕……是身化亡靈!

  天幕中的烏云不斷翻騰。

  如同火舌一般飛舞的霹靂閃電穿透黑暗,將整座哀傷之崖照亮。

  “烏瑞亞”仰天怒吼,然后朝著猙獰的深淵巨蛇沖去!

  而隨著祂的動作,地面上那些復蘇的巖沙亡靈,也紛紛怒吼一聲,揮舞著沉睡兩千多年的武器,朝著圍攻冰霜精靈們的惡魔沖去!

  “找死!”

  半空中,盤踞在哀傷之崖上的深淵巨蛇阿波菲斯發出一聲怒吼。

  祂目光兇狠,扭動著巨大的身軀,朝著“烏瑞亞”咬去……

  然而,“烏瑞亞”卻伸出腫脹的猙獰巨手,一把抓住了祂的頭顱!

  只見祂一聲嘶吼,掰開阿波菲斯那巨大的上下頜,向兩邊撕扯。

  那恐怖的巨力,讓阿波菲斯瞳孔突縮。

  祂嘶鳴一聲,噴出腐蝕性極強的毒液,然而“烏瑞亞”卻絲毫不躲避,任由毒液腐蝕身軀,依舊死死撕扯祂的雙頜。

  阿波菲斯發出一聲痛苦的悶哼,眼中兇光閃現。

  祂扭動身軀,甩出蛇尾,拍打在“烏瑞亞”的身上。

  一聲巨響,祂終于掙脫了“烏瑞亞”的控制。

  然而此時此刻,祂的雙頜已經微微變形,竟是已然受了傷!

  “烏瑞亞……”

  “我承認現在的你比較強!”

  “不過,如果以為這樣就能戰勝我,那就太過可笑了!”

  “螻蟻……終究是螻蟻!”

  說著,阿波菲斯再度怒吼一聲,朝著“烏瑞亞”沖去……

  而就在這一刻,一道閃爍著星光的箭矢忽然從地面上射出,擊中了祂的眼睛。

  “吼!”

  黑色的血液四濺,阿波菲斯發出一聲痛苦又憤怒的嚎叫。

  祂轉過頭,另一只血色星辰一般的眼睛,望著緩緩放下弓箭的歐若拉,目光中滿是怒火:

  “歐——若——拉——!”

  祂的聲音中充滿著滔天的憤怒。

  歐若拉表情平靜。

  祂收起長弓,手中再度幻化出長劍,直指巨蛇:

  “阿波菲斯……”

  “你的對手,還有我。”

  阿波菲斯雙目噴火。

  祂張開血盆大口,朝著歐若拉沖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烏瑞亞”的身影又重新出現,直接抱住了祂那巨大的身軀,拖住了祂的行動……

  看到這一幕,歐若拉也眸光微閃。

  祂輕喝一聲,身上光芒綻放,再次飛起,朝著掙扎著的巨蛇沖去!

  三位神話……戰斗在一起!

  天空之上,神話們的戰斗隱匿在灰霧之中。

  而地面上,賽博與冰霜精靈們的前進越發困難。

  一個又一個冰霜精靈倒下,而惡魔的數量卻絲毫沒有減少。

  絕望的情緒……漸漸在隊伍中擴散。

  甘多指揮的聲音已經嘶啞,不再發聲。

  看著越來越少的精靈,賽博神情焦急。

  那近在咫尺的山崖,似乎是那樣的遙遠。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陣陣驚呼聲忽然從隊伍的后方傳來。

  如同海嘯一般的怒吼,響徹在冰霜精靈們的身后。

  賽博下意識回過頭,瞬間瞪大了眼睛。

  只見隊伍的后方,城市的各處,忽然涌現出潮水一般的骷髏亡靈。

  它們的眼中點燃著幽藍色的火焰,身穿破敗的精靈鎧甲,如同沖鋒的軍隊一般,朝著圍攻冰霜精靈們的惡魔沖來!

  “掩護……冰霜……”

  滄桑的精靈語緩緩響起,整齊厚重。

  一時間,包圍精靈的惡魔大軍如同泡沫一般被亡靈的海洋吞沒!

  艾絲特爾呆呆地看著幫助族人砍殺惡魔的亡靈們,微微張大了嘴巴。

  看著亡靈鎧甲上那隱約可辨的巖沙部落的標志,她的目光漸漸模糊,神情上浮現出了驚喜與憂傷:

  “是巖沙……”

  “是巖沙部族的族人們……”

  “他們……他們來幫助我們了!”

  說到最后一句。

  少女已然泣不成聲。

  冰霜精靈們精神一震。

  看著沖入惡魔大軍的亡靈們,點點希望之火重新在隊伍中燃燒。

  賽博高舉起手中的精靈長劍,一聲長嘯:

  “族人們,沖鋒!”

  “沖鋒!”

  冰霜精靈們怒吼道。

  然后,金色的“絲帶”再次掙扎著前進!

  山坡之上,幽藍色的海洋護佑在金色絲帶的兩側,沖破了黑暗……

  而冰霜精靈們的隊伍,終于撕開了惡魔大軍的陣列,沖出了包圍!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